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顿时被叶无缺这重重的一巴掌给惊呆了!

  只见周烈阳的老脸上,清晰无比的五道指印映红了半边脸,高高的肿了起来,周烈阳的嘴角都被这一巴掌打出了血,估计连牙齿都打的松动了,而他整个人也被叶无缺这牟足劲的这一下给打蒙了。

  这一巴掌,比之周烈阳扇在小白藕脸上的那一巴掌要狠上一倍!

  足足愣了半响,周烈阳才从剧烈疼痛而麻木的右脸当中确定自己被叶无缺扇了一个巴掌!

  回过神来的周烈阳顿时暴跳如雷,老脸上青筋暴露,一双眼睛犹如择人而噬的毒蛇般寻找着叶无缺。

  却发现叶无缺早已躲到了齐世龙的身后,正一脸无辜的朝他看着。

  “我靠!我眼睛没花吧?”

  “叶无缺竟然扇了紫火城主一个大嘴巴子!”

  “他…他好牛逼!”

  ……

  “小杂种!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

  作为百大主城的城主,脸面是最为重要的。

  可周烈阳当着魏雄的面,当着百大城主的面,当着百大主城所有年轻天才的面,被一个后辈小子以正当理由给重重的扇了一个巴掌。

  这一下整个百大主城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看得一清二楚,周烈阳顿时觉得自己的一张老脸彻底的丢尽了!

  气的七窍生烟的周烈阳拼命的忍住自己心中的怒意和杀意,一张老脸都剧烈的抽搐着,若是目光能杀人,叶无缺已经死过去十回了。

  重重扇了周烈阳一巴掌的叶无缺心中快意,但他眼中的寒意依然翻涌着,他可没有忘记刚刚若不是魏雄及时出手,此刻自己早已经变成了火灰,周烈阳一心想要置自己于死地!

  “老匹夫!你等着,来日我定要杀你!”

  对于想要杀自己的人,叶无缺从来都不会放过,就算现在不行,等到以后实力够了,也绝不放过!

  不过所有人的注意力立刻被下面苏醒过来的年轻修士们吸引,因为醒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可奇怪的是,他们醒来的那一瞬间竟然全部重复着同一句话!

  “周火!今日断我筋脉之仇,我若不死,此生与你不死不休!”

  “周火!今日断我筋脉之仇,我若不死,此生与你不死不休!”

  ……

  相同的一句话,相同的名字不断的被不同的声音重复着,尽管这些声音虚弱无比,但语气当中的怨毒和憎恨仿佛倾尽十江之水都无法洗刷,这是一种不共戴天和不死不休的决绝!

  一直站在这近二十名年轻修士身旁的流云城主和净莲城主此刻俱是一脸的震惊,尤其是流云城主,先前他听信周烈阳的话,认为这一切都是叶无缺所为,现在事实似乎并不是如周烈阳所说的那样。

  “哇”

  被周烈阳放置与地上如同失了魂的周火忽然面色一苦,伤势发作,一口鲜血呕了出来。随着这口鲜血的呕出,周火似乎也从失魂落魄的状态中暂时脱离了出来,目光带着丝丝黯淡和迷茫顺着视线朝天空望去,下一刹便对上了叶无缺那双璀璨却寒意翻涌的眸子,不由得瞳孔一缩!

  “启禀二城主,小子之所以拥有这柄上品凡器,乃是我击败周火之后从他手中得来的战利品。”

  清朗的声音从叶无缺口中响起,瞬间传遍了四面八方,映衬着刚刚苏醒过来的年轻修士们的举动,让所有人再度心生波澜。

  “唰”

  见周火呕出一口鲜血,周烈阳原本怒意蒸腾的老脸上闪过一丝痛惜,一时间也顾不得对叶无缺的杀意,身形一动,顷刻间从天而将,再次回到了周火身旁。一手将其扶起,拿出了一粒通体火红的丹药塞在他的嘴中。

  “噤声疗伤。”

  嘱咐了周火一句,周烈阳再度抬起望向天边的叶无缺,目光阴沉,却发觉对方丝毫不避让的和他对视着。

  “叶无缺,你完整的将整件事从头到尾叙述清楚,不得有半点隐瞒。”

  魏雄威严的话传荡而出,所有百大主城的城主们俱都面色肃然,很显然,这件事并非如同周烈阳所说的那般,是叶无缺所为。

  “启禀城主,此事纳兰从头到尾都身处其中,还是让纳兰来说吧。”

  正当叶无缺准备开口时,一直默默旁观始终不曾说话的纳兰嫣突然间开了口。

  4C更b新最=快.T上酷、y匠/网$@

  她这一开口,顿时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天凤城主赵无极亦是有些意外,不过没有干预自己的爱徒,而是选择倾听。

  当下纳兰嫣便将元阳殿之内所发生的事原原本本一清二楚的叙述了出来。

  随着纳兰嫣的叙述,在场所有人的脸色皆是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剩余的百大城主们若有若无间瞥向脸色苍白闭目疗伤的周火时目光都有些冷冽。

  除了极少数的一些,那些失败了的年轻天才们听着纳兰嫣的话,心中都泛起了丝丝寒意,再度望向叶无缺时,眼中划过了丝丝敬畏和叹服。

  叶无缺静静的听着纳兰嫣叙述着事实,言辞中没有丝毫的隐瞒,他知道这件事若是由其他人来说,要比之他自己所说的让别人信服,尤其这个人若还是纳兰嫣的话,那么其真实度更高。

  一来纳兰嫣乃是最终走出元阳殿的十一人之一,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二来纳兰嫣和叶无缺在进入元阳殿之前不曾见过面,无仇无怨,犯不着为了叶无缺说谎,也犯不着陷害于他。

  只是叶无缺却知道,他已经欠了纳兰嫣一个人情,因为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哪怕只是如实禀报,也在无形之中得罪了周烈阳!

