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我的天!发生了什么事?”

  “到底谁干的,手段如此残忍!”

  “哼!没听紫火城主说么,龙光主城叶无缺!”

  ……

  带着极度震惊的语气,窃窃私语在数十名通过第一阶段的修士当中响起。

  而目睹昏死过去近二十名年轻修士的惨状,百大城主当中的好几位城主瞬间变色,因为当中正有着他们主城选出来的天才。

  “咻”

  两道人影迅速从天而降,一男一女,男的身材高大,眉黑如墨,中年模样,女的身姿丰腴,发髻如莲,三十多岁的模样。

  这二人男的乃是流云主城城主,女的乃是净莲主城城主,流云城主擅长医道,净莲城主擅长炼制丹药,都是疗伤的高手。

  此刻流云城主的脸色很不好看,因为他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爱徒沈玉树,掠身上前的流云城主先是检查了一下沈玉树的情况,随后再一一检查另外昏死过去的年轻修士,最后脸色阴沉的都快滴出水来。仰头一眼望向叶无缺,眸光有些冷冽,很显然他信了之前紫火主城城主周烈阳的话,认为这一切正是叶无缺所为。

  立于虚空之上的叶无缺顿时感觉到自己仿佛被一只恶龙盯上,从下方流云城主的目光当中,叶无缺感觉到一股窒息般的压抑,似乎只要流云城主稍微动一下手指头,就能将自己碾死。

  然而就在下一刹,一道高大的人影突然挡在了自己身前,那股窒息般的压抑顿时消失不见,松了一口气的叶无缺抬眼望去,看到了一张带着安慰的熟悉笑脸。

  “启禀二城主,这近二十名年轻修士个个体内筋脉寸寸断裂,元力暴走,已经无法治疗,全部成为了废人。”

  最后一句话,流云城主几乎是用牙咬着说出来的。

  另一半,净莲城主依次喂食了这些昏死过去的年轻修士们一人一粒疗伤丹药,秀美微蹙,显然造成这些修士伤势的手段令她也是极度不喜。

  虚空之上的魏雄目光微凝,听到流云城主的汇报,目光扫过这些年轻修士,心中也隐隐生出了一丝怒意。

  他向来赏罚分明,也最铁面无私,极有原则,没想到这一届的百城大战中竟然发生如此惨烈的事,近二十名好苗子尽数成为了废人,这样的结果,作为第一主城的二城主,魏雄绝不能忍,一定要调查清楚。

  目光一转,魏雄看向了周烈阳,却发现后者一脸悲痛的看向抱着的周火。

  “紫火城主,你刚才说,这一切是龙光主城叶无缺所为?”

  听到魏雄发问,周烈阳身躯一动,阴郁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意,对着魏雄回道:“正是如此!此子心狠手辣!还请二城主绝不可姑息!”

  周烈阳斩钉截铁的话登时使得在场的所有人色变,包括另外的百大城主们,扫向叶无缺的目光也渐渐变了。

  “周烈阳,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说这一切是叶无缺所为,可有证据?若是没有证据,当着二城主和诸位城主的面,你就是在污蔑一个小辈,你还要脸么?”

  挡在叶无缺身前的高大身影开了口,正是龙光城主齐世龙。

  “你要证据?好!这些年轻修士浑身所受的都是刀伤,伤口犹如火焰灼烧,焦黑干枯,绝非一般的刀所能造成的,肯定是一把上品凡器,而我找遍整个元阳殿元阳殿,都没有发现任何刀的痕迹,只有一种说法,这件上品凡器被凶手给带走了。”

  周烈阳的这番话得到了许多城主的赞同,一把上品凡器对于这些年轻修士们来说,乃是极其珍贵的,会使其战力大增,肯定会无比宝贝,岂会丢掉。如此说来,从元阳殿内完好无损出来的这十一人当中,肯定有一个拥有这把刀,那么此人,必然就是凶手。

  不等齐世龙开口反驳,周烈阳又高声说道:“周火一身修为已经达到精魄境后期,论境界进入元阳殿中的人没一个是他的对手,他也是唯一有资格获得元阳传承的人!现在他却伤成这样,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被人偷袭,是一个他自认为对他没有威胁却有能力可以伤到他的人,此子的修为必然远远低于周火,却仗着上品凡器之利偷袭成功,而符合这种条件的只有一人,那就是龙光主城的叶无缺!”

  周烈阳先是说出了其余人身受刀伤,又扯上了周火,字字如刀,句句如剑,似乎认准了叶无缺,将一切都分析的有理有据,虽然稍微有些牵强,但却也不无道理。

  “周烈阳!你这是强词夺理!什么叫做周火是唯一有资格获得元阳传承的人!难道叶无缺就没资格得到元阳传承么?”

