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卧在大地之上高有八百丈的古朴元阳殿入口处,突然间闪耀起灿烂的银色光芒,随着银色光芒的闪耀,其内走出了一道接一道的身影,如此循环,最终走出了互相搀扶着的十一人。

  为首一人,正是叶无缺,紧随其后的莫青叶搀扶着莫红莲和莫白藕,司马傲将一只右手搭在了林璎珞的香肩之上一瘸一拐的走着,闻着林璎珞身上的幽香,有些激动。

  纳兰嫣纤手抚胸神色莫名的独自前行,后面跟着的是神情活泼和外表木讷的天凤主城另外两个修士,只是二人神色当中都露出了劫后余生的庆幸;而最后走出的却是流云主城剩余的两个修士,这二人脸色苍白,目光却透着丝丝的悲凉。

  一行十一人,离开了元阳传承,停在了元阳殿的入口,静静站立着,望着这座古朴的银色石殿,目光当中满是莫名,似乎在回忆着这一行当中的惊魂。

  唯有叶无缺心中流淌着的是季元阳最后和他所说的一些话。

  叶无缺并没有看到,其中有几人的目光若有若无的落在了他的身上,饱含着由衷的感激和丝丝的敬畏。

  “轰隆隆”“嗡”

  就在此时,远方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天的波动,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那是…另一个传承之地!”

  莫红莲的声音带着一丝奇异。

  “吟……”

  一股无边的轻吟声就这么由远及近传荡而开,这声音落在叶无缺的耳朵中让他目光一凝,他甚至从中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波动!

  “这是无数把剑在齐齐颤鸣……”

  远远眺望而去,叶无缺看到了那座七八百丈高的陡峭山峰处,轰然弥漫开了一波又一波锋锐无匹的气息,犹如一柄柄散着三尺寒光的利剑高挂虚空,散发出无尽的剑气。

  “风采臣……”

  眸光中涌现出了一抹惊人的战意,叶无缺心中的热血竟然在这一刻受到这无边的剑吟所刺激,缓缓地沸腾起来!

  而刚才他所感觉到的一股熟悉波动,正是来自风采臣。

  “无缺弟弟,你怎么了?”

  带着一丝关心的女儿声响起,很显然莫红莲察觉到了叶无缺眼中的那抹战意,出口问道。

  搭着司马傲手臂的林璎珞也投来了一丝疑惑。

  “呵呵,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个强大的对手。”

  叶无缺轻轻笑着回道,只是他眼中的战意虽然暂时退去,但心中的炽热却如同烈火燎原般汹涌燃烧起来。

  “你果然也变得更强大了么?风采臣,还真是期待你我之间的一战呐……”

  带着战意和锋芒的话在叶无缺心中响起。

  百元界之外,白玉石台之上的虚空。

  负手而立的二城主魏雄右手一挥,天边将元阳殿和天百峰两处入口处画面尽收其中的巨大光幕消散于无形。

  “百城大战第一阶段,三天三夜的时间已经结束,诸位城主,随我一同进入百元界,确定第二阶段的参加人选。”

  威严雄浑的声音响彻八方,魏雄右手再度朝天边一挥,顿时一道巨大的光门现世,随之溢开了一股浩荡无边的虚无、飘渺之意。

  “嗡”

  空间之力席卷这方天地,光门之上闪耀着白色亮光,魏雄一马当先,化作一道流光第一个进入其中,紧随其后的是一百道闪烁着各异光芒的身影破空而上,正是百大主城的一百位城主。

  而那些被淘汰出百元界的失败者们也被各自主城的城主带入了百元界之内,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在一百位城主当中,有一个满头华发,面色阴郁的老者此时的神情极为难看。

  “嗡嗡……”

  正当叶无缺十一人注视着另一处传承之地之地时,天边突然辉耀起一股浩瀚无匹的波动,随之出现了一道巨大光门!

  无边的气势倾泻而开,几乎席卷了整个百元界,这股威压使得百元界当中所有的妖兽这一刻俱都瑟瑟发抖,匍匐于低,再也没有了平日里的凶恶和狂野。

  “百城大战第一阶段所限、三天三夜的时间,到此结束,留下来的小家伙们,恭喜你们……”

  威严雄浑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百元界,一道人影缓缓从巨大光门中走出,周身波动浩瀚无匹,正是二城主魏雄。

  再一次感受到这股虚无、飘渺的空间之力,仰首望天的叶无缺等十一人此刻的心情也微微有些激动。

  现出身来的魏雄负手而立,眼神犀利,依然宛如针锋刺芒,四方的脸庞上面无表情,唯有语气当中饱含了一丝赞赏。

  望向天边而立的魏雄,叶无缺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在经过元阳传承之后,叶无缺明白二城主魏雄必然也是一位将魄月转化为魂阳的离尘境大高手,且其修为之强大,不再全盛时期的季元阳之下!

