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乎意料的是,一袭白衣挂在树梢呈现在严誉涵的面前。伴随着清风散发出幽香。

  严誉涵用力的用鼻子嗅了嗅,尽量把气味停留在鼻子里的时间延长。让自己能够享受的更久,这个味道很好闻。就像冬日里暖阳一般,沁人心脾。这像百花丛中的花王一般让人着迷。严誉涵知道这绝对是女孩的气味,在以前,他可是阅女无数。自然是关于碟片里的。

  严誉涵探出手,抚摸了一下白衣,这白衣质地柔软,材质光滑,摸在手上犹如摸了润滑油一般,不过却怎么都让人想继续摸下去。

  白衣以下,则是那关键的内裤,暴露出来。用四个字来说,就是洁白无瑕。严誉涵抚摸了两把,就不舍的放手了。要是在摸的话,严誉涵的头上就要附加光环。变态之光。

  “稀稀拉拉”的水声越来越响,严誉涵倒是有些疑惑了,有衣服在这里,人应该也是在这里的吧!可是人呢?

  恍恍惚惚间,严誉涵仿佛听到了歌声,那悠扬动听的歌声宛若天籁,让他的精神为之一振,再侧耳倾听,那歌声就从不远处的那片树林后传来,那分明是女子美妙的声音。严誉涵的内心真是颤了一下,自然是激动无比。

  严誉涵悄步向前走,沿着湖岸穿过一片稠密的树林,那女孩子的声音越发真切,又拐过一个弯,前面的地势豁然开朗,严誉涵直起身,不由得一下子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

  和煦柔和的月光照在波光鳞鳞的水面上,而在那深约一尺的湖水旁中绽开着一朵朵洁白的水纹,严誉涵没有时间欣赏水纹,因为他的目光早已被那个动人的身姿所吸引,水中沐浴的女子,正仰头歌唱,飘逸的长发随风舞动,娇小的两个坚挺盈盈一握,不时的俯首洗浴,虽说没有发育完全,大概也就是11,12岁吧!算起来也是青春年华。勾起严誉涵还是绰绰有余。

  正当严誉涵看的入迷时,一声娇喝打断了他:“喂,你干什么!”少女秀目上扬,看脸色有些气恼。

  少女的五官秀丽,身材苗条,再加上声音的悦耳程度,绝对是一个十足的美少女。没有想象中的惊叫,少女的佯怒倒是和一般的情况有所不同。

  而严誉涵呢?现在可看着正欢呢?嘴角的哈喇子流了一地,双目瞪得浑圆,恨不得跳出来看个仔细。怎么看怎么的猥琐。

  被少女一喝,严誉涵也是有些手忙脚乱,不知道说些什么。驻在原地一动不动,十分的呆板。

  “喂,你走开啊,一直呆在这里干什么!”少女看着严誉涵没有反应,脸上添了几笔粉红,娇喝道。

  (F更%“新%最、快上c酷T&匠2网

  不过她的声音很好听,就算是吼出来也是有种余音绕梁的感觉,让严誉涵有些愣神。

  严誉涵总算是反应过来了,不过眼睛却还是顶住少女的身上。摆了摆手,准备走开。

  不知道咋地,严誉涵这货就算连走路都开始不正常了,东倒西歪的,一个石头拦在前面,一个照面,刷的向后倾倒。倒下来的位置正是少女所在的地方。

  少女刚才看着严誉涵要起身离去,心情自然是放松下来,哪里知道严誉涵居然怎么傻,走个路都会摔倒,而且摔倒的发现还是朝着她自己,下意识的护住了胸前,顷刻。。。

  “喂,你给我爬起来,臭淫贼,你给我起来啊!”少女满脸的羞恼,再添上一片红润,显得楚楚动人。严誉涵倒压在少女的身上,一脸的死猪相,憨憨躺着。别提有多舒服了。

  他是舒服了,下面的少女可就惨了,被一个比自己重的男的压住,而且还是自己赤身裸体的情况下,想来严誉涵不经意间揩的油已有许多。

  听到别人叫自己淫贼,严誉涵终于明白了自己现在在干什么,瞬间清醒了许多,爬起身来,尴尬憨笑得说道:“对不起啊,我刚才一不小心就踩到了石头,摔倒了你的身上。”

  尽管严誉涵脸上写满的歉意。对于少女说无疑很邪恶。少女还很气恼。毕竟自己被这个男的给看光了,不仅仅是看光了,还被摸了。无疑对她来说是一个侮辱!

  少女手中凝聚起一股气,迅速的砸向严誉涵。在空中翔集时幻化成金鹰的形态,俯冲对着严誉涵,严誉涵倒飞数米,完美的以着抛物线的状态划落在了一个草丛里。

  严誉涵的反应算得上迅速,在看到少女聚气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防御的状态,可是当少女聚气时,嫩手不自主地伸出来,而胸前的两个馒头就是无所遁形。

  从而导致严誉涵鼻孔里嫣红一片往外流。对他的刺激太大了。朦朦胧胧才是最吸引人的。而严誉涵被砸尽管已经防御了,可还是被砸飞数米。可见少女实力定是远超严誉涵。

  严誉涵挠了挠头,跌跌撞撞的爬起身,弓下腰对着少女远远的说了声:“对不起,今天真的不是我故意的。”

  他知道现在再过去的话少女一定会继续揍他的。虽说不知道少女的名字有点遗憾,不过相比于这事,还有一件事更加重要,快把补灵草给带回去。这才是重中之重。

  严峻虽说没和他有过深厚的父子情谊,但是毕竟是有着血缘关系的,总不可能狠下心来不作为。

  后面少女还是继续咆哮着:“淫贼滚!”那个滚字托的音很长,从少女嘴里说出就是咬牙切齿的。

  不久,严誉涵回到了家,整理和熬煮了一下补灵草,因为今天他弄到的补灵草很多,所以不需要把全部都用了,大概只需要用两株就足够。

  严誉涵总共弄到了12株,减去这两株还剩10株,这对于他可是一份不小的收获。再加上后续的调理,估计会剩下5,6株。

  经过了一个晚上的治疗,严峻的情况看上去好了许多,没有了原来的苍白,多的就是一些红润,似乎焕发的生机一般,不再和枯木一般老而无力,虽说这一下还不行,但还需要疗养疗养,用上5株补灵草,就可以恢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