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面布置的很简单,和外面一样同样只是用稻草铺成的床,床旁边倒是有一本书籍,严誉涵翻着查看了一番。首先书名则是药典。

  严誉涵仔细翻阅了一番,按照书中的内容和严峻的状况仔细对照了一下,终于在书本的当中找到了一些方法。

  第一步就是温水法,就是把人放在锅中,用慢火细炖,熬煮大约2个时辰,直至人的面色红润,印堂发黑。唯一一点就是不能煮的过久了,否则就和温水煮青蛙的效果差不多了。

  下一步就是桑蒸法了,简单来说就是等把人温过后,放在一个密闭的蒸笼里,大约是蒸个12时辰,当然如果只是蒸还不行的,还需要一种材料,唯有加上补灵草,捣碎放在蒸笼里,加上温热和人进行长时间的熏陶,会起到温养精神和肉体的作用,这样可以做到治病的功效。

  不过对于严峻这样子的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效果。要的就是拼一把,不然严誉涵也是会后悔的。

  严誉涵自然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查找了补灵草的所在地,严誉涵知道他只有不长时间,在这之前,他必须调住严峻的气。

  严誉涵不知道该怎么调气,不过还是了解丹药续命的,他找到琦琪,看看家中有何丹药。

  “哥,你真的忘了吗?爸前两天还把凝神丹交给你。”

  凝神丹严誉涵自然不了解,突的记忆又回归了一片,正是关于凝神丹的。

  凝神丹,丹如其名,是有凝练精神之效果。可以加强服用者的精神力。提高进阶的概率。

  原本这凝神丹也是严峻打算给严誉涵到达突破的时候使用的,不过想来前任严誉涵没有舍得用。严誉涵在角落里找到了凝神丹。

  凝神丹浑体金黄,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就连吸允一下空气中的丹香都让严誉涵心中有几分精神。

  凝神丹乃10品丹药,虽说已经在丹药中处于金字塔的底端,但也是极其珍贵之物。想当初严峻得到这丹也是机缘巧合。从湖中打捞上来。

  “哥,你要给父亲服用吗?可那样子你不就是难以修炼了吗?”王琦琪有些发颤的说道。

  严誉涵轻弹了王琦琪的鼻尖,笑道:“是爹的命重要还是修炼重要。”

  “可是爹说。。。"王琦琪说道。

  “不必了,我说了算,把这凝神丹拧成粉末倒在清水中给爹服下。”严誉涵严肃的说着。

  王琦琪照做。

  他后才把严峻给弄到了温水里浸泡了,而他为了节省效率,吩咐给了王琪琦。琪琦知道这是为了救自己的父亲,欣然接受。内心中满满的担忧。

  补灵草一般是长在湖中的最中央。遇到的机率不大。

  湖上,天空上,电闪雷鸣、烟云密布隐隐有种压抑的感觉。

  纵观气象,原是阴晴圆缺,乍一看定时烟雨的节奏。烟雨朦胧,细密的雨滴散落在大地和湖面上,独有一个少年在雨中疾走。走的方向正是去往磷湖。

  湖中央有一团亮光,忽闪忽闪,隐隐透露出淡绿色的光彩。

  磷湖的外围光秃秃的,没有什么植被覆盖,要是没有这湖的话,要说这里是戈壁滩也不足为奇。

  严誉涵健步纵身一跃,‘噗通’一声进入了湖中。湖水冰冷刺骨,犹如万年冰窖一般,要知道,现在并不是寒冬,而是普普通通的夏日。可这湖水却冷的要命。严誉涵不自觉的打了寒颤。撇了一下旁边,却发现不远处居然有一艘小船。心里有些后悔,早知道就坐船。

  ☆*更新最q快7)上t酷匠》t网Z

  严誉涵朝着小船游去,没一会儿就到达了船。双手支撑,爬上了船,船倒是系在岸上的一个木桩上,严誉涵不管三七二十一,急躁的割掉绳子。抡起了船桨朝着湖中央划去。划得速度说不上快,不过比起游泳来说已经是快上许多了。

  到达了湖中央,严誉涵惊奇的发现,绿色的光亮不只是一点点,而是一大片的嫩绿。严誉涵心急的很,急忙用手准备抓。可尝试了几次,根本抓不到。

  其实不是严誉涵没用,而是那些绿油油的补灵草竟然会动,在水面上活泼的跳跃,好比一只灵敏的猎豹在草原狩猎一般。严誉涵不耐烦了,一个鱼跃,左抓右抓,硬是一个都没有抓住。难道这个补灵草还有智慧?严誉涵很不解。

  补灵草怎么可能有智慧呢?其实也就是补灵草有一种本能,触碰到什么温度较高的物体自动躲避。而严誉涵散发出来的热量正好达到了补灵草触发的条件。因此严誉涵就抓了半天没有抓到。

  严誉涵也不是一个傻瓜,瞧了半天终究看出了什么端倪。

  既然在我附近会被赶走,那我不如这样。

  严誉涵思考了片刻,继续追赶起来。还是一样,没有抓到一个补灵草。不过严誉涵的嘴角却是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从天空往湖面的看,场面是这样的,严誉涵以着一种极其猥琐的姿态~~~狗刨,追击着一群青绿色的物体,并且向着湖岸的发现追赶去。补灵草感受到了温度,相当的敏感,以着一种惊人的速度朝着岸边游去。

  到现在确实是知道了严誉涵的用意,就算在湖里抓不到,难道到了岸边还逃得了吗?

  没过一会儿,补灵草还真的想严誉涵预料的那般,已经到了岸边。毕竟补灵草没有灵智,所以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被严誉涵给包抄了。不过有一株却是动的特别厉害,好像真的有脑子一样。

  严誉涵上了岸,烘干了身体,大口的吸允了几口新鲜的空气。想来刚才的有氧运动还是累到他了。缓过劲的严誉涵,瞧着补灵草的眼神和大灰狼看着小羔羊的样子是彼此彼此的。

  随便塞进了口袋,就打算往回走。时间可不等人,要是耗得时间过长了,严峻也是必死无疑的!

  “哗啦哗啦。。。”的流水声传出,严誉涵竖直耳朵,希望能听到一个所以然。不过没有什么用,不甘心,在湖面转悠了一会。

  出乎意料的是,一袭白衣挂在树梢呈现在严誉涵的面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