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誉涵查看了自身的情况,发现没有什么大碍了,顾不得现在是什么身体了,这样也许是最好的了。整顿了一下,就继续朝着前方走。

  严誉涵没有拖拉,边走边想起刚才的胖子用的招数,心中明白了,现在的确是穿越到了什么地方,至于这里是那里就不知道。但是可以知道这个地方可以修炼什么的!严誉涵的心中有了些小激动,不过他不知道,这份身体留给他的惊喜还有很多呢!

  顺着植物的生长状态,严誉涵估摸着是找到了出去的路,左边的路幽深,右边的路阳光明媚,严誉涵想都没有想直接朝着阳光明媚的一道了。不过由于身上没有衣服的确是很难办!总不能一直拿片叶子当遮羞布吧!不过严誉涵没有办法,只好先这样凑和一下。

  在这里,没有什么马路,只有一些山路,严誉涵眺望了一下远方,发现这山上还是有人家的!在不远处还有炊烟!严誉涵没有闲暇,三步化作两步,迅速的前去那个炊烟处,暗想,有炊烟就必定会有人家的。

  在路上倒是没有遇到什么生物,不过鸟儿的轻鸣声十分悦耳,让严誉涵的心情有所好转,不再是烟雨连绵了。山上的空气很好,严誉涵深吸了一口就感觉肚子里一阵的清爽,严誉涵一路走一路看,睁大眼睛把山上看的仔仔细细,渐渐的走到了房屋处。

  房子的位置和环境不错,四面环山,旁边栽种着几棵偌大的树,伴随着幽静的环境,让严誉涵心旷神怡。

  至于这树叫什么严誉涵还是弄不懂的。叶片枯黄但纸条嫩绿,让他没有一点的头绪。

  百灵鸟在树上轻快的歌唱着,发出悦耳的歌声,还有下方的翠竹,绿油油的,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如同世外桃源一般。还可以看到大黄牛正在辛勤的耕种。

  然后一个娇小的身影半弓着身体坐在大黄牛的背上,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严誉涵不知道这是什么人,缓步走过去,朝着坐在黄牛上的少女打了一声招呼。并且说了一句:“小妹妹,这里是在那里啊!"同时表情却是一副的怪蜀黍摸样,再加上长相奇丑,估计是吓坏小朋友的最佳能手!

  小姑娘却十分的淡定,没有什么害怕的样子,完全免疫了严誉涵的怪蜀黍特征。反倒是淡然一笑,招了招手:“哥,你干嘛呢?怎么说这些话啊!”

  仔细一看,这个小姑娘却是长的一副好相貌,淡眉,楚目,挺鼻,小口,五官端正,相貌清秀,再加上完全遮盖住头发的刘海,就是淡雅的样子,坐在黄牛背上也是无法掩盖住她的气质,清新脱俗。和严誉涵完全联系不到一起。

  “哥”严誉涵听到了这个,心中空白了一下。难道我是这个小姑娘的哥哥,严誉涵这个时候已经是完全摸不着头脑了,毕竟他现在不是前任严誉涵。

  只是用着比较浮夸的言语说:“妹啊,你别想多了,是哥在逗你玩呢?”同时还挑了挑眉,怎么看怎么的猥琐!

  #?酷"匠网l永.√久U|免&费√看‘小T说c

  “哦,对了,妹啊,问你一件事啊,就是咱爸叫什么名字啊!”严誉涵一副严肃的表情,说着时还挠了挠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小姑娘则是有些迷糊,眼珠子打着转,半信半疑的说着:“哥,你不会是又在逗我吧!爸的名字你都不知道?”

  严誉涵很尴尬,咳嗽了一声,毕竟忘了自己的爹也是极少的,一把伸出自己的咸猪手,在小姑娘的头上摩莎着。

  用着不肯定的语气说道:“昨天睡的不好,脑子有点晕晕的,什么事情都忘了。”

  “哥啊,你太逗了,咱爸不是叫严峻吗!你也是睡傻了。”小姑娘迷糊的说着。咯咯直笑,就连笑声也是犹如白天铃铛一般,清脆悦耳。看着严誉涵的表情跟看傻瓜是一样的。

  过了一会儿。

  “妹啊,你叫啥哒,我也忘了!”严誉涵自然很尴尬,记不得自己家人的名字无疑是一种极其逗逼的事。尽管他现在不是前任严誉涵。

  小姑娘竖直了耳朵,不过对于严誉涵的口气,感觉是怪怪的。何况居然还是问自己的名字。现在轮到小姑娘继续傻了,愣住了半天,整个样子就是很吃惊,看来严誉涵的话让她很无语。

  片刻后,才缓过神来,用着低沉的声音说道:“哥啊,我叫王琪琦,记住了,不要忘了。哼~~”故作出鼓起嘴唇生气的样子,活脱脱的一个金鱼嘴。无比可爱。

  至于严誉涵,他本来还想问一下自己叫什么名字的,但是看到了王琪琦生气了,还是牢牢的锁上自己的嘴,要是再问这个话题的话,估计王琪琦会被自己气死。不过严誉涵内心中还有一个疑惑,为什么王琪琦不姓严?他们不是兄妹吗?

  王琪琦跑的很快,一转眼就跑进了房子里,还探出头,做了一个鬼脸。相当的可爱。一副小鼠偷米的样子。

  对于严誉涵来说这样一个妹妹还是不错的,前世的他只是一个人,没有什么兄弟姐妹,现在有了这个妹妹,严誉涵自然是很高兴的。不过严誉涵使劲的回忆了,却是连一点点自己前世和现在身体的记忆都没有,所以现在的严誉涵还真的是纯洁的和一张白纸一般。严誉涵赶了上去,毕竟这里是他的家。

  踏进门,没有想象中的多么高雅,只不过是一些极其普通的装饰,稻草铺成的床有3张,是按照一上一下布置的,房间里的空间极小,大概也就是30平方米左右,什么都是最旧的,什么都是最破的!就连一张手绢都是被水洗褪了颜色凑合的用着。十分的拮据。严誉涵瞥了瞥床上,有着一个躺着的身影。是弯曲着的,不时还发出咳嗽的声响!听在耳里就有些酸楚。

  这时王琪琦已经站在了床头泪眼摩挲,眼前一片湿润。看着弓在床上的身影。

  这又是谁?严誉涵内心不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