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掉电话,谢过老人,韩浩泽便扫了一个共享单车,朝着摩根大厦骑去。

“韩浩泽,你晚上别回来了。”

宿舍里跟韩浩泽玩的比较好的王朗打来电话:“马浩叫了几个社会上的混混,晚上准备盯你,你小心点!”

“知道了!”

挂掉电话,韩浩泽把单车骑得飞快:“睡了老子的马子,还想揍老子!等我完成这个任务之后,让你知道谁才是爸爸!”

马浩是个典型的富二代,仗着有钱可没少欺负他们宿舍三个,女朋友换的比谁都勤,要不是韩浩泽的大脑越狱了,也不会发现这王八蛋竟然把赵梦溪给睡了!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赵梦溪这样的女孩子,竟然也会看上他,自己真是瞎了眼了!

不过,这些事情都要往后放,韩浩泽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四点的那个安全事务例会,如果他不能阻止的话,那明天西虹市就会上社会头条,紧接着就会有各项不好的事情发生。

如果韩浩泽不能阻止的话,那他就无法改变这次的实验走向,最后的结果也会跟之前的98次一样,随着人类的毁灭而结束。

这样的事情,韩浩泽决不允许发生!

既然上帝给他开了这一扇窗,提供了这个BUG,他就要带着大夏国立于危难之中,将人类延续下去。

令韩浩泽所庆幸的是,他生于大夏,长于大夏。

与其他国家所不同的是,大夏国从不缺能人志士,也不缺一心为民的精英人群,经过多次劫难的大夏人民不仅站起来了,更比世界其他国家更为团结一心,众志成城!

韩浩泽想好了,只要自己多完成几个任务,就能点更多的先知点,就能预测更多的自然灾难,那就能劝说更多的领导人,挽救更多的生命!

从没有想过做过英雄的韩浩泽,这一刻,却因为生于大夏,长于大夏而有了强烈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无论如何,这个安全例会,韩浩泽都要全力阻止!

“王局,各部门领导都已经就位了,会议可以开始了!”

身材高挑性感的杨秘书在王局长的身边小声提醒道。

在座的七个人都是百忙之中抽时间过来参与这次例行公会的各部门领导,会议交由西虹市旅游局的王局主持。

“再等等!”

还没见到那个要求与会的神秘人,王有明竟然破天荒的打破原则,让会议延迟开始,或许是因为那小子一本正经说的三点后果吧。

虽然极有可能是空穴来风和夸大其事,但王有明不能不相信自己老父亲的判断。

别看他已经坐到了这个位置,对于官场来说,在他父亲面前,还是个雏儿,单单是识人这块儿,眼力劲就差远了。

同时王有明也很好奇,到底是哪个学士泰斗,竟然能让父亲如此推崇?

他所认识的气象专家,好像也没有人莅临西虹市这个小地方吧?

“王局,场地布置那块还得我去盯一下,你看咱这会议,要不开始吧?”

已经过了约定时间的半个小时了,王有明这边还没宣布会议开始,下面的人早就按捺不住了,还是一个比较年长的活动举办方开口道。

“再等等!”

王局看了一下手表,心想着是不是被这个小子给耍了,自己从来不迟到的,竟然被人给摆了一道!

这不是存心让我在属下面前丢人吗?

“不用等了,我来了!”

在杨秘书的带领下,韩浩泽迈着从容的步子走进了会议室,瞬间引起众人的注意,不少人都皱眉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

今天的安全事务例会,按理说就他们八个人,怎么又来了一个人?还带着黑色的口罩?

“抱歉,楼下的保安愣是不让我上来,还是这个大长腿的小姐姐让我进来的!”

韩浩泽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自己迟到的原因,众人狐疑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问道:“杨秘书,这个人是?”

杨秘书也是一脸懵地看向王有明,刚才就是王局让他下去接一个客人上来的,至于这个客人的身份她也不清楚。

“这个人是我请来的气象……方面的实习生,准备请他跟我们讲讲明天西虹市的气象问题!”

王有明也是一个随机应变能力超强的人,让他说眼前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家伙是气象专家,打死都没人信吧!

“王局,气象有什么好讲的啊,天气预报上都说了,明天西虹市是个大晴天,正适合跑马拉松,还用得着问一个实习生吗?”

活动举办方的马英明有些不屑,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跟他们讲气象,这不是来丢人现眼的吗?

“是啊,王局,我们气象部门的同事可是再三检查分析了明天我们西虹市的天气情况,不会存在异常天气的问题,没必要问一个外人吧?”

气象部门负责人王莉莉毫不客气地说道,对于王局安排一个气象实习生过来,王莉莉非常的不满,这不是质疑他们气象部门的能力吗?

“此言差矣!”

面对众人的质疑和嘲讽,韩浩泽表现出远超常人的胸襟气魄,道:“明日西虹市确实是晴天,但松山位于西虹市最南端,那里是丘陵山脉地形,松山的平均海拔有一千六百多米,这不是能以单纯的西虹市的气象条件来分析的!”

“再加上,明日南方会有冷空气路过,在松山会形成强冷对流,造成局部大暴雨天气,以松山的海拔高度,极易造成山体滑坡,这个时候进行马拉松,怕会出现大问题!”

“一派胡言!”

韩浩泽的话还没说完,活动举办方的马英明就打断了韩浩泽的话,开口道:“你一个实习生能有咱们专门的气象部门的人预测的准?拿你的业余爱好去挑战权威专业?别说你没有这个资格,就算你有,你也担待不起!”

“你知道这次马拉松我们投了多少钱吗?这个损失你承担得起吗?”

投资方姜应文一听韩浩泽这话,也忍不住的补充道。

这次的招商引资,加上活动筹备,她可是砸了不少钱进去,原定的时间马拉松不能跑,你让她得损失多少钱?

“安静!”

首座的王有明用食指关节敲了敲桌子,让众人按捺住不满,看了一眼会议大厅正中间的韩浩泽,说道:“我们不能因为利益而忽略所存在的风险,尽管只是假设之中的!”

“刘刚,后勤保障里面可有把山体滑坡考虑进去?”

面对王有明的询问,刘刚额头冒汗地说道:“王局,我们没考虑到会下雨的情况,自然也没有准备山体滑坡的预案!”

啪!

水笔被王有明重重地拍在桌上,怒道:“你身为后勤保障方面的负责人,这点安全意识都没有?还有脸来开这个会?”

“王、王局,我们是查了天气良好,才没有做这方面的预案的!”

刘刚有些委屈道:“您不能听信外人的一面之词,就否定我们的工作啊!”

“这是外人不外人的问题吗?”

王有明怒道:“不管明天是不是晴天,今天这个预案,就算你们全体通宵达旦加班,也得给我做好!明天活动前我没看到审批,你这个组长就不用做了!”

“是!”

刘刚斜着眼睛狠狠地剜了韩浩泽一眼:“保证完成任务!”

想不到后勤保障组组长都被训了,旁边与会的几个人顿时有些胆怯了,难不成这站在大厅中央的不速之客,是王局的什么人来着?

有了这样的猜测,众人在看韩浩泽的眼光就有些变了。

训完刘刚,王有明的目光看向韩浩泽,道:“你让我们如何相信你?”

“简单!”

韩浩泽的目光盯在刘刚身上,语惊四座道:“晚上六点左右,这位前辈若是没出车祸而亡,我愿以造谣罪名,听凭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