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床上的人,是一位精廋的老者,看上去70有余,佝偻着身子,头发零乱,面色黝黑,头发雪白,瘦削的脸上布满了岁月雕刻下深深的烙印,一双眼睛黯淡无光,且略显塌陷,发白的嘴唇。而王琪琦看着老者泪眼摩挲,浑身打着颤,满脸的伤心。

  严誉涵上前,虽说是不认识这是谁,但也知道这老者也是命不久矣了,可能也只能挺过今天,不过看着老者的身上有着什么爪蹄的印记一般,腰部还有一块巴掌大的殷红,严誉涵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可以隐隐猜出这人和自己关系匪浅。只是静静的看着,没有做什么。毕竟他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突的,严誉涵看到了这个老者,脑海里也是闪现出什么:

  严峻,现50有余,在这个炎村是一个十分普通的渔民。平常的日子就是靠打渔为生,过着平凡的日子。而没有修炼的天赋。

  在这个世界,修炼并不是人人都可以修炼的,天生的沌力则是是否能修炼的关键。约在百人中有一位是可以修炼的,而能够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地位自然水涨船高。因此修炼者在这个世界是一个香饽饽的行业,在那里都能够吃香。所以这样子一家中能出个修炼者也是最大的期望。对于日后的生活可以提高许多。

  严誉涵停顿住了,双目无神,没有一点的灵动之色。就好比一个瞎子一般,傻傻的。

  当然严誉涵不可能是瞎子,而是脑海里:

  “爸爸,小涵抓到了一条青鱼!”一个稚嫩的脸庞对着年轻时的严峻兴高采烈地说道。手中捏着一只半寸长的青灰色鱼,满脸尽是兴奋之色。

  “恩,小涵最棒了。”一把抱起小涵抗在肩头,笑呵呵道。

  x酷a匠…网2首b{发

  “爸爸,小涵想妈妈了,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稚嫩的脸庞瞧着严峻认真的说着。一脸的正色。

  “是吗?小涵只要长大了就能见到妈妈了!小涵可要快点长大哦!”严峻呲牙说道,尽管内心很挣扎。但只能用善意的谎言。

  “爸爸,小涵今天该到了去测试修炼天赋的时候了!回来的时候小涵可就会是一个天才了哦。”严誉涵甩着小手笑呵呵的说着。鼻涕从鼻头流下。一脸的可爱样子。要说谁看到都会笑呵呵的。

  “是啊,小涵,你可要争气哦!”严峻捏了捏严誉涵的鼻子,满满的亲昵。

  “爸爸,为什么他们说我是废物啊!说我修炼起来也是废物一个!”严誉涵哭诉道,满脸的委屈。

  “没有的,小涵可是要修炼天才的呢!怎么可能是废物呢!只不过小涵你的天赋发挥出来的比较慢罢了!”严峻解释道。尽管在心里知道,这个小涵可能真是最难修炼的天赋。要是修炼起来绝对会比起普通人难上许多。但总算还是可以修炼,比起严峻是已经好上许多了。

  一个个画面涌现严誉涵的脑海中,尽管这些和自己无所关联。但严誉涵不禁眼眶湿润,原本他的童年,也是这样父亲在身边,可父亲却是酗酒成性,性情无常。让严誉涵的童年蒙上了一层暗黑色。

  突然记起的记忆里只有和严峻和王琪琦的信息,至于别人根本就是没有一点点的记忆。就像是隐藏起来了,根本找不到。严誉涵从其中看到了关于这个世界的介绍。

  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叫炎村,之所以叫炎村,是因为这里是以火精出名,至于火精,这是一种比较普通的兽,属于火属性,而杀死火精后会产生一种晶体,叫火精晶,而火精晶则是他们村致富的关键。当然那些修炼不了的那就是只能靠其他的办法了。而他现在所处的一大块地域在一个叫沌域的位面。

  不过这只是一个位面,对于外界的世界来说还是十分的渺小的,正如炎村对于沌域来说也只是一个极其渺小的地方。再者,这里可以修炼,不过人们把修炼称之为沌力,人天生可能会附有丹田,没有丹田的那些人即不能修炼。正如严峻一般。

  丹田分为3个,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分别位于额头、胸口和腹部。不过大多都是腹部的。至于人有几个丹田则是不一定,按道理说最多的就是在腹部,再就是胸口,最少的就是出现在额头。

  有些天才可能有2个或者3个丹田,不过这些概率自然是少之又少。而沌力在丹田内呈现的是一种极其原生态,虚无缥缈的样子,让人无法探取。犹如沌一样,神出鬼没。

  所以在这个世界里,就是叫沌力。修炼沌力是可以摆脱一个人的命运,只要是能够成为修炼者的,大多是有头有脸的,至少衣食无忧。日子过的潇潇洒洒,轻松快活。

  严誉涵的这具身体就是废才,那次测试就是测出一个丹田,位于腹部。虽说是可以修炼了,不过丹田确是有缺陷的,没错,大多数人的丹田都会有所缺陷,可他的丹田就是有够奇葩的,是残缺了一半以上的丹田。正是这样,他修炼的天赋极差,可以说是和不能修炼都差不了多少。

  如果把丹田比作一个容器的话,那么其他人的就是烧杯,甚至桶,而严誉涵的呢?简直和漏斗一样,填进漏出,修炼的沌力几乎都是会白费,可能唯有一些较少量的停留在丹田里。不过也没有什么效果。

  严誉涵脑海突然又闪出一个场面:

  严峻被一个男子按在地上打,男子面容邪恶,下手狠辣几乎招招都打在严峻的要害,而一旁的严誉涵也被一个手下给痛揍一顿。连连吐血。男子年约30左右,是个修炼者,估计境界也挺高的。对付严峻这种普通人绝对是绰绰有余。

  严誉涵看到这个的时候手掌下意识的握紧。内心爆发出无穷的力量。恶狠狠的说道:“严峻,啊不,爹你的仇我来替你报。”

  可能这就是血肉之间的联系,严誉涵虽说才认识严峻不过数分钟,但胜似认识了几十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