  周烈阳的话让齐世龙震怒不已,出口反驳。

  “红莲,青叶,白藕,你们姐妹三人都是从元阳殿内出来的,把你们看到的如实说出来,不许有半点隐瞒。”

  净莲主城的话突然响起,对着立于叶无缺身旁的莫氏三姐妹说道。

  “没错,红莲,你告诉我,玉树伤成如此模样,是不是这个叶无缺所为?”

  流云主城同样开口,但他的目光始终盯着叶无缺,极为的不善。

  一直被周烈阳散发出来的气势威压着,莫氏三姐妹不能开口说话,如今这股威压被齐世龙挡了过去,终于有了机会,莫白藕一脸怒容的第一个叫出声来!

  “师父!你们冤枉叶大哥了!这一切都是周火干的!是他把沈玉树和其他人伤成那样的!”

  小白藕的话立刻使得所有人的脸色再次变化。

  “三妹说的对,这一切绝非叶无缺所为,都是周火仗着从百元界内得到了上品凡器所为,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绝无半点隐瞒!”

  莫红莲对于周烈阳的嫁祸同样愤怒,立刻便为叶无缺争辩起来。

  而一直从未说过话的莫青叶也开了口,她的声音柔柔的,细细的,却十分的坚定,亦是表明叶无缺是清白的,都是周火所为。

  莫氏三姐妹如出一辙的话立刻使得周烈阳脸色微变,也使得众人有些搞不懂了,看莫氏三姐妹的模样,根本就不像是在撒谎,若她们没有撒谎,难道堂堂紫火主城周烈阳会去陷害一个区区的小辈?

  “哼!你们三姐妹从百城大战开始就和叶无缺结成联盟,共同进退,关系非比寻常,你们说的话自然帮向叶无缺,谁会相信!”

  似乎认准了莫氏三姐妹和叶无缺之间的关系,周烈阳厉声开口,语气极其辛辣。

  “紫火城主说得倒也对。”

  “没错,莫氏三姐妹和龙光主城的三人的确结成了联盟。”

  “一路行来,关系的确非比寻常,有为其掩盖此举的动机。”

  ……

  诸多百大城主开口赞同周烈阳的话。

  “胡说八道!你怎么能诬陷叶大哥?”

  小白藕都快要急哭了,小脸上满是委屈。

  “大胆!你敢这样和我说话!掌嘴!”

  “嗡”

  小白藕的话立刻使得周烈阳神色一厉,只见他右手虚空一挥,顿时一股劲力划破虚空,直直扫向莫白藕的右脸颊!

  “啪”

  一巴掌登时抽在了小白藕的右脸上,顷刻间便抽出了五道清晰的指引,俏脸上红彤彤的一片,显然周烈阳下手极为狠辣!

  “小白藕!”

  “三妹!”

  莫红莲和莫青叶立刻保住被一巴掌扇的身形不稳的小白藕,见小白藕右脸颊都肿了,二女顿时心疼的不得了,莫青叶甚至都急出了眼泪。

  “大姐二姐,你们别担心啦,二姐不哭,我没事的啦!”

  即便右脸已经痛的失去知觉,小白藕还强行挤出了一个笑容反过来安慰着莫红莲和莫青叶。

  “紫火城主,我的徒弟你什么时候有资格动手?”

  净莲城主一张原本看起来很温柔端庄的脸庞瞬间布满了寒霜,周烈阳在这么多人面前出手扇了莫白藕一个巴掌,根本就是不把她放在眼里。

  “哼!目无尊长,以下犯上!我只是替你教训一下罢了。”

  听到净莲主城寒声质问,周烈阳重重一哼,丝毫没有把净莲主城放在眼中。

  紫火主城作为百大主城当中排名前五的存在,周烈阳一身修为自然强大无比,远非擅长炼丹的净莲主城可比,自然不会将她放在眼中。

  “还请二城主作主,替这些小辈们讨回公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废掉叶无缺!”

  这句话周烈阳是一字一字的说出口,语气当中对叶无缺的杀意不加掩饰。

  将一切看在眼中的魏雄目光一动,看向了一直不曾说话的叶无缺,突然发现此子身上升腾起一股惊人的煞气,这煞气之强,连他都有些惊讶,而这股煞气的目标直指周烈阳!

  “倒是个挺记仇的小子……”

  凡事要讲证据,事情调查清楚之前,作为第一主城的二城主,魏雄不会妄下结论,旋即他对着叶无缺所立之处朗声说道:“叶无缺,你可愿意把你的储物戒给我一查,你放心,如不是你所为,任何人都无法污蔑你。”

  魏雄淡淡的话语响彻而开,传进叶无缺的耳朵后,他神色一动,目光微闪,最终还是取下了自己的储物戒轻轻抛了出去,旋即储物戒便被一股柔和的力量卷到了魏雄身边。

  “嗡”

  叶无缺顿时感觉到一股雄浑无比的力量进入到了自己的储物戒当中,而自己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

  储物戒一旦被炼化,别人是无法探查到储物戒的内部,除非原主人身死或者探查者修为高出原主人太多才能查探。

  魏雄的修为强出叶无缺不知多少,自然可以做到查探叶无缺的储物戒而不伤他。

  然而一个呼吸之后,魏雄神情一动,叶无缺的储物戒突然光芒一闪,顿时一股炽热霸道的气息横空出世,血烈刀忽然出现在了魏雄身前!

