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破晓,街上还没有几个行人的时候,贡达四人便静悄悄地离开了。

  =最B新A章(X节上{‘酷1匠网

  临走前,秦紫萱回望着那栋豪宅阔院,脸上露出一丝不舍的表情。

  “秦姑娘,你现在若是反悔还来得及。美人心计,往往到最后都会把自己给搭进去,昨日说到人选的时候,有句话我忘了补充,现在告诉你,那就是要有牺牲的准备。”

  “井老,你未免太轻看我秦紫萱了,虽说我是一介女流,但论起不怕死,我不比秦冲任何一位追随者差到哪儿去。”

  “那必然是包括你身边的这位啦,秦冲从哪里找来的这么多强大的帮手,我甚至怀疑凯皇大人把自己的人都借给他用啦,哈哈。”

  井老一直在打量着这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能够感觉的出来,他的战力和贡达比起来,只高不低。

  贡达毕竟是将军,实力是实打实的,在外环当中,这样的战力就算是顶尖了。

  秦冲把这个强大的战力派来保护一个重要的女人,可以推断两个事情,第一,此人在秦冲的追随者中算是上层的,但实力在他之上的还有。放眼整个雾国达到顶级武宗的人,两只手绝对数的过来,拥有这种实力的人,都是作为大杀器来用的。第二,秦紫萱和秦冲的关系非同小可,他还真是个多情种。

  “秦姑娘放心吧,我会护你周全。”蓬轩来到南域之后,拿掉了假面,他被天盟通缉的事儿,在北域影响力很大,跨到中域就弱多了,而再到南域基本没有任何相关的信息传来,王室只关心大事件,譬如现在正火热的庞凯大战,庞靖和凯皇是让王室最为忌惮的两个可怕人物。

  “有劳了。”秦紫萱微微颔首,“走吧,去助秦冲早日拿下外环,剑指王都!”

  青丘城易主,但秦冲的管制非常到位,内部又有老牌的世家安抚民心,当地百姓对秦冲外来户的来历有一些非议和不满,也有试图想捣乱的,不过很快就有人发现这些想搞动作的忽然间消失了,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细想下来不仅毛骨悚然。

  秦冲是带着巨资转战这边的,开始改良器械,修复城防,建立秦氏工坊,这边他必然是没有办法把生意做起来的,所以建造工坊也都是只进不出,是个烧钱的事儿,但没有工坊的话,几张战斗下去装备损毁、补给品缺失,对武者来说都是个不小的打击。

  秦冲可不缺钱,青丘城本就是作为要塞的地方,他要恢复它的战略意义,不单单是防止外环的对决有退路可走,有坚城可以防守,同时也防备进入内环之后,中域出现的变化。

  很有可能在秦冲强攻王室的时候,有人看到机会想一口把两条大鱼都给吃掉,从后方打过来,所以巩固青丘城的防御也是防患于未然。

  建造城防体系是非常耗钱的,所以秦冲先从城中的大中下士族中抽了一笔税钱,屠夫营能人不少,纷纷开始忙活起来。

  田翼也没闲着,士族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愿意获得特权,推举家族的年轻人去参加选拔,田翼作为主考核官有的忙了。

  师姐沈南燕在一旁陪同着,总之,很快青丘城被秦冲搞的热火朝天,这种架势透露出不少的讯息,消息已不胫而走。

  嚎风城。

  位于升谷的前沿,升谷是进入内环的直达大道,大道尽头是一座巨大的要塞,这座要塞被誉为是王城的护臂,如果被攻破,内环的繁华大都便曾为一个个衣衫单薄的美女,等待着强者的光顾和蹂躏。

  嚎风城的位置就如同一个前哨战一样,意义重大,所以驻扎在这里的不是别人,正是新君和少帅都非常信任的部下及朋友——冯宇坤。

  此时,城内人流涌动,如往常一样喧嚣热闹。

  城主府内的气氛却略微有些紧张起来了,冯宇坤本来准备了宴会,迎接从王城到这边来的几位朋友,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被他仓促地取消了,很早就把朋友送走,把心腹的部下纷纷叫了过来。

  屋内起码坐了不下十个人,为首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体型并不高大伟岸,他的长相看着很老实憨厚,也很普通,但接触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个看起来慈眉善目家伙杀起人来,一点都不心慈手软。

  “大伙都到齐啦,说说吧,毕竟你掌握的可是一手资料。”冯宇坤开口道。

  这个被吩咐的部下不是别人,正是当晚被申公弑和夜姬合力夹击冒险逃走的寒霜剑客。

  “那我就如实说了,可能有些话说出来扬别人的志气,灭自己人的微风,我差点死在青丘城内,叫不出名字来的两个人就把我挡住了。同我一起作战的还有两位圣域武宗,全部战死,秦冲来势汹汹,攻占青丘城的战斗,敌方首领根本就没有上手,只是派出了一部分人,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已经全面接管,打理的井井有条。这说明秦冲座下不单单带来了强力的战斗人员,还有管理人员。现在就在加固攻势、储备后方,很可见秦冲有多么的野心勃勃,他一旦发展起来将难以抵挡,是王室三十年之内遭遇到的最大劲敌。”

  “老霜,你这就是危言耸听啦!”一个大块头,敞着衣服,露出结实的胸肌嗤之以鼻道,“你怎么变的胆子也越来越小,贡达被打跑了,那是他自己没出息,”

  他就是巴鲁,冯宇坤的左右手之一。

  他一张嘴,立刻得到另外几个人的赞许,寒霜剑客讽刺道:“如果换做成你,估计有的自大的人,就得需要有人来给自己收尸“哟呵,你不服气啊,要不咱们俩个比划比划。”巴鲁个性孤傲,很看不起地位低于他的人。

  “谁怕你,要不就在这儿?”寒霜剑客回击道“不要在这样的场合别闹过来,”冯宇坤若有所思地道:“我和他的战争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秦冲作为外来者,打着一个叫剑盟的旗号,杀入了外环地带,不能给他任何发展壮大的机会。外环的这些城邦首领一个个都变成了惊弓之鸟,生怕秦冲的攻打,直接发布召集令的话,有的城主对我背后的新君和少帅有很大的意见,我也没和这些人走动太多,可能会置之不理。我们需要一个中间人,我会写一封信,去带给麋鹿城的那只老秃鹫吧,他是王室的老臣啦,十分可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