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肆!”

韩浩泽所指向的前辈,正是挨训了的刘刚,一听这新来的气象分析师说自己今晚要出车祸,而且会死,这谁受得了?

只见刘刚拍案而起,眉头拧成一团,指着韩浩泽的鼻子说道:“怎么说我也是公职人员,你当众咒骂,可知后果?”

不管怎么说,他刘刚都是后勤保障科的科长,虽然官不大,但也不是一个毛头小子可以当众触他霉头的!

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些年,刘刚才有了今天的位置,这还没干上两年呢,没想到在这儿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当众给诅咒了,这口气他委实咽不下去。

本来今天的安全例会走走形式就可以了,刘刚怎么也没有想到半路竟然杀出来这么一个玩意儿,让他挨了领导的一顿批不说,还当众咒他,这能不让他发火吗?

“够了!”

王局打断了刘刚的话,道:“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了,大家做好紧急预案,在没有接到我的通知之前,明天的马拉松活动,正常举办!”

将笔帽装上,王局合起会议本,没有在理睬前来劝说的韩浩泽,道:“好了,散会!”

有了王局的这一声散会,众人五味杂陈地看了一眼韩浩泽,然后紧随王局的身后离开,唯独刘刚留在会议室内,眼神不善地看着韩浩泽。

韩浩泽也不恼,也没有为刚才未能成功劝说到王局改变主意而懊丧,这些事情,他相信自有因果,他做了他所能做的事情。

如果韩浩泽强行劝谏的话,八成会被人当成捣乱的给撵出去。

“小子,你有种,过了今晚,你就会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

点燃一根烟,刘刚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用脚抡灭,甩下这句话,就朝门外走去。

“有这撂狠话的功夫,不如跟你家里人打打电话,交代一下后事……”

韩浩泽丝毫不为所动,他又不是被吓大的,更别说,他已经知道这个人的结局了,死人一个,还有什么可怕的?

至少目前,刘刚的结局没有出现更改。

“哼……”

刘刚的脚步停滞了三秒钟,心里不置可否的浮现“大言不惭”四个字,然后离开了会议室,边走边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出去:“杨秘书,我要他的资料,半个小时后给我。”

会议室的人都走光了,韩浩泽自然也不会留在这里。

一路匆忙赶来,他的午饭都没有吃,好在摩根大厦旁边就有一家肯德基,刚好可以解决肚子问题。

现在才五点,距离验证韩浩泽所言真假的七点半还需要个把小时,刚好让韩浩泽整理一下自己的大脑信息。

各项参数都没有什么明显变化,唯一有变动的,就是疲劳值这块了。

由最开始的100,变成了30。

这一点韩浩泽有注意到的,就是在集中注意力观测事务或者人,进行四维建模,一次会消耗掉10点疲劳。

“这挂开的也太爽了,上帝视角就是牛逼,只是不知道这疲劳值怎么恢复。”

韩浩泽吮了一口手里的鸡翅,别看这种鸡翅只有三岁小孩巴掌那么大,一只就要12元,这对于每天吃食堂三块钱一顿饭的韩浩泽来说,已经够奢侈了。

“咦!我怎么没有想到!”

韩浩泽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声音很大,引得旁边的人纷纷投来奇异的目光。

为了避免被别人当成神经病,韩浩泽几口就把最后一块汉堡塞到嘴里,拍拍屁股就离开了这家店。

从今天醒过来,他就沉浸在这个越狱的大脑中,不断地摸索,尝试熟悉它的机制和规则,但却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点。

他这个越狱的大脑拥有者,而不是这个越狱大脑的操纵者。

他完全没有必要这么着急去提升各项参数,来进化这个大脑,现在更应该做的,是利用这个逆天的家伙,改善自己的生活!

