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直到张晓珂疼的叫出声来,王鹏飞才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松开了手,随后不住向张晓珂道歉。

“对不起……我有些激动了,希望没有伤到你。张晓珂,你是不知道这件事有多重要,否则的话就能理解我的情绪。你知道么,你刚才说的这些话,关系到很多人的生命。说严重点,这可能让我们的国家陷入大规模混乱,甚至爆发一场新的战争,其影响之深远,乃至后果之严重,都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王鹏飞看了一眼后面的高飞,随后压低了声音,在张晓珂耳边小声说道:“这件事关系重大,千万要注意保密。一旦让一些不明来历的人知道,就可能威胁到你的生命,甚至可能带来更严重的后果,就连辉英兄的性命都非常危险。

一定要记得保密,除了我之外,不要随便对别人讲,知道么?当然,我说的这个别人里面,是不包括辉英兄的。”

张晓珂点了点头,他其实不想怀疑高飞,但是王鹏飞的话也不是没道理,这种事后果严重,更威胁着徐叔叔的生命,如果真的走漏风声,这个结果谁也承担不起。

再说这件事也没必要让高飞知道,他现在已经够麻烦了,万一因为这件事牵扯到高飞,自己就更无法原谅自己。所以他点点头,决定对高飞保密。至于常光远更不用说,如果得不到有效的治疗,他恐怕活不了多久,这话久更不必提了。

张晓珂心里只是嘀咕着,王鹏飞的力气怎么这么大?一个知识分子,怎么那么大力气?再说一个受伤的人,怎么气力还这么足,倒是够奇怪的。

王鹏飞说道:“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这件事实在太过严重,我没办法就凭一句话就相信你。再说就算我相信你也没用,如果没有确切的消息来源,别人也会质疑,那么我就算把消息说出去,也没人会相信,还是达不到你想要的结果,是不是这个道理?”

他停顿片刻,随后又把声音压低几分说道:“你尽管放心,我虽然不参与政治,但是也知道贵党的一些情况,知道你们有自己的纪律以及自己的保密规定,不会逼你违反的。

你只要告诉我,这个消息是不是你们上级交给你的就行。我只是要确定消息的可靠性,而不是要查什么。这条消息除了指定交给辉英兄还是否需要告诉其他人?我在南京还是有一些朋友的,他们神通广大手眼通天,只要你说出名字,我就保证能把消息送到。你相信我,我有这个本事。”

张晓珂听得一愣,随后又觉得有些奇怪。王鹏飞误会自己是共产党人,这倒是没什么。毕竟自己现代人这事没法告诉他,眼下这个大环境下,能够知道这些的,最有可能就是共产党人。不过他现在的反应,倒是透着不那么正常。

按说他一个高级知识分子,怀疑自己是共产党的交通员,要么就是敬畏要么就是保护才对,但是不管怎样,都不应该刨根问底。毕竟这是个有学问的人,应该懂得规矩。如果自己真是交通员,怎么可能把情报随便乱说,更不可能说出情报来源。

不过王鹏飞的这种表态,也可以看作是一种热心肠。张晓珂在没有确凿证据的前提下,不愿意怀疑王鹏飞。毕竟如果不是自己乱说话,他也不可能被逮捕。而且这件事从概率看,实际是个小概率事件。谁也不能预料到自己被捕,也不会预料到自己招出王鹏飞。所以王鹏飞是坏人的可能性不高,最多就是个热心过度,没能把握好分寸的人。

张晓珂耐着性子解释:“王先生误会了,我不是什么组织的人,更没有什么上级。至于这些情况,是我从其他地方知道的。告诉我这个消息的人,确实不是等闲之辈,在国民/党内部也是个很厉害的人。但是呢,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他的身份必须绝对保密,否则的话就会带来很大的麻烦。您明白我的意思吧?这个人的名字我不能说,但是事情绝对是真的,我可以保证,您一定要相信我。”

作为看过无间道的人,张晓珂相信自己的伪装能力比一般孩子出色。只要对方把自己当小孩看,这招扮猪吃虎就有很大概率成功。根据他对谍战剧的理解,要想当好一个谍报人员,很多时候就得学会说假话。虽然父亲说过,撒谎是个坏毛病,但是为了重要的事业,该用手段的时候就得用手段。

云山雾罩说一通,伪造一个大人物出来,不算什么太高明的办法,但是足够拖延时间。王鹏飞就算不可靠也没关系,他要是把这话说出去,等到对方调查完毕,自己也早就回现代了,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王鹏飞听到这句话似乎真的相信了,他长出一口气,不住附和着张晓珂:“小兄弟说得对,这么重要的事情,这么重要的人,是一定要保密才对。你到卫民报,就是为了送这个消息?”

“我都说过不是了。”张晓珂摇着头:“我到卫民报,纯粹就是为了找个工作维持生活。至于眼下通报这个消息,也是单纯为了救人而已。徐叔叔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怀疑他。王先生作为徐叔叔的朋友,应该相信他才对。我们都是无辜的,所以才要让他免遭毒手。如果真有个组织就好了,马上就能救人出去,我也就不用让王先生冒险。”

“哈哈,这叫什么话?什么叫冒险?”王鹏飞打了个哈哈,又表现得像个古道热肠的梁山好汉。

“为朋友奔走,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话说回来,我本来就牵扯到这件案子之中,如果辉英兄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作为相关人员也必然会受影响。不管于公于私,这件事我都必须管到底。不过我还是那句话,辉英兄未必会相信我。哪怕是小事,我说了他都不肯信,更别说眼下这种重要事件。红口白牙无凭无据,我这么说是没用的。最好的办法,还是让你这个小朋友亲口跟他说清楚。他相信你,自然就会相信你说的情报。”

“我?”

听到王鹏飞的建议,张晓珂情绪顿时为之一振。实话实说,没人愿意在这种鬼地方多待一秒。如果有机会能够逃离,没人会拒绝。因此哪怕张晓珂早就做好了拼下去的准备,听到王鹏飞这话的时候,也不禁为之激动。可是随后,他又变得犹豫了。

王鹏飞这话虽然好,可是能不能落实?说实话,自己对于王鹏飞能不能逃脱都没把握,就更别说自己。见过高飞、常光远的人,按说都不可能离开监狱。就算许明达糊涂无能,或者说确实迫于压力释放王鹏飞,那也是可一不可再的事情,把自己也放走,这根本没有可能。

刚刚燃起的希望,转瞬就消失殆尽。张晓珂摇了摇头没有做声,暗示自己已经没了这方面的念头。

王鹏飞反倒是激动起来:“我可以保证,肯定会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不过我也请你答应我一件事。”

“请讲。”

“离开这里后,请务必让我跟你并肩作战,完成这次的撤离任务。”

王鹏飞激动又诚恳:“我一直很羡慕英雄,希望自己也能做一个英雄,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有利于国家民族。可是要做到这些并不容易,我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正常情况下,是帮不上什么忙的。这次的事情,我觉得是个机会,是老天成全我的机会。如果错过了,恐怕我这辈子都会无法释怀。我愿意尽全力帮助你们,只希望你们能把我当做战友看待,能够允许我和你们一起行动。请相信我,我会尽全力帮助你们!如果不相信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有一句假话,就叫我粉身碎骨!”

张晓珂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