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珂虽然不能让阿布做太复杂的事情,但是在那个神秘的“亲密度”系统支持下,简单的命令阿布肯定会完成,绝不会装听不见更不会拒绝。张晓珂现在的命令得不到回应,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阿布根本不在张晓珂身边。

张晓珂自己也养宠物,对于小狗的奔跑能力和速度十分了解。在正常情况下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绝不会因为自己跑得太快导致阿布掉队。现在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阿布没跑出来。

回想一下也能猜到,如果不是阿布奋不顾身地扑咬让乞丐乱了阵脚,自己也没那么容易冲出重围。那些人毕竟不是吃干饭的,一开始猝不及防吃了亏,反应过来之后肯定会对阿布不利。

阿布毕竟只是条小狗不是猛犬,又怎么是那些乞丐的对手?既然没跟自己逃出来,就肯定是落在他们手里。

就凭那些乞丐的凶恶嘴脸,张晓珂也能想到阿布落到他们手中是怎样的下场。那帮人本来就无恶不作,阿布又咬伤了他们,肯定会被折磨的很惨,最后还会被他们杀掉甚至可能吃掉。

一想到阿布被残忍的剥皮去骨,变成几个乞丐盘中餐的下场,张晓珂就觉得心里一阵酸楚,就是想想也觉得难以接受。

其实自己和阿布认识也不过就是这一天的时间,自己对它没有什么责任,就算是不管它的死活离开,也不算不对。何况这件事也不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就算是想救也无从救起。

现在最该做的,就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找个地方落脚过夜,然后想想明天该怎么过。连自己的生命都难以保障,更谈不到去救狗。可话是这么说,当张晓珂站起身迈步前行的时候,却身不由己朝着之前自己藏身的那条偏僻小巷走去。

在张晓珂眼前浮现的,是自己在码头遇到阿布的情景,以及阿布围着自己撒欢,与自己嬉戏的情景。还有它那萌萌的大眼睛,以及不顾一切保护自己的身影。

如果不是为了救我,阿布就不会落到乞丐手里。换句话说,如果它遭遇了什么不测,也是自己害的。就为了这条,自己也得救它!这是我的责任。

在现代社会,张晓珂不止一次被爸爸批评过缺乏责任心,他也不觉得自己一个初中生需要对什么事情或是人负责。可是这时候,他确实感受到,自己需要对这条小狗负责,不能就这么看着它去死。

至于怎么救,又能否救得成,他现在也没有把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按照张晓珂的想法,最好的结果就是在路上能遇到一个警察,在这个时候他们好像还叫巡捕。不管叫什么都好,自己只要向他们求救,总能镇住那些乞丐。

可是刚才跑得匆忙没顾上看,这时候仔细观察才发现,路上一片漆黑,只有零星的几盏路灯提供照明,灯光晦暗如同鬼火。路上根本看不到行人,更是看不到巡捕。

看来影视剧里那种民国夜景,也是编出来骗人的。或者说就像是刚才的夜市一样,在小部分地区存在那种繁华,但是对大多数人而言,民国就像是眼前的街道,看不到光明也看不到希望,连基本的人身保障都谈不到,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找不到警察也不能退缩!

对于那些凶恶的乞丐张晓珂还是从心里感到恐惧,但是为了阿布,他也豁出去了。在路上捡起了半块砖头,把砖头紧握在手中。这硬邦邦的石头,给了张晓珂无穷的勇气。

其实张晓珂从来没打过架,毕竟在上学第一天,父亲就郑重宣布过,如果张晓珂在学校打架斗殴或是欺负同学,自己肯定饶不了他。因此张晓珂在学校里表现良好,遇到同学打架都远远避开。

一个从没打过架的好孩子,即便有一块砖头,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用。但是手里有这么个东西,人就有了底气。

张晓珂一边走一边在脑海里构思着营救计划,思来想去,最后发现真正能采取的方案,只有抡圆胳膊舍命一搏。

距离小巷越来越近了,张晓珂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他大着胆子往小巷口看过去,发现那里依旧黑漆漆一团,什么也看不清。就像是一头张着大嘴的巨兽,等待食物自投罗网。

心脏狂跳起来,呼吸也变得凌乱。但凡有一点可能,他都不想进去。可是现在事情逼到这,不进去也没办法。张晓珂徘徊着来到巷子口,小心翼翼朝巷子里张望,却什么都看不到。

小巷里格外安静,看不到一个人影,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是张晓珂的幻觉,这一切从来没发生过。

难道那些人已经走了?