是的,改善生活。

这四个字,对于之前的韩浩泽来说,那简直是天方夜谭,身为贫困生的他,为了给女朋友赵梦溪买个她念叨了很久的苹果新款手机,不惜去借网贷,结果遭遇了校园贷、套路贷。

原本一万块钱的贷款,到手不足八千块钱,利滚利却到了十多万!

在韩浩泽找各种理由借遍了亲朋好友之后,任然堵不上窟窿,家里把老房子都卖了也顶不住。

眼看雪球越滚越大,韩浩泽铤而走险地去骗一个学弟,拿他的助学金去地下股市赌一把,结果赔个底儿掉!

还不上钱的韩浩泽,这才被人扔进冰冷的护城河里。

讽刺的是,当赵梦溪看到韩浩泽拿来低配版的苹果手机,在她生日那天,当着所有的闺蜜的面声势浩大地送给她的时候,直接摔在地上,扭头就走。

韩浩泽一直没有搞明白,为什么当时她那么生气!

现在脑子被这护城河的水这么一泡,好像一下子惊醒了似的。

那阵仗,搞得跟个求婚一样。

送个戒指项链什么的,不为过吧。

送个手机?

韩浩泽清楚的记得,当时赵梦溪拿了个新的苹果手机,比他送的阉割版苹果,要好很多。

也难怪她生气了。

“呵,我是这么舔狗的吗?”

韩浩泽手里的拳头捏的很紧,若非大脑越狱,他也发现不了赵梦溪跟马浩的龌龊事情,一念及之前跟在赵梦溪面前嘘寒问暖的那个屌丝样,韩浩泽就想抽自己一巴掌。

真贱!

不过,这些都过去了。

“以前的韩浩泽,已经死在昨天的护城河里了,从今往后,这个世界,将由我主宰!”

韩浩泽抬头看了一眼天边的落日余晖,是今日的谢幕,也是新的开始。

说着,韩浩泽就屁颠屁颠的朝着街道尽头的彩票店跑去。

和硕酒店,西虹市最高级别的酒店,这个酒店不对外开放,门口有专门的武警把守。

是专门宴请各地领导或者富商巨贾的特殊饭店。

听说这里的饭菜都不标价,全部免费,一切开销都由特殊单位全权报销。

此时,最大的宴会厅里,一桌十八个人,十七个人轮番给为首的王有明敬酒,现在轮到他旁边面颊微红、身穿黑色低胸晚礼服的王莉莉了。

“莉莉,明天的马拉松,可是我西虹市的一大盛事,这天气……”

虽然是在酒桌上,不方便聊公事,但王有明一想起他老爸的话,心里多少有些疑虑。

“王局,您就放一百个心好了,明天咱们西虹市绝对是个晴天,我用我的专业向您保证,要是不准,我任凭你处置!”

说着,王莉莉往王有明的身前靠了靠,一双大白腿晃的人有点晕,身上的香水味儿愣是熏得王有明有些睁不开眼。

“是啊,王局,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别听一个外人瞎咧咧!”

活动举办方的马英明端起酒杯对着王有明说道:“我敬您一个,先干为敬!”

一口就下肚,引得周围人连连叫好,众人的目光也看向王有明,意思在明显不过了。

“明天要是下雨,我就把裤子脱了跟他们一起跑马拉松,哈哈哈哈……”

身为投资方的姜应文一脸戏谑地说道,在王局这边跟他撇清关系的时候,众人嘲讽和不屑一顾的神色就浓厚多了。

有了众人的劝说加吹捧,王有明这一杯酒也就直接下肚。

也是,一个不知道哪儿来的毛头小子,竟然敢质疑专业的气象团队,就他们的那一套气象观测工具,就花了大几百万,哪是他那点口舌之利能媲美的。

不过,这小子得罪了刘刚,还敢威胁我,等这事儿了了之后……

就在众人推杯换盏、兴致盎然地时候,杨秘书踩着黑色的细高跟,“砰”地一声推开了包间的大门。

“王局,您的紧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