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离开了监牢,来到了贡达的豪宅阔院,不过就目前的情形来说,已经不是他的人,包括这里伺候的下人和漂亮女人们。

  为了小心谨慎,贡达和井泰丰两人伪装了一番,后一步混在屠夫营中离开,谁都不敢保证,青丘城内有没有新派的眼线。

  几人在一间隐秘的房间里会面,金燕儿亲自端茶递水过来,豪宅的闲杂人等都被秦紫萱来接管过去,合适的就留下,不合适就给点钱打发走。

  毕竟是这里的主人,进来的时候竟然还得偷偷摸摸,贡达不禁哑然失笑道:“现在各大士族的人都认为我死了,看来是要我扮演一个活死人的角色了?”

  “你来说吧。”秦冲看向左驹。

  左驹直奔主题道:“起初是这样安排的,不过我认为你仍旧保持着这个身份是最好的,等到夜深人静了,我们会自导自演一场劫囚的戏,让人都知道你被救走了。这样你还能以目前的身份行动。眼下,我们比较棘手的对手是冯宇坤,他在外环很有号召力,也是最强的一股势力,他会联合外环的其他首领一起来对付我们,所以你跟着井老,去把这个联盟搞破裂,井老毕竟是老臣,暗地里可以搞一些手脚,但明面上得有人敢站出来,甚至被扣上反贼的帽子,我调查过了,外环旧派的人居多,你的身份有一定的优势,多拉几个人下水最好,联盟一旦破碎,我们就会即可出兵吃掉敌人。”

  老人抚着胡须笑道:“这件事说好办也好办,说难办也难办。冯宇昆的身后是少帅易阳和新君的身影,对外环的诸位首领有很直接的威慑力。虽然很多人都自私自利,但对这个国家都有归属感,你毕竟是打着入侵者的旗号打过来的,需要下一味刺激的猛药。”

  “是人都会有弱点。”秦冲问,“各个击破,或者直接先搞这个冯宇坤。”

  “他的弱点不明显,不好在他身上下手。”老人一针见血地说道,“冯宇坤处事圆滑,随机应变的能力强,防范心很重,一点手段都能被他寻找到一点蛛丝马迹,说不好还会被反咬一口。但他的左膀右臂就没有这种能耐了,特别是座下的一员猛将叫巴鲁的,非常好色,脾气暴躁,很容易犯浑进而失控。”

  “你是说巴鲁那个大块头啊。”贡达嘲讽道,“是少帅易阳一手带出来的,是能打倒是真的,井老是打算使用美人计喽?”

  “未尝不可。只是这个美人不太好找,首先要聪明能够随机应变,其次还要听话容易控制,老夫打算把她带到身边,充当我的养女。”

  左驹很快计上心头,把计划朝着可行的方向又带了带,“我们不如这样……”

  一番话说下来,众人都很满意,不过涉及到这个女人的人选时,真的是犯难了。

  这个女人要聪明、听话可靠、还有足够美貌、有气质和魅力,不单单只是要脸蛋够漂亮。这样才能让男人为之疯狂,这个美人计巴鲁只是局中人之一,女人还要去勾搭到另一位大人物,至少是一城之主,挑起两个男人的怒火和敌意,撕破脸皮大打出手,巴鲁背后代表的可是冯宇坤,甚至说是少帅易阳,这就叫借力打力,左驹想出的计谋往往都是要连锁好几个人。

  “要不让秦姑娘去试试?”金燕儿更换茶水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他们在讨论什么,便插了一句嘴。

  “胡闹。”秦冲想都不想回道,“这件事其中的危险性你是远远想不到的。”

  “可是你们刚才说的条件太苛刻了呀,又要听话聪明,又要是生面孔不能被人轻易认出来,我觉得那些条件套在秦姑娘身上都适合。”

  “你这不会是有意为之吧?”幽婵漫不经心地转着手指上的一枚戒指,“她自身没有什么自保能力,推举她的话,还不如我来好了。即便计划暴漏了,我也能及时脱身。”

  “你不行。”井老直接给予了否决,“你是位圣域强者,即便你装作柔弱,但很多地方你是无法掩藏的。我没有子嗣是很多人都知晓的事情,所以我救济一些贫苦之人和流浪儿,我的养女不可能是一位强大的武者,你可以骗过很多人的眼睛,但骗不了冯宇坤。”

  看√正版M章-/节\上酷@匠NF网S

  “那你干脆带上我,在一个热闹的场合,等到天黑了,我去把他暗杀了算了。”幽婵指了指坐在旁边的夜姬,“可以把她也叫上。”

  “暗杀成功的几率非常小。”贡达回答道,“他处事非常小心谨慎,如果轻易就被人刺杀了,易阳可不会把精锐和大将调派给他来用。”

  夜姬更不用说了,自动被过滤掉了,金燕儿倒是可以,不过秦冲坚决不同意!

  贡达本来想说他的美妾的,名媛出身,其实骨子里风骚诱人,男人看到都想忍不住在她娇嫩的身体上好好地发泄一番。

  但这个女人胆子其实很小,遇到危险很容易就背叛了,正如自己所遭遇的这次事故,这个狐狸一样的女人就跑了,跑去了哪儿就不知道了。

  “我可以一试。”忽然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门被推开,秦紫萱缓步走进来,目光只看着秦冲,“先声明一下,我不是故意要偷听的,一直在忙医疗队的事儿,花销很大,想过来跟你申请一批费用。”

  “这位就是秦姑娘吧,不错不错,我觉得她可以胜任这次的任务。”井老仔细瞅了两眼,以他年纪的眼力,行不行合适不合适,看了几眼就足够了。

  “井老,这是不是太草率了,这件事还是从长……”秦冲忙道。

  “秦冲!你不用处处都为我考虑,我做这个事儿也不是为了你,你们上战场杀敌,刀山火海里蹚着走,不怕死。我也不怕,你们是剑盟的一员,难道我不是吗?不要总是把我当成外人好不好?!”秦紫萱对老人说道,“您就是井老吧,扮作您的养女这件事我接下了,离开青丘城之前记得来找我。”

  她不给秦冲任何争辩的机会,只是丢下一句话,“你要是想说服我也可以,晚上来找我,你一个人!”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