  “看到了吧!诸位都看清楚了吧!此道刀身炽热,气息霸道,为火系上品凡器!伤了这些年轻修士们的正是此刀!凶手正是叶无缺!小杂种!小小年纪手段便如此狠辣!就让我亲自出手废了你修为,以免将来你为祸世间!”

  “嗡”

  说出这句话的周烈阳双目厉然,老脸上闪过浓郁的杀机,右手朝叶无缺所在的方向一挥!

  一道如同燃烧着的巨大拳印横行现世,可怕的高温弥漫而开,向着叶无缺极速轰来,其内弥漫的恐怖力量足以轻易撕裂十个叶无缺!

  “周烈阳!当着我的面杀人!你敢!”

  “嗡”

  一直密切注意周烈阳的齐世龙一声大喝,右掌同样一挥,一道龙形光影蜿蜒虚空,爆发出无比磅礴的力量,与燃烧而来的拳印轰然相撞,磅礴的力量倾泻开来,足足蔓延数百丈!

  “哼!齐世龙,你以为我怕你不成!”

  “咻”

  化作一道流光冲天而起的周烈阳向着叶无缺所在的方向极速掠来,转眼便来到叶无缺周身一丈之内,速度之快让叶无缺根本无法反应!

  “可恶!这便是凝聚魂阳踏入了离尘境之后的力量么?”

  对于周烈阳的攻击,叶无缺也无法躲避,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周烈阳一拳向着自己轰来!

  “这个老匹夫根本就是想杀了我!”

  “嗡”

  齐世龙自然不会坐视叶无缺被周烈阳所伤,立刻出手,龙形光影蜿蜒而上,挡在了叶无缺身前!

  然而出乎齐世龙意料的是,周火轰出的火焰拳印骤然之间一分为二,其中一道被龙形光影拦下,另一道继续直奔叶无缺而来!

  “糟糕!”

  齐世龙暗叫一声不妙,这一击若是击实了,叶无缺必死无疑!

  “不好,是我用力过猛,失手了。”

  此刻欺身到叶无缺身前一丈的周烈阳突然大声疾呼,语气似乎极为的意外,然而一双眼睛却死死地看向叶无缺,分明在说:“小杂种,去死吧!”

  足以焚毁上品凡器的可怕火焰混合在拳印之上轰向叶无缺,叶无缺甚至连退都无法退!

  “嗡”

  正当叶无缺生死一线之际,突然觉得自己身上被笼罩了一股虚无飘渺的力量,随着这股力量的上身,面前那来自周烈阳的拳印明明就在他身前,却似乎隔开了无尽距离,宛如咫尺天涯一般再也无法伤他!而他却可以来去自如。

  “嗡”

  可怕的拳印最终力量用尽重新化为火系元力消散于虚空之上。

  逃过一劫的叶无缺心有余悸,面色都微微有些苍白,朝着魏雄所立之处望去,他知道这里可以如此轻易施展空间之力的唯有二城主魏雄一人。

  一拳落空的周烈阳老脸阴沉,原本他想乘此机会一举灭杀叶无缺,快刀斩乱麻,没想到魏雄竟然插手了,保下了叶无缺,这让周烈阳觉得无比可惜的同时心中隐隐闪过一丝不妙。

  “嗯?有人醒过来了!”

  “没错,还不只一个人!”

  “唉,就算醒过来,从此也废了。”

  ……

  原本都被周烈阳和齐世龙大战所吸引全部注意力的众人突然发现昏死过去的近二十名修士当中有几个在服下净莲城主的丹药后幽幽醒来!

  几声痛苦的呻吟响起,然而就在下一刹,这醒过来的几人竟同时嘶吼出了一句话,声音凄厉,犹如疯了一般!

  “周火!今日断我筋脉之仇,我若不死,此生与你不死不休!”

  “周火”二字清晰的从这几人口中传出,立时便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之中!

  c看e正》版(v章节|%上"酷X0匠(网》^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周烈阳的老脸之上!

  周烈阳心中的那抹不安终于变为了现实,阴沉的脸色霎时一变!

  不过周烈阳没有注意到距离他一丈之外的叶无缺忽然犹如一道幽灵一般带着满身煞气极速来到他的身边!

  一只右手高高举起,双目微眯其内寒意直冒的叶无缺对准周烈阳的老脸,抡圆了一巴掌重重的扇了下去!

  “啪!”

  随着这道强而有力的清脆巴掌声同时响起的还有叶无缺故作无辜的一句话:“不好!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