  得罪一个东土百大主城排名前五的紫火主城城主,这可不是一件闹着玩的事。

  纳兰嫣到底图什么,这是叶无缺心中所疑惑的。

  “……最后叶无缺及时赶到,最终击败了周火,救下了我们,否自现在躺在地上的人还要再多十个。”

  当纳兰嫣说完了最后一句话,之后便不再言语。

  整个这方天地似乎也随着纳兰嫣的这番话变得寂静,但气氛却在无形中变得微微有些压抑和凝滞。

  周烈阳一张老脸早已经低下痛惜的看着周火苍白的脸,其实躺在这里的这些年轻修士到底是被谁废掉的,他根本就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从一开始,他就是冲着叶无缺来的!

  白玉石台之上,三天三夜以来,进入百元界当中的三百名天才所有的经历都通过巨大光幕呈现在了每一个百大主城城主的眼中。

  周火三人发现修士遗留洞府并从中得到莫大机缘继而个个实力飙升,自然也被周烈阳尽数看在眼中,从那一刻起,周烈阳就无比的高兴,因为精魄境后期的修为在整个百元界之内都是绝对数一数二的存在。

  那么最终的元阳传承和天百传承必有其一会属于周火三人,这便是周烈阳认定的想法。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这一切都被横空出世的叶无缺给破坏了,在没有人注意那三枚元阳令的情况下,当中的奥秘却被本无望进入元阳殿的叶无缺给发现了。在叶无缺进入元阳殿的那一刹那,周烈阳心中便涌起一抹不安,元阳殿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无法知晓,不过虽然焦急的等待,但他依然对周火充满信心。

  当周烈阳满怀期待看着最终走出元阳殿的那十一个人时,却发现这当中没有他一直期盼的面孔,很显然,紫火主城的两人被淘汰了。

  周烈阳的心一下子跌倒了低谷,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抢先进入元阳传承,就是去确认周火的下落,等他发现了平躺在元阳殿内广场上失魂落魄犹如行尸走肉的周火时,周烈阳心如刀绞,而当他听着周火最终反复重复着叶无缺这个名字的瞬间,周烈阳便明白这一切都是叶无缺所为!

  这才有了后来借此嫁祸给叶无缺的事,他就是要给周火报仇,他就是要叶无缺死,不问方法,不择手段!

  只可惜千算万算他却忽略了那些经脉寸寸断裂的修士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却是对于周火的怨恨和怨毒,这一切,原来都是周火所为。

  此刻的周烈阳见自己的行径终究还是败露,索性也不管不顾,一心抱着周火,不言不语。

  “栽赃陷害,嫁祸于人,还是对一个后辈,周烈阳,看来你这张老脸,是真的不想要了。”

  凝滞的气氛被一声带着怒意的声音打破,齐世龙此刻无比震怒。若不是方才他挡住周烈阳再加上二城主的及时出手,那么现在叶无缺早就化成了一股飞灰,这一切也都尘埃落定,叶无缺就算是死了,也要背上骂名。

  对于齐世龙的话周烈阳仿佛充耳不闻,他面无表情,一只手搭在了周火的背部,将浑厚无比的精纯元力输送到周火体内,辅以丹药之力治疗着周火体内的伤势。

  见周烈阳面无表情,不言不语,齐世龙心中怒意更甚,随即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一寒,接着开口大声道:“诸位城主,事情到底如何,想必大家都一目了然了,既如此,我也就不多说了。周火此子,心狠手辣,手段更是残忍至极,若是任其发展,将来必成大祸,还请二城主批准,我来亲自废了他!”

  此话一出,满场皆惊!

  “咻”

  齐世龙化作了一道流光,从天而降,直冲周火所在之处!

  周烈阳阴险毒辣,他齐世龙难道就是善茬?

  自己城中所选天才差点被别人污蔑而身死,齐世龙这口气如何能咽下?

  “齐世龙!你想干什么?”

  一直隐忍不发的周烈阳这一刻终于变色,厉声开口,他没想到齐世龙竟然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以同样的手段对付他,周烈阳心中顿时憋屈无比,怒火翻天!

  “干什么?哼!为民除害!”

  “轰隆隆”

  虚空炸响,一道龙形光影蜿蜒八方,掀起的波动宛如怒浪滔天,瞬间弥漫周遭近千丈,直逼周火而去!

  “你敢!”

  这股无比可怕的气势让周烈阳瞬间面色一变,一声大吼,他立时将周火护在身后,右拳蒸腾紫色火焰,巨大的拳印燃烧虚空,朝着龙形光影轰来!

  “嗡”“轰”

  两股沛然莫御的力量各自爆发出无匹的波动,在叶无缺的感知内发现这方天地之间的虚空都在微微颤抖,仿佛随时都要破裂开来一般!

  目光灼灼的叶无缺死死盯着远处即将碰撞的两股滔天力量,心跳似乎都加速了三分!

  “够了。”

  蓦然间,一声淡淡的话语响彻在天地之间,随即所有人的眼前涌现出阵阵白芒,目不能视!

  叶无缺拼命的睁着自己的眼睛向前望去,模模糊糊间他看到了即将碰撞的两股浩大力量就这么诡异的各自悬停在了虚空之上,彻底的凝固,随即犹如烈阳融雪般飞速的消逝着,转眼间便消散于无形,似乎从没有出现过一般。

  白芒散尽之后,叶无缺赫然发现齐世龙和周烈阳二人各自朝着天边抱拳,神色肃然,方向所及,正是一直负手立于虚空之上的二城主魏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