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珂也没伟大到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的地步,不过眼下的处境,也还没到非得见生死的地步。毕竟他只要设法混过后面几天,就能回到现代社会。

党务调查科再凶残,也拿他没办法了。所以细算起来,张晓珂倒是对党务调查科不是太害怕。他真正担心的是徐辉英,和卫民报的其他人。

必须有人离开这,才能去通知徐叔叔尽快转移。如果自己跑不掉,让王鹏飞带个口信,也不失为一个选择。从被关到这里开始,张晓珂就知道,自己怕是很难离开。高飞、常光远更是指望不上,除了相信王鹏飞也没有别的办法。

他看看王鹏飞,试探着问道:“您真的能出去?”

“当然!”王鹏飞语气里充满自信,“你要知道,我是教会大学里面最优秀的教师,即便是校长对我也是礼遇有加。事实上校长先生曾经不止一次向我发起过邀请,希望我加入美国国籍。是我自己还在考虑而已,说来这也是让我后悔的一件事,如果现在的我是美国公民,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碰我一根手指。可是即便如此也没关系,校长阁下肯定会尽力营救我。而校长阁下在美国很有影响,只要他开口,政商两界甚至军队的人,都会出面为我说情,你说他许明达有什么本事,敢扣着我不放?”

“但是这里地处偏僻,我都不知道这是哪?您说的校长先生,真的能找到地方?”

王鹏飞一笑:“这里的保密工作做得不错,但那也就是对普通市民而言,对于大人物,就像笑话一样。你要知道我的外国朋友神通广大,对他们来说,只要愿意调查,就没有查不出来的事情。这种地方对他们来说,根本就像个笑话,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查个水落石出。现在就是个时间问题,知道么?时间!只要时间一到,我就会恢复自由,而那些人就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那……王先生可以不可以帮我传个口信给徐叔叔?”

张晓珂战战兢兢地问着,他怕王鹏飞不愿意管闲事。

王鹏飞愿意不愿意管闲事,比他是否有能力管闲事其实更重要。

毕竟经历过调查科逮捕这件事之后,足以让很多人心生畏惧,不想再和徐辉英有什么联系。再说徐辉英对王鹏飞的态度,也实在算不上友善。哪怕是从外人的角度看,张晓珂也觉得有点过分。当然,王鹏飞的言语和态度有点遭恨,哪怕是张晓珂这个大师崇拜者都觉得哪里不对,浑身不舒服。

不过话说回来,不管这种厌烦有多少理由,对王鹏飞来讲都是一种不礼貌。谁也犯不上为了一个对自己冷漠的人卖命,王鹏飞愿意不愿意帮忙,这就有点拿不准。张晓珂也不知道自己能否说服王鹏飞,只希望自己的真诚可以打动对方。

王鹏飞的反应倒是比张晓珂想象中好得多,听到他的请求后,表现得十分友善:“这话从何说起?辉英兄乃是我的同窗好友,为他出力是我分内的事情。大家义气相投、肝胆相照,为了友情就算生命都可以牺牲,其他又算的了什么?不过……我就是有点担心,辉英兄是否信得过我。”

张晓珂闻言,也有点尴尬。王鹏飞这话没错,就徐辉英那个态度,王鹏飞说什么他能信?只听王鹏飞继续说道:“其实我去拜访辉英兄,就是提醒他时局有变。根据我了解的消息,已经有人开始对他的友人和他的伙伴下毒手。结果辉英兄不太相信我,什么都不肯跟我谈。现在你让我对他说重要的事情,他万一不信,岂不是事与愿违?很有可能让事情变得更加不可收拾,这一点也不可不查。”

“这……”张晓珂这下也没了话说。是啊,万一徐叔叔以为是王鹏飞说谎,把事情往相反的方向处理,那不是糟糕了?这可如何是好?他毕竟只是个学生,没遇到过这么复杂的情况,一时间也拿不出可靠的方案。

王鹏飞想了个办法:“你和辉英兄之间有没有什么专用的暗语,只要说出这句暗语,辉英兄就能相信说话人的身份。如果有这么个东西在,大家沟通就方便了。你把暗语告诉我,其他的事情我来负责。”

“暗语……”张晓珂为难了,自己和徐辉英哪有什么暗语?都是报社的同事,哪里需要暗语?

