终于能学魔法了......法芙娜就是那块香饽饽啊,既然法芙娜印记铭刻在自己的手背,是使用精神沟通,那自己也可以通过精神直接沟通法芙娜。

齐格飞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跟她说话交流需要动嘴的普通人了,经过这段时间的培训,已经能够自由使用精神力。

“法芙娜亲,我好想你啊。”

“真的哒?”法芙娜疑惑道,这小子难道真的这么想我?有人牵挂,心情还莫名有点小开心呢。

“必须是真的啊。”

我想跟你学魔法都快想疯了。

“法芙娜亲,你太能睡了跟小猪崽一样可爱,竟然一下子睡这么久,我实在是太想你了。”齐格飞一心二用,用精神力对法芙娜抒发思念之情,游戏里的快乐风男就真的快乐了起来,各种躲队友的标注,完全无视了室友的呐喊声。

杀进5个人的包围圈是不是送人头不重要。

自己快乐就对了。

“没想到开启传送对你负荷这么大......”齐格飞可不管法芙娜能不能看到自己的表演,只让自己眼如泪丝,一种心痛的哀伤就演绎出来了,跟网友聊天的感觉就是如此浮夸又心安理得。

“额......”法芙娜见齐格飞对自己如此关系,心中不免多出些愧疚,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所有对齐格飞的助力行为都是在利用,只是齐格飞确实受益且不知道她的最终目的罢了。

就连消失这么久的原因当然也是瞎扯的,绝对不可能是因为开启两次传送门这种小事就缺蓝陷入沉睡中。

她千年前不远万里来到人界的目的,以及白送齐格飞异世界规则的背后......暂不揭晓。

但一定不怀好意。

总之法芙娜本来就对齐格飞这个家伙有天然的好感,现在好感又有了些加深了。

他们之间那天然的好感是相互作用的。

“哈哈哈......小问题小问题,主要还是多年不用,生疏了哒。”法芙娜有些尴尬,言语稍微温柔了一点。

“睡了一觉正好梳理了一番,以后在开启传送门就不会晕迷了哒。”

“以后!难道我还能去那个世界吗?”齐格飞抓住了法芙娜言语中吐露的字眼。

“当然哒,你可是伟大的魔法女神、秩序之神所看好的使徒,你有资格随时前往我的世界。”

更不用说,与其说是资格,我更希望你能频繁来往两个世界......“法芙娜亲!赞美露西法魔法女神。”我好感动,以后能冒险的地方又多了,冒险地图模块加入了异世界DLC。

“路......咳咳咳......你知道就好,想要去那个世界的话就告诉我哒。”

“现在,游戏就交给老娘了哒!”

法芙娜精神传来的讯息能感觉到那股跃跃欲试的感受,就像是一个多年不碰电脑突然能碰电脑的老网虫蓄势待发。

“啊,法芙娜亲还能玩游戏呢?”你个龙魂连肉体都没有,你玩个鬼啊。

齐格飞言下之意就是这样,不过他早就对嘴里总能彪出网络梗语言的法芙娜有过怀疑,要知道现在舅舅的密室房间里还摆着一台十年前生产的电脑呢。

算是一个小小的试探,而法芙娜满脑子的游戏没考虑就说了:“当然能玩哒。”

齐格飞感觉自己手背的印记躁动涌出一股魔力,看不见的魔力顺着齐格飞的手连成魔力线钻进了电脑,随后自己操作的快乐风男就不受自己鼠标键盘的控制了。

正好是一波关键的团,室友们见齐格飞的快乐风男不顾一切躲开标记冲入敌阵只好回头帮忙打团。

只见法芙娜操纵着快乐风男E着小兵快速脱离队友,闪现吹风同时躲开致命的技能,大招接起四个。

对面阵容非主流全是输出脆皮,菜刀队直接被快乐风男一打五一波团灭。

五杀!

法芙娜直接秀了一波。

“飞飞干得漂亮啊!”

“奈斯!”

“躺了躺了。”

“果然那个能C的男人回来了!”

室友的赞美齐格飞已经容不进脑海,他面带亲切的微笑,内心对法芙娜有了一些直观的理解。

以前只是怀疑,现在实锤了,这个家族徽章上的器魂,那头远古恶龙,她......真的能上网。

而且推翻了齐格飞猜想之一的念力上网,那种通过念力控制鼠标键盘达到人类上网的物理操作手法。

现在看来,她或许是直接将一部分意识送入了网络,物理黑客啊。

假如她能将意识潜入鹰酱那边的网络,然后修改指令,引爆蘑菇弹......太危险了,地球自己就给毁灭几百遍。

再加上能第一次操作一个从没玩过的游戏角色就这么专业,她刚刚一直在偷窥无疑了。

“法芙娜亲,你玩的也太好了,你能直接控制游戏角色吗。”

法芙娜受到齐格飞好奇的吹捧,一下子就飞上了天。

“哼哼哼,那是理所当然哒。”

“老娘跟你们的玩法不同,屏幕中这个一片黑的是叫战争迷雾吧,在老娘的眼中全地图都是亮的,眼都不用插,对面眼位老娘也一清二楚,而且以老娘的计算力,区区人类是不可能战胜老娘哒。”

我们玩的......确实不是一个游戏。

咱们地图是全黑的啊。

教练,她作弊!

“没有战争迷雾?还能看到对方视野?这也太强了吧......”齐格飞继续保持着对网友般浮夸的恭维,又贼兮兮的抛出一个话题试探:“既然你能进入网络,那么你能让游戏角色随着想法动作吗......嘿嘿嘿,来一支极乐净土可好?”

“好像挺好玩的样子哒,老娘试试......”

游戏里快乐风男只是不断的做着重复做着游戏设定好的几个动作,时而插鞘吹笛时而拔剑跳舞,在游戏对面五人看来就是齐格飞在嘲讽,然后又是一个华丽的五杀,惹得众室友欢呼连连。

“不行啊......”

“每当老娘想改变他的动作,眼前都会突然冒出一长串“0”和“1”,啥玩意啊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