  “嗡”

  也不见魏雄有任何的动作,虚空之上陡然间弥漫起一股沛然莫御的浩荡力量。这股力量横溢虚空,直直席卷向远处的陡峭山峰之处,转瞬之间便倒转而回,其内包裹了数十名修为强大的年轻修士,正是选择进入天百传承的另一批人。

  与此同时,叶无缺等十一人突然发现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就这么被一股莫测的力量托起身来,并在这股力量的控制下,向着天边的魏雄飞掠过去,最终和另外的数十名从天百峰内走出的年轻修士站在了一起。

  这是叶无缺第二次感受到身凌虚空的奇妙感觉,上一次是齐世龙带着他们来到白玉石台赶路时。这种站立于虚空之上的感觉让叶无缺心中生出无限的向往。

  “终有一天,我会凭借自己的力量傲立于这天际之上,云端之旁。”

  眼中的炽热一闪而逝,叶无缺对于更高深的修为和境界再度心生出无限渴望。

  这一幕不仅仅发生在叶无缺的身上,剩余的那些年轻天才的脸上亦是划过同样的神情。

  微微点点头,魏雄的目光深处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

  “嗯?”

  忽然间,叶无缺的神魂之力感受到一股无匹的锋锐气息扑面而来,随即他的周身升腾其一股煊赫的霸道气息,目光循着锋锐无匹的气息望去。

  下一刹,璀璨煊赫的眸子迎上了一对清亮却饱含无尽锋芒的眼睛!

  这一望,叶无缺刹时感觉到自己心中的热血开始沸腾,眼中的战意急剧燃烧!

  “果然是你……风采臣!”

  向叶无缺投来目光的正是选择了进入天百峰之内的剑道奇才风采臣。

  与此同时,远处数十人当中立于首列的风采臣神采飞扬,嘴型蓦然一动,无声无息的说出了几个字眼。

  “很好,叶无缺,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一时间,两道炙热的目光仿佛虚空交击,各自绽放出夺目的光辉!

  “嗡”

  魏雄目光依次扫过眼前数十丈年轻的脸庞,在叶无缺和风采臣身上停留了一瞬,旋即威严的声音再度响彻在这百元界之内。

  “拿出你们的百城玉印。”

  此话一落,数十名年轻修士立刻便拿出属于自己的百城玉印,这方虚空内霎时闪耀起一抹抹耀眼的光芒,这当中,有浅紫,有深紫,但无一例外,全部都是紫色。

  “嗖嗖嗖”

  握着属于自己百城玉印的叶无缺突然感觉手中一空,百城玉印径自腾空而起,向着魏雄所立之处激射而去。

  转眼间,数十块闪耀着紫色光晕的百城玉印汇聚在了魏雄的身前,微微感应了一翻,大手一挥,在魏雄的控制下,一块块百城玉印又一次激射虚空,返回到了每个人的手中,没有丝毫的偏差。

  再度手持散发紫色光晕的百城玉印,这数十名达到百城大战第一阶段要求的年轻修士们个个气势冲天,强横的气息不住倾泻开来。

  似乎经过了百元界这残酷的三天三夜的极速磨砺和战斗,他们这些能笑道最后的都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磨掉了一身傲气,褪去了一份稚嫩。

  三百名年轻天才共同进入百元界当中,经过三天三夜的战斗和较量,只剩下了最后的这数十名,如此淘汰率,不容小视,极为的残酷。

  “咻咻咻……”

  道道衣衫破空之音不断的从巨大光门内传出,几百道身影不停地从光门内走出,正是百大主城的一百位城主和代表各自主城被淘汰出百元界的那些天才们。

  随着百大城主的现身,整个虚空之上的威压不住的倾泻而开,仿佛整个百元界都快要支撑不住,不过随即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恭喜你们,成功达到了百城大战的第一阶段。我曾说过,在我的眼中,你们,都只是垃圾,都只是沾沾自喜的一群小虾米,不知天高地厚、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现在,我收回这句话,你们用实际行动向我证明了你们不是垃圾,而他们,这些被你们淘汰出百元界的,才是垃圾。”

  轻轻抬手指了指身后,魏雄的威严的声音再度回响而起。

  随着魏雄的这句话说出,手持闪烁紫色光晕的数十名成功过关的年轻修士们终于露出了一丝笑脸。

  来自魏雄的赞赏让他们心中一直憋着的一口气终于吐了出来,正如魏雄所说的那样,在这百元界当中,他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们才是笑道最后的人。他们,以前不是垃圾,现在,也不会是垃圾,在将来,更不会是垃圾。

  魏雄毫不留情的话落在了那些被各自主城城主再次带回百元界的近两百名淘汰修士耳中,使得他们个个脸色苍白,再无一丝血色,眼中划过种种不甘、无奈、绝望,曾经的意气风发,曾经的朝气磅礴,似乎再也找不回来,与对面的那数十名气势冲天的过关者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酷匠Q)网ar正I版/◎首9k发E

  一边如黯星,一边如骄阳!

