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接过电话的王有明声音突兀,脸色更是阴晴不定。

“刘科长是在回公司的路上出的事儿,大罐车侧翻,人当时就没了……”

电话那边的工作人员语气上充满了惋惜之色,这让正在酒兴头上的王有明,瞬间冷汗直冒。

旁边有个没有眼力见的项目合伙人举起酒杯向王局敬酒道:“王局,感谢照顾,这杯酒,我敬你!”

啪!

王有明直接把桌子给掀了:“喝个屁,都给我滚回去,明天的马拉松不跑了!”

“啥?不跑了?”

身为投资方的姜应文一脸懵逼,这说的好好地,怎么说不跑了就不跑了?

这个电话到底是谁打来的。

发生什么事儿了?

王有明也没有给解释,而是甩身就走,留下一地狼藉和错愕之中的众人!

“杨秘书,不惜一切代价,查清楚今天下午来的那个小子的身份!不管他在哪,就算是掘地三尺,也得把他给我找出来!”

司机一脚油门,朝着医院开去,车上的王有明一道道命令发出去,事关重大,他不得不小心谨慎。

这让他想起了这小子跟他打电话时候提到的三点内容。

如果明天的马拉松,真的出什么事儿了,他王有明就算是有三个脑袋,那也是担当不起的。

那毕竟是国际赛事啊!

不仅是松山市的政绩考核项目,更是事关国家体面的问题!

容不得半点闪失!

想到这里,王有明紧忙地给他老爸打个电话,想要问问韩浩泽到底是何许人也。

想问问他是怎么认识这个人的。

可是,电话一直没有打通……

“现在插播一条临时资讯,因我市气象部门专家预警,明日西虹市松山部分会出现局部降雨,我市筹备多日的国际马拉松比赛,原定于明日开跑,现已取消,具体开跑日期另行通知,望广大市民悉知!”

街头的一家彩票店里的电视机播放着这条资讯,彩票店穿着白色背心的老板跟彩迷们吐槽:“天气预报都说明天是个大晴天,还下雨,这气象专家是吃多了撑着的?”

“可不是嘛,这一天天的这么热,怎么可能下雨,现在的专家,就是喜欢扯淡!”

彩民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的热情高涨,唯独角落的一个小青年,忙着玩他手里的刮刮乐,对外界的事情充耳不闻。

仿佛一切他都早已知晓了一般。

其实,在众人看到这个讯息的之前,韩浩泽就已经察觉到自己大脑的属性面板有个数值增加了。

脑力值:5。

是的,从韩浩泽在先知上点了全部的10点之后,韩浩泽的脑力值又增加了五点。

其中,最后一点,就是在刚才增加的,也就是众人看到的,明日的松山马拉松取消。

如果韩浩泽没有猜错的话,这五点脑力值,至少是改变了五件事。

第一点,是炒股的那个老头。

第二点,是原本打算走个形式的安全例会。

第三点,是韩浩泽此刻坐在彩票店里面刮刮乐。

第四点,是取消了松山的马拉松比赛。

至于这第五点,韩浩泽想着,应该是改变了某个姓王的局长的命运吧?

算不上未卜先知,韩浩泽只能暗自惊讶于这个系统的牛逼!

“老板,刮刮乐2张三等奖,2万块钱,还有这个快三的,一共五万,不要现金,走我的威信钱包。”

韩浩泽忘不了离开这家彩票店的时候,店老板那瞪的比鸽子蛋还要大的眼睛,虽然他的彩票店开的大,中奖的人也很多,也有人中几十万的大奖,但是一个人能连续中三个中奖,这还是第一次见。

不过在店老板要联系方式的时候,被韩浩泽给婉言拒绝了。

“看来下次,得找不同的店兑换奖金了。”

看着微信上面的五万块钱,一股子幸福感涌上韩浩泽的心头,还是兜里有钱踏实!

找到王源的聊天窗口,韩浩泽直接给他转了5000块钱过去,其中四千五百块钱是韩浩泽骗他的助学金,剩下的五百块钱,权当是对他的补偿了。

现在的韩浩泽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穷屌丝了,有钱不还,那是王八蛋。

“咦,韩哥你哪儿搞到的钱?坑蒙拐骗的钱,我可不要!”

王源正在线上,看到韩浩泽发来的转账信息,心里虽然惊讶,但还是没收,转了过去。

“源子,放心,这钱干净,你就先拿着,兄弟我发达了,不会忘记你对我的好,今后你就跟着哥,哥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韩浩泽的名声在他的那个圈子里面已经臭了,没什么人跟他接触,唯一能跟他说得上话的,就只有舍友王朗,跟他这个同病相怜的王源了。

不过王源跟韩浩泽不一样,王源虽然家庭条件不太好,但是读书特别聪明,脑筋特别好,年年拿学校的奖学金、助学金,跟喜欢好高骛远完全不考虑自身经济状况的韩浩泽,完全不同!

“谢哥的好意了,你还是先留着自己用吧,我手里还有一些生活费,够用。明天晚上同学聚餐,每个人100,你先拿着吧!”

王源知道韩浩泽的情况,欠一屁股债,虽然不知道他哪儿搞来的钱,但是能够在第一时间转给自己,王源还是挺感动的。

“同学聚餐?我咋不知道?”

韩浩泽一愣,怎么说,他也是新闻系三班的学生,怎么同学聚餐,都没人跟他说一声?

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啊?你不知道?”

王源有些诧异,他本来不想去的,可是班长说这次聚餐是全班同学都得参加的,迫于无奈,他只能参与了。

“会不会是,怕你交不起份子钱?”

王源在电话那边,小声翼翼地说道,尽可能的维护韩浩泽那不可一世的自尊心。

新闻系三班的人都知道韩浩泽屁本事没有,除了吹牛,就是他那可笑的自尊,谁碰谁炸。

“老子交不起份子钱?”

韩浩泽顿时火冒三丈:“老子像是交不起份子钱的人?”

“可是,前面几次,你确实没有给钱啊,后面还是我,我给的……”

电话那边的王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

“好,很好。”

韩浩泽冷哼一声:“这肯定又是班长陈婉蕊搞的鬼吧,看着吧,老子明天不仅要去,老子还要风风光光的去!让这群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给老子好好睁开眼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