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猎魔人见习那段时间齐格飞可不是只光锤炼自己的实力,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的他可是早已从莱娅口中知晓了一个奇怪的事实——华国没有猎魔人驻足。

没错,分布全球各地的猎魔人,偏偏在华国没有据点,据说华国有某种“和谐”结界阻挡了超自然的侵入,魔界的传送门也无法定位在华国的大地内开启,而想要偷渡华国的恶魔几乎也能被猎魔人和某些存在顺利拦截在外。

而真正能潜入了华国的恶魔似乎也再也没有动静了,据传华国也有一支专门管理超自然事物的队伍。

学校惊现的这只“恶魔”,也许就是华国唯一出头的恶魔了。

而这个可疑的“恶魔”只有自己能解决。

决不能让它肆意破坏华国。

因为我既是华国人也是猎魔人——是华国唯一的猎魔人。

我齐格飞要做正义的伙伴!

捏紧吉他套,齐格飞面色严肃、坚决。

舒晓灵面带古怪,不清楚齐格飞为什么严肃起来。

总感觉飞哥有什么事情在隐瞒我。

也对,从初二飞哥报各种班开始,我跟他在一起的时间就变得少了太多,我现在才知道他的身手居然那么厉害。

果然,我还是不够了解他。

这个假期,欧洲古堡吗?

我舒晓灵一定要在爱的堡垒里攻略飞哥!

舒晓灵默默捏紧拳头,眼中燃起熊熊烈火,许下宏愿。

又陪舒晓灵在外边玩了一会儿,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下午饭点了,齐格飞拔出钥匙推开大门,用低沉的声音喝道。

“恕瑞玛,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齐格飞的室友们早已习惯了各自的行为谈吐方式,不用看就知道说骚话的是谁,他们双手奋斗在键盘上,眼中只有屏幕中的对局。

“快上,快上,我告非你们别只盯着残血啊!”

团灭,投降。

“都说了不要只想着抢人头,天啊,今天都八连跪了。”

胡杰捂着头,戏剧般的浮夸起身道:“一定是因为我们缺少一位能C的队友。”

陈楠接上:“能保护我们,带我们飞的队友。”

雷玽接:“没错,犹如黑夜中指引方向的明灯!”

张豪:“在黑暗中绽放又如黎明中的花朵。”

全体起身:“那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他终于回来了。”

一群大男人热泪盈眶化身泪人。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所以中二少年们融洽的凑到了一起。

大家这是在欢迎我的回归吗!

齐格飞感动道:“大家,我回来了。”

很快齐格飞的感动就喂了狗,他们这么配合还不是为了......C市校园城某火锅店。

“哎呀,真香!”

“好久没出来吃饭了。”

“感动。”

“多谢飞飞赐的火锅!”

齐格飞托着腮看着四位室友狼吞虎咽一副饿死鬼模样,嘴角抽笑,这些家伙得多久没好好吃东西了。

不是说这些室友连生活费家里都没有供给,其实他们几个家庭环境都挺不错,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是正常学生的几倍,否则这群坑货也不会不出去找工作、成天就待在宿舍里打游戏了。

实在是这群家伙太沉迷网络,为了买游戏跟在游戏里氪金,在月初的时候就将生活费花得七七八八,这才沦落到每日白水煮面条这种凄惨度日的程度......偏偏又不敢跟家里要钱,也不借钱花。

拒绝了风头正盛的各种贷款。

所以他们为了节省体力纵横游戏,已经差不多半个月没出过宿舍大门了。

整天白水煮面,还是一天一餐啊。

太惨了。

难道他们不知道游戏氪金是一条不归路吗,氪金只有0次和无数次。

太惨了......齐格飞刚回寝室,他们游戏就果断投降,游戏实力不俗的他们绝对不是打不过对方,掏出小锅面条就要做面条大餐热情招待齐某人的回归。

面条和小锅都摆出来了,偏偏连一点调料都没有,齐某人当然知道他们肚子里怎么想的。

所以才有了火锅店这顿“大餐”,由齐格飞请客,又不是他喜欢的AA制。

一个小时后离开火锅店,顺便又购置了一批储存食粮,瓜果零食,众人塞着零食满载而归。

回到寝室。

“开机开机。”

“德玛西亚。”

“人在塔在!”

“咱们C位队友回来了,赶紧的。”

“路人队友死开!”

“终于又能愉快的五黑了!”

什么话都不多说,三言两语间,话题又回到了游戏上。

挺好的。

齐格飞对朋友的诠释中下限其实很低,不求对自己有什么帮助,只求不落井下石就好。

只要不在背后捅刀子有点企图只要不过分也没啥,然后嘴巴干净又玩得来,大家就是朋友了。

所以,当整个宿舍中室友相互间没有利益纠纷,不用各自提防耍心机,只是单纯的聚在一起生活的快乐。

哪怕只是聚在一起打游戏。

虽然感觉这样的室友生活态度有点......在前几年叫做“丧”,现在又被说是“佛”。

佛系青年们吧。

不过跟他们在一起相处生活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好,很轻松,无忧无虑。

融入这个群体近乎半载,被腐蚀成了半个宅男,齐格飞当然对游戏也相当热爱,当场狂妄的表示要C全场!

一局游戏很快就开始了,齐格飞选择了不擅长但最喜欢玩的英雄,快乐风男,一个只要你的E得够快队友的标记就追不上你的快乐英雄。

当齐格飞快乐的拿到第一滴血准备起飞之时,一个久违的声音响起了。

“诶,没想到你玩游戏技术也还勉勉强强哒。”

“哒?”

“法芙娜亲!是你!你肥来了!”

“就是老娘哒!”

听到这种口癖,齐格飞激动了,法芙娜她终于醒了!

不说法芙娜网络语言精通,跟自己十分聊得来,就算是聊不来,法芙娜不也还有个“魔法女神”信徒的头衔吗。

这是个能教魔法的,放游戏里就是学技能的NPC教官。

用二次元术语来说就是——得舔。

花式舔。

魔力强化不算,齐格飞成为猎魔人出道都一个星期了还只学得一手基本剑术,就这还没实战过呢。

得知法芙娜出现,之后能补上自己不会魔法的缺口,齐格飞当然开心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