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子咯咯一笑,扫视了商场中的人,露出了不屑的嘲讽转眼又隐藏起来。

清晨商场内人不多但也不少,现场除了等着警察的保安,其他围观群众已经离开了,之前自己可是叫了一路,除了这个染了银发的帅哥也没见谁来帮忙啊。

“话也不能这么说,孔子还责骂学生子贡不收报酬呢,这个世道如果好心人不接受报酬,以后可就真的没人愿意帮忙咯,算了既然帅哥你不要毛爷爷,那换一种方式,我请你喝点东西如何,刚好这家星巴克东西挺不错的。”

“额,其实,好吧。”

齐格飞很想说自己刚刚从星巴克那出来,肚子里都是水,不过算了,适当的接受也是促进和谐的方式之一,就这样吧。

刚好舒晓灵跑过来气鼓鼓的拉了拉齐格飞衣袖。

飞哥,明明是我先来的!

“咦,帅哥,这是你妹妹吗,好可爱啊......”

“帅哥你妹妹怎么一脸杀气的看着我......”

难道是我偶然间得罪了她吗?

舒晓灵(掀桌):去死!

妹子很固执执意请两人喝饮品,齐格飞也不好拒绝,只能无奈接受,喝起了今早的第三杯饮品。

随后妹子又拉着齐格飞随便聊了聊,关系一来二往就熟络了起来,各自交换了联系方式后妹子就离开了。

妹子走后,时间悄然而过,十点后天气晴朗,店内的客人逐渐多了起来,到处都是行人过往遇到熟人打招呼的笑脸,就是舒晓灵依然黑着脸。

刚刚妹子拉着齐格飞聊天,她没插上嘴。

任谁脾气再好,被连续打断多次告白宣言也不会好受的吧。

心情复杂,又几次想要开口,却没了先前的勇气,害怕再一次遭遇突发事件。

无奈的舒晓灵只能默默的撑着脑袋在桌上,失落起来。

兵法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舒晓灵正是处于这个衰竭阶段。

不过,舒晓灵是什么人,她可是齐格飞初中到高中的同桌、大学的同班(齐格飞老跟他室友坐一起,舒晓灵:飞哥室友好讨厌),她可是齐格飞的青梅竹马啊。

虽然这些年一直没能成功表白过,不过在她心目中,齐格飞早已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唾手可得。

难道真以为那些同校、同班、同桌身份都是“缘分”吗......哈哈哈!

内心狂笑。

她的精神早已锤炼得无比坚韧,很快就从阴沉少女变回了元气少女,面带笑容,元气满满。

不过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今天不宜表白罢了!

先转移话题吧。

“飞哥,你知道吗,就在你走后,最近学校发生了一些怪事。”

舒晓灵知道今天自己是没机会表白了,便聊起家常趣事,跟齐格飞说起了学校最近发生的古怪异闻。

“有同学在教室自习的时候见鬼了......”

舒晓灵一边陈述一边模仿着,一边又对着齐格飞张扬舞爪做着鬼脸。

“什么嘛,都不配合一下。”

见齐格飞没啥反应,舒晓灵娇嗔抱怨道。

呵呵......齐格飞表示自己连恶魔本尊都不怕,还会怕什么鬼故事吗,不过还是配合的做了一个被吓到了的样子,虽然样子要多假有多假,倒是舒晓灵挺容易满足,又嘚瑟的说起校园异闻来。

“教室当时就黑了,跟着就是嘎吱嘎吱的声响,门口慢悠悠路过一个黑影,还对那位同学诡异一笑然后黑影就消失了......”

舒晓灵越说越来劲,齐格飞无奈的听着,这舒晓灵还真的就是在讲鬼故事呢?

“要知道,那是白天啊!”

“如果只是那个同学的一面之词,我们也只以为是她骗人,可是那天后,见过鬼影的人就多了起来。”

“之后有组团去抓鬼的学生也给吓得不敢出宿舍......”

齐格飞一开始是抱着听舒晓灵说鬼故事的心态在听,可后来越听越觉得确有其事,毕竟恶魔自己可是亲眼见过的。

这个世界的背后隐藏着太多的神秘。

以前的自己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会有故事里的恶魔,但是现在恶魔自己都直接或者间接杀了好几只。

也许真的有这么一只“鬼”。

是恶魔在扮鬼吓人!

人类是没办法在白天随意制造黑夜氛围的,而觉醒者不在齐格飞的考虑之中,下意识的忽略了。

齐格飞郑重起来。

“真有这事?怎么他们几个没人跟我提起过呢。”

齐格飞疑惑,既然学校发生了这样的鬼事,闹得好像还近乎人尽皆知,室友们咋没跟他聊过呢,奶白喂他们了。

舒晓灵知道他说的他们是指哪个群体,鄙视道。

“飞哥啊得了吧,就你宿舍的那几个,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老师们可能是收到通知都没怎么点过名,他几个课都没来上呢,而且这事连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消息还没怎么传开。”

舒晓灵眼睛一转,又期待道:“飞哥,我们宿舍也打算一起去见见鬼长什么样......都是弱女子呢,要不,你绅士一点陪我们去玩玩?”

好奇心会害死猫的,齐格飞汗颜。

鬼存不存在齐格飞不知道,不过恶魔是肯定存在的,就齐格飞所知的恶魔都对人类抱有各种各样或多或少的恶意,虽然不知道之前那些学生为什么只是被惊吓而没有惨遭毒手,不过齐格飞是绝对不允许舒晓灵她们去冒险的。

于是他敲了敲舒晓灵小小的脑袋试图打散装在里面的危险想法:“不行,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没有空穴来风的事,太危险了,我不会陪你们去的,也不准你们去冒险。”

“可是飞哥以前不是最喜欢冒险的吗?”

“那是以前,现在......反正我不会让你们去冒险的,你不知道最近欧洲那边冒出了多少连环杀人狂魔,那现场我见过啧啧啧......”

“只要你答应我,不要冒险,放假我带你们去我舅舅的古堡玩。”

“是飞哥舅舅的欧洲古堡吗!太好了,那我跟她们说。”

齐格飞费劲口舌许下重重好处,终于成功跟舒晓灵签订了契约,让她不要以身犯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