这种可能性倒也不是不存在,毕竟他们和自己没有死仇,倒是犯不上在这里苦等。那么阿布呢?是被他们带走了,还是已经……

张晓珂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大着胆子朝巷子里叫了一声:“阿布!”

片刻后,一声狗叫声响起。

叫声凄惨无力。

张晓珂听得出来,这是阿布的叫声,而且声音听上去不太正常。难道阿布受伤了?等了片刻,不见阿布跑出来找自己,他就越发断定阿布肯定是被那帮乞丐打伤了丢在巷子里。

顾不上其他,张晓珂朝着巷子里冲过去,大喊道:“阿布别怕,我来救你!”

就在张晓珂冲到巷子中间位置的时候,忽然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随后整个人就向前倒去。他全无防范,一下摔了个结实,脸重重拍在地面上。不等他站起身,几只大手就牢牢把他按住,酸臭味道钻入鼻孔,让张晓珂阵阵干呕。

中计了!

就在张晓珂刚想到自己可能上当的时候,拳脚已经如同雨点般落下,打得张晓珂钻心疼痛。他的手被人猛踩了几下,砖头从手中滑出。那些人依旧不依不饶,一边用力踢打,一边破口大骂:“狗东西,居然还敢回来!简直是自寻死路!”

“还是保爷神机妙算,猜出这小混蛋一定会回来找狗。”

“敢让那破狗咬我们!这回让你和狗一起见阎王!”

“好了!”

沙哑的声音传来,那些人停止了殴打。有人不知从哪找了个破马灯照过来,借着灯光张晓珂才看明白自己的处境。

在自己身旁按着自己的是两个乞丐,另外还有几个乞丐围在自己身边,而那个保爷则趾高气扬站在自己面前。

阿布就在保爷身后,被一个乞丐提在手中,身体无力地挣扎着,看来被揍得挺狠。这些乞丐也没好到哪去,张晓珂清晰看到,至少有两个乞丐身上有明显的伤口,不问可知必然是阿布的杰作。

保爷面色阴沉,语气中满是狰狞:“你敢让自己的破狗咬人,还敢动手打我!有种!带回去,让保爷看看你到底有多有种!”

一个乞丐问道:“还带回去?在这处理掉就好了吧?”

李四保一声冷哼:“在这?便宜他了!带回咱们的地方,保爷有的是办法炮制他。就这么一刀解决,岂不是便宜他?”

“保爷说得对!”几个乞丐连忙附和着。

李四保显然还对刚才张晓珂那一下耿耿于怀,并没有跟手下交谈的意思,而是一挥手:“赶快带走!”

两个乞丐不由分说,从左右架起张晓珂。张晓珂试图挣扎,可是随后就觉得有什么东西顶在了自己腰两边。

“小子,你最好乖乖听话,要是再乱动,别怪刀子不长眼!”

乞丐的低声威胁,让张晓珂不敢再轻举妄动。他相信这些人没说谎,如果自己还敢反抗,肯定会吃亏。不光是自己,就连阿布怕是也难逃毒手。如果不是为了诱捕自己,说不定他们早就把狗杀了。

迫不得已之下,只好把这些乞丐押着往外走。越往外走张晓珂的心就越是紧张,他很清楚,这次自己多半是难以逃脱毒手。从李四保刚才说话的语气里,他就能感觉到对方的愤怒与杀机。

之所以不在这动手,是不方便对自己用刑。看来单纯一刀杀了自己,都不能让对方泄愤。肯定是要把自己带到他们的巢穴,再用种种酷刑折磨之后,再杀害自己。

怎么办?谁能救救自己?

张晓珂这时候真的开始想念父亲了。如果老爸在这,肯定能够保护自己,也不会让这些乞丐这么为所欲为。可是这个世界没有老爸,也没有光芒。整个世界一片漆黑,自己很快就会被他们带入这片黑暗中,最后被彻底吞噬。

他想要喊救命,但是又不敢。那两把刀子就顶在那里,如果自己叫喊,肯定会遭到毒手。再说就算喊又有什么用呢?这些人做事驾轻就熟,肯定不是第一次。自己喊人,也不会有人帮自己,做这些也是徒劳。

一个乞丐拿出了麻袋,朝着张晓珂兜头罩过去。

张晓珂绝望了。

他知道,只要麻袋把自己罩住,自己就失去了所有的机会。

自己要死了,再也回不到现代社会。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再也见不到其他亲人。

他的鼻子一酸,眼泪落下。黑暗从天而降,即将把张晓珂完全吞噬。

就在张晓珂的心即将沉入谷底的刹那,在他眼前,光明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