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紫萱临走之前的那句话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大伙都是一副你懂我也懂的模样,跟随秦冲很早的一批人,早都知道两人之间肯定有一腿。

  私下也不乏有一些八卦,说话最广的版本是讲,秦冲和紫萱姑娘自打见过几次面就打的火热,眉来眼去,要不然黑龙王凭啥把女儿给强塞过来,只是碍于正房金燕儿管教的较为严格,所以才能发生红杏出墙这种事。

  秦紫萱当着众人的面,说这句话倒是有点跟金燕儿公然宣战的意思,当然这些猜测都是一些处于核心之外人员的臆想。

  “好艳福呀,恭喜秦兄弟啦。”井老不禁失笑道,“想想我年轻的时候,也蛮招女人喜欢的,别看我现在老成这样,五十年前我也是个俊小伙呢,已经创出一点点名堂啦,不过在这个岁数上,跟秦兄弟比的话,那真是自愧不如。”

  “井老真是还说笑。”秦冲重申道,“我会去跟紫萱姑娘好好谈谈,至于人选的事儿,我看还是慎重一些吧。”

  “时不待我,留给你的时间不多,明天我就得走了,你只有一个晚上考虑的时间。如果没有合适的事儿,那我们只能另想办法了。”

  左驹看秦冲纠结,插话道:“能够让井老看中的人,真的很少,秦姑娘既然合适可以适当冒一冒险,我们如此大费周折就是为了减少伤亡,至于秦姑娘的安全问题,我们可以再派一个不怎么露面的人过去,比如说蓬轩!”

  秦冲叹了口气道:“我会在天亮之前给出一个答复的。”

  众人散了,当天晚上发现了牢房被强行突入的事件,扮演劫囚的自然是井老带来的人,而秦冲也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把一些不重要的死刑犯装扮成护卫,城中的士族们知道的很快,还有主动配合全城抓捕的,必然是忙活一整晚都不会见到半个人影的结果。

  是夜,秦冲走进了秦紫萱的闺房,她一直都在等着呢,梳妆打扮了一番,娇艳动人,有了这一番经历和磨练,比之前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风韵。

  她的穿着很单薄,衬托出诱人的曲线,身上还擦了一种幽兰的香水,闻起来充满着刺激和诱惑,秦冲故意不去看那些本能想要去看清楚的地方。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秦紫萱扑闪着一双大眼睛,话里有点撒娇的意味。

  秦冲站在门口,总觉得把门给关上了,今天晚上得发生点事儿。所以一只手扒着,装模作样地看了看月色,“今晚月明风静,一不注意,竟然都这么晚了。”

  “你傻站在门口做什么?怎么,怕我吃了你啊?”秦紫萱噗呲一笑,“你堂堂剑盟首领,会怕我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怕必然不会,只是有些话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又是那些伤人的话吧,我也真是无药可救了,你说你有什么好的,总是招蜂引蝶的,自己还一点都不知道收敛,你的智商高,情商有时候却很低,需要装傻的时候你不做掩饰,要你表明态度的时候又装疯卖傻,总是让仰慕你的女人总觉得,你心里是有她的。行啦,别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给谁看呢,进来吧,私下里有关于我们的传闻难道你没听过,说你留在我这儿过夜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害羞个什么劲。”

  ^更:新|最…_快at上L酷a匠网

  秦冲心中顿时生出一股无力感,他最欣赏秦紫萱的一点就是——她够洒脱,也够大胆干脆,毫不拖泥带水。

  秦冲进来,把门关上了,面对面而坐。

  “是不是来我这里之前,已经跟金燕儿温存过啦?”

  本以为坐下之后要聊计划的事儿呢,怎么也没想到听到的确是这样一句,让秦冲尴尬的是——还真是被她给说中了,金燕儿今晚特别动情,非常主动,这个时候已经累得睡着了。

  “不说话那就是被我猜中啦,她真是把我当贼一样防着。男人都是偷腥的猫,知道怎么样让猫变乖不去偷腥吗?”

  秦冲有种无故躺枪的感觉,还是顺着话题问道:“那要怎样?”

  “很简单啊,把猫喂饱了它就不会到外面去勾搭野猫啦。”秦紫萱忽然正色道,“除了用美人计,你拿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对不对?我是堂堂黑龙王的女儿,追随你是来闯一番天地的,难道只要我管理医疗队,治病救人,找我像我这种水准的医疗师并不难不是吗?”

  “田翼对你是唯一的,因为他擅长练兵作战经验丰富,刑豪对你也是唯一的,因为他忠诚勇猛,值得信赖,一次次帮你渡过难关。金燕儿也是,她给了你天盟令牌,给了你一个可以立足,快速蹿升起来的身份,若是没有她的话,你的强势崛起不可能这么快。我希望,对你而言,我也是唯一的!”

  秦冲被这番话搞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我不想在继续做医疗的事情,我的能力不仅仅在这一点上,这次的任务我一定要参与,如果我不能对你对剑盟做出卓越的贡献,那我迟早要被逼出核心的圈子,秦冲,你说,我到时候拿什么去跟喜欢你的那些女人竞争?”

  “其实,其实你不必……”

  “不必这么逞强,甚至自欺欺人是吧?可是在别人眼中会怎么看我呢?”秦紫萱说道,“我就是这么争强好胜,凭什么他们说金燕儿是正房,那你的小师妹呢?”

  秦冲能够打理好几千人的军队,却不太擅长和几个女人打交道,总想着不去伤她们的心,却往往把事情搞得更糟。

  “你已经决定了?”

  “对啊,从我走进门的那一刻起,我要让你身边的这些人承认我的存在。”

  “好,我尊重你的决定。如果说,我始终都对你没有感觉呢?”

  “那这就叫命吧。也没什么,至少在剑盟的历史上,人们会提到一个叫秦紫萱的傻丫头,为了一个男人而不顾一切过。”

  秦冲喉结动了动,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仿佛已经说尽千言万语。

  秦冲一拍大腿站起身来,“不早了,我得走了。”

  “不留在这里过夜吗?算是小小的犒劳怎么样?”秦紫萱顽皮起来,别有一番韵味。

  “不了,你明天一早就要走,此去……千万要小心。”

  “切。你是被金燕儿那个小妖精给榨干了吧,害怕留下来在我面前出丑,我知道的,其实你心里是想的。行了,我要睡觉了,出门把门关好。”

  秦冲莞尔一笑,走到门口,沉默一瞬说道:“我会派一个人暗中保护你的,你自己也要小心。”

  秦冲说完,推门去了,秦紫萱对着窗外自言自语道:“秦冲,姑奶奶这辈子都栽在你手上了,我也想抽身离开,可是办不到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