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李四保,认识我的人,都喊我一声保爷。夫子庙是我的地盘,想在这里要饭可以,得拜我的山门,做我的门生。没有我的话,谁敢在这里讨饭,就是不给我面子!就是和我们丐帮的兄弟作对!”

丐帮?

张晓珂也是看过“天龙八部”的人,本以为丐帮是武侠小说里才有的组织,没想到居然真的存在于现实世界,更没想到被自己碰到了。而且看这位李四保的表现,显然和行侠仗义的好汉没什么关系,反倒是和码头上的那帮人很像。

虽然丐帮和青帮不是一回事,但是骨子里看,其实也没什么区别。都是些为非作歹的恶棍,自己怕是又要遭殃。

张晓珂的心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

虽说面对的是一群乞丐,可是论起危险程度,现在的处境怕是比码头上危险多了。毕竟当时是在白天,那帮人再怎么猖狂,也不敢在大庭广众面前随便杀人。

可是现在情况就不一样了,夫子庙的夜市已经结束了,这里又是条偏僻小巷没有行人。换句话说,不管闹出什么事情,也不会有人发觉。退一万步讲,就算是发觉了,这些人也未必害怕。

老爸对自己说过,社会边缘群体犯罪的破坏性更强,因为他们没有什么顾忌,所以手段格外凶狠,做事也是无法无天没什么下限。那些青帮的打手当然也是边缘群体,不过他们每天都要在码头出现,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也是不愿意惹出人命麻烦。

可是乞丐就不一样了,他们已经到了社会最底层,根本就没什么可怕的。就算是真的惹上官司,也完全可以选择逃跑然后换个地方乞讨。

反正对他们来说,在哪讨饭都没区别,而民国的警察可不是自己老爸那种负责的人民卫士,他们抓不了袁爷那帮人,也自然不可能为了自己去对付这帮乞丐。

之前在码头上和那些人冲突,是因为自己少年气盛,也是因为对于这个时代还没有正确的认识。吃了这么多亏以后,张晓珂已经认识到这个世界跟自己所熟悉的时代完全是两回事,稍有不慎就可能死掉。

虽然他不知道在这个任务世界死掉会怎么样,但是想来总归不会太乐观。毕竟这不是电子游戏世界,不太可能存在复活点一类的地方。

很可能死了就是死了!

张晓珂第一次感觉,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他想要逃跑,只要逃出这条巷子,跑到人多的地方,这些人就不敢放肆。可是这几个乞丐把路牢牢堵住,根本没有他逃跑的空间。

怎么办?自己该怎么办?

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加上死亡威胁,让张晓珂的头脑一片混乱,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

见张晓珂不说话,那名为李四保的乞丐头再次开口:“这时候装哑巴可不成!也别说我不讲道理,只要你乖乖跪下磕三个头,拜在我的门下。再断一只手,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今后这夫子庙,就有你一碗饭吃。”

磕头?断手?

张晓珂只觉得头皮发麻,他想起自己看过的一些都市传说里面,那些摧残被拐卖儿童的手段,心里越发恐惧,连连摇头。

之前开口帮腔的乞丐这时候却显得非常不满:“保爷,这可不行啊!这小子坏了规矩,哪能给他这种造化?”

“我做事用你教?”李四保手里的棍子猛地挥起,随后就听到空气中响起一声闷响,紧接着是一个男人的惨叫声。

“这小子生了张好嘴,不用折胳膊断腿,就能要到那么多钱,天生就是干这个的材料。只要跟我学点本事,再断一只手,让自己更可怜一些。今后包你吃香喝辣,天天能吃饱饭。别犹豫了!赶紧动手!”

李四保的语气变得更加狠厉,显然他没有多少耐心。肯和张晓珂说那么多,也是看在他是个“人才”的份上。

可是就算打死张晓珂,他也不可能听对方吩咐,弄断自己一只手。别说再忍几天就要回去,就算是被困民国一辈子,他也不能当个残废,更不能靠着向一个乞丐头目下跪求饶换取生存的机会。

不管那么多了,先跑出去再说。

“阿布,快跑!”