  如此赤裸裸的对比,掷地有声却毫不留情的奚落,简直让那些失败者们恨不能仰天长啸,羞愤欲死,更有甚者,目光呆滞,失魂落魄。

  面无表情的叶无缺立于十一人之首,听着魏雄不加掩饰的赞赏和奚落,心绪却没有任何变化。

  十年寂灭让叶无缺明白落后就要挨打,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与其在这里自怨自艾,意志消沉,不如将今日的失败滋味藏进心里,发奋图强,永不言败,从头再来!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那些曾经踩在你头上的天才们再一次的被你重新踩回脚下。

  修练一途,就是这么的残酷,技不如人,那说不得就会受辱于人。

  没有人看到,在那些失败了的两百多名修士当中,还有着几十双眼睛内闪烁着不屈的光芒和坚韧的火花,他们没有失魂落魄,没有羞愤欲死,而是张大眼睛,将对面那数十张脸孔深深的记在了心里,当作了今后努力的目标。

  没错,现在的我是不如你们,但这不代表将来我仍然不如你们。今日一败,铭记在心,他朝再见,定要再行赐教!

  修练一途,亦很漫长,没有人知道,在将来的某一日,这些曾经败于人手的年轻修士当中,亦会出现几个惊天动地的人杰!

  魏雄似乎毫不在意他的这番话会给身后那两百多名失败的年轻修士造成多大的阴影,或许会使得其中某些人此生再无寸进,从此褪去天才光环,变得平庸,再也没有了昔日的荣光。

  或许,这也是魏雄想要的结果,大浪淘沙,百炼成钢,那些心灵意志不坚定的家伙,若是连眼前这样的打击都无法跨过去,再次振作起来,那么终其一生,也无法成为真正的强者,这样的弱者,东土百大主城要来又有何用?

  “不过,你们虽然不再是垃圾……”

  眸光犀利的魏雄缓缓开口,视线扫过每一个手持百城玉印的年轻脸庞,语气中带着一丝玩味。

  随着魏雄的这句话,数十名年轻修士的心再一次的紧绷起来!

  “虽然不再是垃圾,但距离真正的天才,还差的远,不过你们放心,我依然会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来证明自己。这也就是百城大战的第二阶段,也是最终的阶段,能否成为真正的天才,辉耀起属于自己的光芒,就看你们能否把握接下来的最后一次机会。”

  这番话传入数十名年轻修士耳中,刹时就如同在他们心中放进了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昂然的战意和沸腾的热血顷刻间便熊熊燃烧起来!

  “百城大战的最终决战,终于要来了么……”

  眸光如电的叶无缺喃喃自语,手指摩挲着自己的储物戒,叶无缺在心中告诉自己,不管接下来的最终决战如何的残酷,他都一定要赢。唯有如此,他或许才有着机会能见到第一主城那位神秘莫测的大城主,才能向大城主询问血龙玉和有关福伯的信息。

  所以,他不能败,只能一路赢到底!

  “在最终决战之前,收好你们的百城玉印,你们有三天的时间恢复体内的伤势和调整自身的状态,三天之后,我希望你们以最巅峰的状态迎接最终的决战。”

  随着这句话落下,魏雄身后便有几道身影从天而降,各自分别进入到元阳殿和天百峰之中。因为在这两处传承之地当中,还存在着不少因为受伤过重而失去行动能力的修士,他们虽然有的也将属于自己的百城玉印升级到了紫色,但没有在三天三夜时间内的最终关头及时来到魏雄身边,只能无比遗憾的同样失败。

  进入元阳殿的两道身影,其中一道是一个满头华发,面色阴郁的老者,此人正是紫火主城的城主,周烈阳。

  “嗡”

  正当魏雄准备带着所有年轻天才们跨过空间之门去到疗伤休息的地方时,一道气急败坏的苍老声音从元阳殿内突然响起!

  “启禀二城主,继承元阳传承的龙光主城叶无缺,此子罪大恶极,在元阳殿内手段狠辣,残忍至极,绝不可轻易饶恕!”

  苍老的声音回荡四面八方,顷刻间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魏雄的身形也在这一刻微微一顿。

  将这句话清楚的听在耳中的叶无缺双眼一眯,旋即寒光大盛!

  因为他看到了刚刚进入到元阳殿当中的那个华发老者抱着一个人从内极速掠了出来,那人双目无神,满脸空洞绝望,只有嘴里似乎在不断重复着一个名字,正是周火。

  而紧跟在周烈阳身后的另一名老者脸色同样阴沉,身前的元力光圈内躺着近二十名昏死过去的年轻修士,这些昏死过去的年轻修士个个浑身染血,面部因为极度的痛苦而扭曲,沈玉树、赤发青年赫然在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