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格飞摸摸下巴,“0”和“1”是构成网络编程的基础,既然法芙娜能看到那些数字,那她的能力应该是能够编写程序的,万幸她看上去根本不懂编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那你能一边玩游戏一边看视频吗?”

齐格飞憧憬道:“双倍快乐!”

“不行哒,我只能通过媒介上网,触媒如果不能支持一边玩游戏一边放视频分屏,老娘也是做不到的哒。”

法芙娜无奈,她也渴望着双倍快乐甚至三倍四倍快乐的啊。

“法芙娜亲你的意思是......”

“假如我有一台能分屏的电脑,你就可以同时办到吗?”

“屏幕上干着什么,你就在操作什么吗?”

“是哒。”

法芙娜无奈的承认,让齐格飞松了一口气,法芙娜确实能够进入网络......不,从阐述中更像是进入了那台设备中而不是网络世界,她能看到“0”和“1”、能看透战争迷雾......能看到什么先不说,但是她在干什么,媒介的屏幕也会显示出来。

而且如果没有媒介,或者媒介没有网没有电,她也无法进入网络世界就只能抓瞎......更加最重要的是她不懂编程。

还好,那就跟普通人一样嘛,就是不知道她能接通媒介的范围是多少......暂时应该是没有危险吧。

为了不引起怀疑,齐格飞压下了太多心事,面带宅男沉迷二次元时的痴笑挤眉弄眼对法芙娜道:“太好了,我正愁上次买的游戏可以分屏双人玩,但是没人陪我玩呢,唉,现在有法芙娜亲能陪我一起玩......真是太好了。”

齐格飞确实买了一款生化危机游戏,可以接外设手柄分屏玩双人模式,无奈室友都不怎么喜欢这种题材的游戏不跟他玩。

现在有了法芙娜操作第二玩家位置,连外设手柄都不用买了!

“跟老娘分屏一起玩游戏吗?老娘要玩哒。”

法芙娜的举动犹如一个多年不碰网络的沉迷少年,见有游戏玩,那得有多少热情给她发泄啊。

“嘛,先不急,明天吧,今晚先陪他们玩玩,好久没见着他们了......法芙娜亲你跟他们打游戏吧,我用手机看看动漫。”

“嗯嗯嗯,那就说好了哒!”

“你小子可不要放老娘的鸽子哒。”

“放心吧。”

随后齐格飞就真的掏出手机追起了番,手握键盘鼠标装模作样的给法芙娜打起掩护。

这要是让人发现游戏角色是无人操纵的,可还了得。

我齐格飞没有开挂!

法芙娜那边没什么好说的,气势汹汹的选了一个打野,一个没有视野阻碍还知道对方眼位的挂B,而且无论是走位还是施法距离这些都算无遗漏。

对面玩家经历几次莫名其妙的死亡后,也知道自己碰到超级大神在带队友五排,惹不起主动15投降了。

这个夜晚,这个游戏的论坛也沸腾起来,被法芙娜欺负过的玩家们,互相诉苦过后也在同病相怜的惺惺相吸下,自主议论起这一位刚刚冒出来的打野大神。

我叫太阳不叫日(臭不要脸)。

这是大神的ID。

而在室友们高呼生中,宿舍又开始了欢快的夜生活。

齐格飞微笑下在思索些什么不得而知,反正宿舍这群逗比跟法芙娜这个挂比玩的那是真的相当开心,他的笑容也不是作假。

那就对了。

法芙娜这个挂比的出现,让游戏进度无限加快,除了碰到头铁的队伍,几乎每场都让对面无奈打出“GG”15投。

因为太没有游戏体验了,对面那个打野好像无处不在,他们又对那个打野大佬无处遁形,大神的操作也是无可挑剔。

打又打不过,躲又躲不起,仿佛就是对面开了挂!

听闻人型自走外挂级别的大佬,脑中能够模拟对方的行为,以此来推算对方在干嘛,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得是世界顶端的神级职业选手了吧,居然好意思来这种局欺负人。

带队五黑,为啥我就没有这种队友......他们压根想不到,他们的对手,打野大神,法芙娜还真就是个自走外挂......法芙娜龙魂本体还挂在齐格飞手背上呢。

痛快的玩虐了好几把,面对室友不断的吹捧,顶了法芙娜功劳,齐格飞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待机去洗了把脸,整理好衣服。

“几点了,飞飞你要出去啊?”

“还有半个小时宿舍就关门了哦。”

“小心被处分。”

“不会是外边约了妹子吧。”

室友们笑得越来越猥琐。

“呸,哪有什么妹子,我去下专业教室,拿点东西。”

齐格飞收起手机引来正在追番的法芙娜不满。

她要上网也得媒介设备打开处于运行状态,她虽然也能用魔力模仿念力进行物理操作,但是她又不知道齐格飞手机屏幕解锁密码,之前都没有去注意齐格飞使用手机,她毕竟还不是一个黑客。

“快给老娘开机,立刻!马上哒!”恶龙咆哮道,恶狠狠的盯着齐格飞,虽然齐格飞看不见。

齐格飞一想就理解了其中的原因,给法芙娜把手机解锁后塞到口袋里让她自己追番上网玩去。

走在通往教学楼的路道迎着晚风,两旁的树枝随风摇曳,夏夜的风也渐显微凉,在路灯下,孤单的身影渐渐拉长缩短。

入夜了,黑漆漆的校园早已归于宁静。

“齐格飞小子,都这么晚了还出来,有东西就不能明早再去拿吗?会撞鬼的,不如还是回去跟你那几个逗比室友打游戏哒?”

法芙娜一边美滋滋的看着番一边诱惑着齐格飞返回。

比起追番,还是游戏虐菜更有意思。

“法芙娜亲,你真的是今晚才醒过来的吗。”齐格飞眼神锐利,她说了什么,鬼?法芙娜她怎么知道的。

“额......哼哼哼,其实老娘中午就醒了哒,见你跟几个漂亮妹子耍得那么开心,还有个萝莉呢,呸,你这个万恶的萝莉控、炼铜术士、咸湿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