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一点,华南证券交易所的门口照例迎来了一个五十出头的老人。

每一个股市交易日的下午,这个胡子头发全都白了的老人就会戴着他的老花镜,在交易所大厅的桌子上对着墙上红红绿绿的数字研究几个小时。

其中有一只股票被他重点标记,只是看着一直绿而不断的摇头。

“安诺股份,下午1点15分,会出现大幅拉升,最后收盘价涨停。”

老人的耳旁响起这个声音,让老人笑了笑:“小伙子,一看你就没有炒股经验,你看安诺股份的通告没有,公司股东大规模减持,股票今天一直在跌呦!”

确实,安诺股份自上午9:30开盘,几乎跌停,卖方势力碾压买方,而且喘不过气的那种,主力资金净流出超3亿,但凡炒点股的人都知道,这类股票决不能碰,会亏得裤子都没得穿。

“如果有人在做局呢?”

说话的小伙子不是别人,正是从医院赶来这里的韩浩泽:“安诺的盘子很小,今年公司的收益再创新高,这个时候减持表面上看是股东套现,让利股民,实则是外部集团环伺,让他不得不找个金主金蝉脱壳!”

“小伙子,我炒股这么多年,要是这安诺股份能涨,别说涨停,就是涨一个点,我就把这个本子给吃了!”

老人拿着自己厚厚一叠有些泛黄的本子,信誓旦旦地说着。

“您呐,也不用吃这个本子,如果我说对了,您就答应我一件事,放心,这件事动动嘴就能完成,你看行么?”

如此自信的小伙子,老人很久没有见到了,不过想着自己算是股市里的前辈,应该让后辈知道股市凶险,就看了看手表,上面显示1:10分,距离小伙子说的时间还有五分钟。

就答应道:“好,要是你说对了,我就答应你这件事!要是你说错了,你得答应我,这辈子都别研究股市了!你这水平,进入股市都是韭菜!”

“哈哈,好,一言为定!”

韩浩泽的爽朗引起老人的好感,加上这小子很热心的给他弄了一杯热水让他好感顿生。

1时14分15秒,安诺股份跌幅达7.8%,老人笑了。

1时14分30秒,安诺股份跌幅达8.0%,老人摇了摇头。

1时14分45秒,安诺股份跌幅达8.2%,老人拍了拍韩浩泽的肩膀。

1时15分0秒,安诺股份跌幅回升至5.2%,老人的笑容戛然而止。

1时15分30秒,安诺股份止跌反涨0.5%,老人的目光变得呆滞。

1时16分0秒,安诺股份涨幅9.8%,老人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面掏出一瓶速效救心丸,一口咽下!

“小伙子,股神菲巴特都没有你这么牛啊!这都是怎么看出来的?”

老人浑浊的眼睛满是热泪,想不到今天能看到这么诡异的一幕,这安诺股份明明很正经的一家公司,怎么今天成为了一家妖股公司!

几乎是同一时间,各大证券平台开始通报安诺股份今日创下最大涨跌幅记录。

“不过是懂得一些分析罢了。”

韩浩泽挠了挠后脑勺,道:“老爷子,现在可以告诉我,您儿子王局长的电话吧?”

“你是?”

老者的神情从崇拜骤然变成警惕,他来这个交易所这么长时间了,也没人知道他是现任西虹市旅游局局长的老爸!

这小子年纪轻轻的,怎么会知道这个?

“您不用担心,我只是一个气象分析师,之前看新闻报道说,松山要举行马拉松,我观察到了一些异常状况,想跟王局长反馈一下气候现象!”

“啊?”

老人被韩浩泽的话惊得一愣:“你还懂气象啊?”

真是后生可畏!

在韩浩泽的指点下,老人在重金买了另外一只股并且看着它上涨到收盘之后,这才把自己的老人机拿出来,拨了一个号然后把电话给了韩浩泽。

“喂,爸,有什么事吗?待会儿我就要去开会了!”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韩浩泽这边笑了笑,道:“王局长,昨天晚上10点到12点的事情,您还有印象吗?”

一听到电话那边是个陌生的声音,加上这莫名奇怪的内容,王局长的声音蓦然变得异常严肃:“你是谁?怎么在用我爸的手机?”

“放心,你父亲很安全,我不过借用了一下他的手机。”

韩浩泽故作深沉地说道:“如果不想昨天晚上的事情登上明天的报纸,待会儿的会议,必须让我参加!”

“让你参加?”

如果不是担心老爷子的安全,王局长真想破口大骂一句,你算老几?

“对。”

韩浩泽自我介绍道:“我是一名气象分析师,有重要的发现通知你们,详细情况,需要我在会上与你们沟通。”

韩浩泽很清楚,大脑越狱所提供的信息基本不会出现错误,而王局长即将参加的是明天的松山国际马拉松安全事务例会。

本来这个例会只是走个过场,但这是活动前最后的一个会议,韩浩泽要想完成离开医院生成的脑力任务,必须通过这个会议!

可是他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哪有机会接触这些社会高层?更没有资格参与这种级别的会议!

想要阻止他们这项活动,只能通过这种有点下三滥的办法!

“如果我不同意呢?”

王局长有自己的担忧,如此莫名其妙的一个人,放他进入大会里面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准!

“那会发生三个事。”

韩浩泽神情不变地说道:“一,你会成为西虹市的焦点人物;二,你会为某次重大安全问题担负权责;三,至少十年,你才能重见天日!”

“你威胁我?”

王局长的声音里面蕴含一丝杀机,还不得韩浩泽回话,旁边的老人就把手机拿了过去:“狗蛋,你就听这小子的话,他可有点东西,值得信赖!”

听到老人的这句话,韩浩泽差点忍不住地笑出声了。

谁能想到,堂堂西虹市旅游局局长,会有如此接地气的小名!

“下午四点,摩根大厦16楼。”

王局长的语气带着明显的不耐烦:“你要是敢在会上弄什么幺蛾子,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悔不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