张晓珂猛地大喊一声,随后不顾一切朝着面前的乞丐冲过去。就算是鱼死网破,自己也得拼一拼,总不能真的束手待毙。

即便到了这个时候,张晓珂也没有忘了阿布。自从到了民国,和自己唯一亲近的,就是这条小狗。哪怕情况危急,自己也不能不管它的死活。毕竟狗的身体比人灵活得多,自己只要拖住这些乞丐,阿布就能跑掉。

就在他一声大喝的同时,阿布猛地朝几个乞丐扑了过去。这一刻的阿布威风凛凛如同一头下山猛虎,根本不像是小土狗。

对乞丐们来说以往遇到的人基本都吓得魂不附体,根本不敢反抗。何况他们观察了张晓珂半天,认定这就是个读书的半大孩子,根本没什么战斗力,因此并没有加以提防。

万没想到,张晓珂和他那条看上去不起眼的土狗,居然会主动出击。更没想到的是,这条小狗居然如此凶猛。猝不及防之间,已经有两个乞丐被咬伤,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那个之前帮腔的乞丐被咬的最惨,阿布一口咬在他的腿肚子上,他又好死不死地想要把阿布甩下去。结果挂在狗牙上的肉被生生撕下来一大块,疼的他惨叫连连,抱着腿满地打滚。

张晓珂也是在这个时候冲了上来,一头撞在一个乞丐身上。

这几个跟在李四保身边的乞丐虽然看上去和其他乞丐没区别,实际上他们早就不需要靠乞讨维生。在团伙内,他们担任打手兼保镖,每天非但不用沿街乞讨求人施舍,反倒是对其他乞丐作威作福。所有乞丐乞讨收入,都要上缴一大部分给李四保,这里面自然也有这些打手的份。

因此他们身体都相对强壮,身体素质甚至比起那些码头上普通的苦力工人要出色。但是和张晓珂比起来,他们却也占不到太大便宜。毕竟民国普通人的营养摄入量和现代社会没法比,他们充其量也就是勉强吃饱,和吃好喝好又坚持锻炼的张晓珂没法比。

因此张晓珂这一下狠撞,把对面乞丐撞了个趔趄,确实让出一条路。李四保显然没预料到会有这种事发生,自己带的人不是被狗咬,就是被张晓珂撞开,居然形成了自己和张晓珂面对面的情况。

这位威风八面的丐帮头领,顿时没了之前的气派。不但没有挥舞他那条棍棒和张晓珂搏斗,而是连忙往旁边一闪为张晓珂让出一条路。

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张晓珂顾不上多想,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前飞奔。多亏刚才吃了饱饭,这时候身上有的是力气,不至于手软脚软。冲过李四保身边的时候,张晓珂还用胳膊肘狠狠捣了对方肋骨一下,也算是出一口气。

这条小巷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张晓珂全力飞奔,大概是十几秒的时间,就已经冲出巷口。

虽然眼前的马路也是黑漆漆的,看不到行人,但是看到道路张晓珂心里就有了希望,他顾不上分辨东西南北,随便选了个方向就不要命地飞奔。他的两肋发胀,肺里面就像是着了火,火烧火燎地疼。但是他依旧紧咬着牙不顾一切的跑,直到确定身后没人追过来才扶着身旁一棵树停下。

喘息,剧烈的喘息!

由于一直被爸爸逼着锻炼身体,又有合理的营养安排,张晓珂的身体素质远比同龄人出色,这种烈度的跑步对他来说,其实也算不了什么。紧张对他造成的影响远在疲劳之上。

毕竟是第一次逃命,难免心慌意乱,人在这种时候呼吸就会变得混乱,动作也会变形,身体的消耗远比正常跑动大得多。

刚才逃命的时候还没有感觉,现在一停下来,张晓珂就觉得周身发软两腿酸痛,身上的力气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站着都费力,一屁股坐在地上。

人坐在路上,心里还在后怕。幸亏那些乞丐终归是阴沟里的老鼠,不敢在大庭广众行凶,否则他们追出来就麻烦了。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为什么连一条活路都不能给?

不能做工、不能当苦力也就算了,连乞讨都不行?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张晓珂真想把头埋在枕头里大哭一场,再用棉被把自己包裹起来。可是现在没有枕头没有棉被,身边只有无尽的黑暗,以及那看上去越来越难以完成的生存任务。唯一陪伴自己的,就只剩下小狗阿布。

阿布……阿布哪去了?

由于刚才只顾着跑路顾不上其他,张晓珂也没太在意,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不对劲,小狗去哪了?

他四下看着,又小心翼翼地叫了几声,可是始终得不到回应。

“阿布过来!到我身边来!”

张晓珂大着胆子叫了两声,给阿布下达命令,可是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糟糕,阿布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