“没有暗语,还是你对我有所怀疑?”王鹏飞问道,“如果你不相信我,我就不多问了。”

“不不……不是这个意思。我其实和徐叔叔之间,并没有什么暗语。如果要让他相信你认识我,倒是也不难。就是让阿布……就是我养的那条小狗。让它做一些动作,徐叔叔就知道咱们是自己人了。可问题是阿布只听我的,现在又不在眼前,怕是远水不解近渴。”

王鹏飞听了这话,也有些沮丧。过了好一阵,他才继续问道:“那你让我传的口信到底是什么?”

张晓珂回头看了看高飞、常光远,随后咳嗽一声,朝王鹏飞身边挪动。王鹏飞显然也明白了张晓珂的意思,同样把身体朝张晓珂凑过去。等到两人离得近了,张晓珂才在王鹏飞耳边低声说道:“告诉徐叔叔快跑。离开南京,去其他的地方。我也不知道哪里安全,但是总之就是离国民/党和北洋军阀都远一些,这样可以最大限度保证安全。这件事关系到人命,王先生千万要多费心。”

王鹏飞显然也被这消息吓了一跳,乃至于刚开始的时候身体剧烈抖动了一下。随后虽然不再剧烈抽搐,身体其实还在轻微颤抖。感觉得出,王鹏飞非常紧张或者可以叫做非常……兴奋?

张晓珂心里闪过这么一个念头,但是随后就否决了。都什么时候了,王鹏飞怎么可能还会兴奋?再说这事关系重大,他害怕的可能性还多些,又怎么会兴奋?其实张晓珂最害怕的是王鹏飞根本不相信自己,这么大的事情,从一个小孩嘴里说出来,总是让人难以相信。从这个角度看,王鹏飞害怕不是坏事。他害怕证明他信了,信了就是好事。

趁热打铁!张晓珂趁着王鹏飞这个态度乘胜追击,把自己所知的情况一股脑倾诉而出,全都告诉了王鹏飞。这固然是为了让王鹏飞相信自己,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别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自己敷衍,免得最后误了大事。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能够多救几个人。

整个四一二过程中死人不知多少,这里面不是一个徐辉英,而是无数的徐辉英遇害。这里面很大一部分群体,是因为不知道或是没想到国民/党政府会用出这种手段,才不幸遭了毒手。

王鹏飞不管本事大小,他的社会地位都放在那。他说话比自己说话要更有说服力,同样一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更容易让人相信。

能多救一个是一个,只要能让高飞、常光远这样的悲剧少出现几个,不管付出什么都值得。至于这种“泄露天机”的行为,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现在已经顾不上考虑了。自己的力量不够,就得借助王鹏飞的力量。

出于这种考虑,也是出于对王鹏飞本人的愧疚,张晓珂顾不上多想,就把自己所知的信息和盘托出。

王鹏飞并没有打断,而是在那里静静倾听。由于彼此之间距离很近,张晓珂可以非常清楚地感觉到,王鹏飞颤抖的越来越厉害。似乎他越来越害怕了。没办法,或许他这辈子也没经历过这种大事,也知道这里面的危险,害怕也是人之常情。就算是他因为害怕而拒绝自己,张晓珂也不会怪他。

直到张晓珂讲完,王鹏飞才终于开口:“张晓珂,你说的这些……是谁告诉你的!告诉我,这些事情是从哪知道的!”

说话间王鹏飞的双手猛地抓住张晓珂肩头,随后用力摇晃。张晓珂只觉得王鹏飞双手异常有力,跟他知识分子的外表根本不相配。其力气和抓自己的那两人几乎不相上下,被他这么一抓,张晓珂就觉得痛彻心扉眼前发黑,险些痛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