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前,诺贝儿奖评选组组长把奖杯送到韩浩泽的门口,被他转身卖给了收破烂的老头,换了一张两块钱的钞票买了根烤香肠吃。

一个星期前,合众国秘书长阿西巴发表全球讲话,表彰韩浩泽为全球和平所做出的巨大努力和贡献,并宣布他将获得的奖金全部捐给神油国修建厕所。

三天前,股神菲利克斯斥资三千万打通各层关系,要到了韩浩泽的微信联系方式,表示愿意花十五亿请他共进晚餐,却被他以没空的理由无情拒绝。

一天前,M国军方领袖特洛夫致电韩浩泽,询问欧亚板块的军事布局,以及往后政事安排,被韩浩泽甩下一句,别惹大夏,其他随便搞给敷衍打发。

要说这韩浩泽是何许人也,难道就没缺点吗?

倒也不是,比如他到现在都改不掉爱吹牛的毛病。

不然他也不会靠他那张嘴把别人的助学金骗来炒股,这不,老天都看不下去了,让他赔个底儿掉,直接被人给扔在冰冷的护城河里!

若不是刚好有冬泳的老大爷及时把他给送进了医院,他这个旱鸭子早就成为河底的一堆烂骨!

「叮!检测到宿主的不要脸系数爆表,大脑超频系统强制绑定中……」

这是什么声音?

宛如机械合成的话语,在韩浩泽的脑海里响起,随即他看到了自己脑子里面一块电子显示屏一样的东西,以及上面的一些参数值:「越狱者:韩浩泽」

「可分配脑力点数:10点」

「体力:3」

「精力:5」

「先知:0」

「疲劳值:100」

「进化度:0%」

下面还有一些“*”表示未解锁属性的符号,当即一个弹框,问韩浩泽是否立即分配脑力点数。

旁边还附带了一个提醒,每10点脑力值可以进阶一段并同时解锁一项能力,共计九个段,数值上限为99。

脑力值的获取方式可以是完成随机触发的脑力任务,或者采取改变历史进程的方式。

“这什么游戏?这么逼真!”

误以为进入了游戏界面的韩浩泽下意识地把十点脑力值全点在先知上,而后一股子信息导入韩浩泽的脑中,让他的大脑直接宕机!

「先知脑力值为10,进阶为一段」

「恭喜解锁:三日预知功能」

“这……”

韩浩泽缓缓撑开眼皮,看着逐渐旋转到慢慢清晰的天花板,他知道,自己死里逃生之后,竟然开了挂!

就在刚才,他的大脑像是手机一样,越狱了,而且是唯一一个人脑越狱者!

手机越狱,可以修改各项参数,人脑越狱也一样,也就是刚才韩浩泽所接触到的脑海里的这项数据面板!

这有点像是网络小说上的系统,但那些不过都是一些屌丝YY出来的东西,他这可是实打实的真人真事!

原来,人脑一旦越狱,竟然能够修改自身机能,看到一些原本看不到的东西!

普通人只能看到的三维世界,但在韩浩泽的眼中,随着「三日预知功能」解锁,竟然能够看到四维,也就是带有时间轴的真实存在!

所谓的三日,就是昨日,今日以及明日。

而且不限人或者物,只是受限于疲劳值!

比如眼前的天花板,昨天因为冷气泄露而弄得一片潮湿,弄脏了他所躺着的这张床!

而且,这还不算是最恐怖的!

韩浩泽发现,自己现在所处的世界,竟然是高维生物塑造的一个虚拟现实世界,为的就是收集实验数据。

那他所存在的这个世界,到底是有血有肉的人际社会,还是一个游戏一样的数据建模?

“管他呢,既然我能看到这些,老子就是全人类的神!”

想着脑子里的大脑越狱系统,韩浩泽兴奋地大喊出口!

既然上天给了他韩浩泽一个BUG,他就要把之前吹过的牛逼给续上!

看谁还敢瞧不起他,看谁才是真正的爸爸!

“看吧,我说这小子没事儿,你看他喊得多带劲!”

头部传来的剧痛,疼的韩浩泽一个龇牙咧嘴,旁边的女友赵梦溪赶忙上前帮他揉了揉太阳穴,同时给了马浩一个白眼:“少说两句,你俩还好哥们呢,净说风凉话!”

“浩泽,你头还疼吗?”

赵梦溪满脸心疼地说道:“刚才听马浩说你进医院了,可担心死我了,还好,医生说只是小伤,休养两天就好了!”

“没事。”

韩浩泽看了女友赵梦溪一眼,迟滞了一下,然后避开赵梦溪的手,目光被电视机前的新闻播报吸引了。

“作为首次举办国际马拉松的城市,西虹市旅游局负责人称,这次马拉松将围绕松山进行为期一天的登顶活动,届时会充分带动当地旅游业的发展,有关部门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来承接明日比赛的人流量。”

“不行,要出事,我一定要阻止它的发生!”

韩浩泽所处的城市正是西虹市,这边要在松山举行马拉松也是他才知道的信息。

本来这是一件幸事,但是越狱的大脑却提醒他,明日松山会突发降雨,造成部分路段的山体滑坡,造成21人死亡的严重后果!

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改变了,是不是就可以获得脑力值了?

一念及此,韩浩泽不得不告诉有关部门!

“唉,浩泽,你去哪儿?你伤还没好呢!”

赵梦溪见韩浩泽说着胡话起身准备离开病房,慌忙伸手去拉他,却被韩浩泽一巴掌给打掉了。

“你别碰老子!”

韩浩泽给了赵梦溪一个狠厉的眼神,吓的赵梦溪退后了两步,泪眼婆娑地问道:“你凶我?你之前不是这样的!”

从大一认识到现在,快两年了,韩浩泽一直对赵梦溪百依百顺的,什么时候这样凶过她?

“凶你怎么了?”

韩浩泽语气不变,看了一眼旁边的马浩,在看向赵梦溪怒道:“亏老子把你俩当成我最好的朋友和另一半,想不到你们竟然背着我做这样的事情!对得起老子?”

“从今往后,你马浩,不再是我兄弟,赵梦溪,你也不再是我女朋友!”

说着,韩浩泽就把赵梦溪送给他的廉价手表给狠狠地摔在地上,碎成渣。

“浩泽,你、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说什么胡话呢?”

赵梦溪的俏脸上浮现出不自然的神色,以为是韩浩泽被丢进护城河后出现了遗症,赶忙上前拦住他,准备让马浩去喊医生。

“给老子滚!”

韩浩泽推了一把赵梦溪,若不是马浩在旁边接着,赵梦溪肯定摔倒在地!

有些于心不忍地回头看了一眼,韩浩泽还是狠了狠心,申请决绝地离开了病房。

“这小子老子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梦溪,你放心,等他回去了,老子找人把他在揍进来!”

马浩香玉满怀地心疼道。

“马浩,你说咱们俩的事,他是不是知道了啊?”

赵梦溪于心有愧地问道。

毕竟跟韩浩泽处了两年的男女朋友,本来今天准备跟他说分手的,没想到反倒是被他踹开了,虽然都是分开,但心里实在是窝囊、不好受!

“哼,知道又怎么样?”

马浩不屑地说道:“一个臭屌丝,还真以为老子会把他当朋友,要不是为了得到你,老子会跟这种人混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