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灵玥穿着一件御寒的袍子,头发一直垂到臀部,她的气质也很拒人于千里之外,脸上少有表情。

  据说幽灵之谷十分寒冷,凯皇上位以后把反抗者清扫一空,白氏是罕有幸存下来的,流传最广的说法是白王用自己的命保护了族人,大功臣太叔衍从中也说了不少好话。

  白王面见凯皇,回到家族之后不久便死了。白氏家族以此搬离了原来的地盘,远走边陲,之后就鲜有再出现。

  和白灵玥并肩而行的是个彪型大汉,审判会上明令禁止不准携带武器入内,他却提着一把孤形刀,若无其事,无人敢于驳斥和阻拦。

  “真是该露面的都到齐了啊。”黄海其挠头道,“毕竟这里是我的地盘,带武器进去教堂有辱规章,旁人不好说什么,我倒是应该好心过去提醒下吧。”

  大飞干脆道:“这个人又是谁?如果没什么背景来头,把人叫出去直接干翻他!我凭生最讨厌这种当着一群人的面装逼的蠢货。”

  “他是疯王的儿子——封无邪!你还是老老实实坐着吧,疯王是上个时代四王中最有名也最狂妄的一个,申公家乃至凯皇大人谁都不服,认为他们都不配接替盟主之位,后来挑战凯皇惜败一气之下带着人离开了,据说是直接离开了雾国,封无邪很有可能是从外面赶来的。”

  “既然都走了还回来干什么?”大飞问。

  “真走假走谁知道,疯王败了之后,不愿意归顺,手底下人也散的七七八八了,年轻人都好逞强出风头,疯王不愿意继续在天盟混下去了,不表示不愿让儿子继续走这条路。”

  封无邪二十四五岁,精壮高个,看谁都直来直去,感觉上特别直接,个性张扬,不喜欢被约束,就像是大飞说的那样,一脸装逼样,好像所有人都得把目光汇集在他身上一样。

  “你觉得他实力如何?”大飞突然觉得,之前讨厌的麻雀现在看着顺眼多了。

  “不弱。”黄海其仔细地观察了两眼,“你打不过他。”

  大飞惊讶道:“扯淡吧!我也算混了这么久的老人啦,还是从死亡训练营出来的,会打不过一个装逼小子?大黄,你这是什么眼神,往往一个牛逼的老子总是生出来一个废物儿子。”

  封无邪另一侧的是个瘦高的长者,整体看起来并无什么太过出众的地方,穿着一件标准的法师袍。

  麻雀跟上个时代并无什么交集和联系,这三个人一个都不认得,不由得望向鹿老。

  w酷!匠~网VK唯u"一7R正版6,其他都%)是i盗“版{V

  “那个女人是白王的女儿,他们驻扎在幽灵谷中,那里的环境非常复杂,被巧妙地用作于修炼当中自成一派,这个女人叫白灵玥,很能干,她训练了一批人,称之为幽灵团,人数大概在千人左右。”

  “人数听起来不多呀,千人在北域很容易就能拉起来。”

  “是这样没错,她是太叔衍亲自请出来的,可能是天盟排名第一的刺客兵团。”

  麻雀吓了一跳。好大的口气啊,这话要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麻雀早就大肆嘲讽了,但是从鹿老嘴中出来,那就有一定的分量了。

  “中间那个是封无邪,疯王的儿子。”鹿老有意无意地瞥了炎凤一眼,刨去被灭门的幽王,其他三王的后人都到齐啦。”

  “这家伙鼻孔都快飞天上去了,真嘚瑟,爷爷,他带来的人是不是很多?”鹿安君也是个骨子里狂妄自负的,当看到一个比自己还狂的就不爽了。

  “五百左右。”鹿老回答道。

  看样子这三方首领私下碰过面了,还协商好了什么,按理说他们是绝对有资格坐在鹿老等人的旁边,却没有过来只是随便找了个空座位多的地方坐下了。

  “就带这么点人还狂个什么劲,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还以为是四王的时候呢?在我看来不过是一个乡巴佬,麻雀兄你说呢?”

  麻雀讨好道:“鹿少说的是,只有五百人在我那边只能够当一名城主。”

  “闭嘴!”鹿老呵斥道,“不要表面看问题,他带来的人全都是精挑细选的猛士,称之为死侍团,团员之中有多位圣域武宗。”

  “那个老法师呢?”

  “他可是一个跟我一样的老人儿了,杀人无数,顶级圣域,是这次对抗庞靖的王牌之一。在三十年前,他有一个恐怖的绰号叫血法师。”

  炎凤微微眯起了眼睛,血法师的大名他从父亲那里听过,真是没想到见到本人是这个样子的,一点恐惧、霸气的模样都没有,看起来就像是街上遇到的一个寻常过路人。

  血法师——法隆!

  其他人也都在窃窃私语,这三个人的出现无疑是把气氛推向了一个小的高潮,这三位首领在之前太叔横举办的酒会和宴会上都没有抛头露面,今天是头一次。

  黄海其把血法师类似的信息告知了好友,大飞眼睛都瞪圆了,这个老头比死亡训练营的黑教官都要强横,那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实力?

  黄海其在好友震惊之余不忘再爆一剂猛料,“你看到封无邪手持的兵刃了没有?如果我没有看走眼的话,那是疯王的武器,一把邪刃——饮血兽!”

  听听人家武器这名字,多么霸气酷炫,刚才还自信满满的大飞显然是遭到了不小的打击,小声道:“好吧,我服软了行了吧。你不要告诉我,他也比黑教官还要厉害?”

  “这倒不会,但他强在年龄,正处在上升期,寿昆也是会一点点的实力下滑,这是必然的趋势。”

  这次重要的人都到齐了,太叔横早就把准备好的开场白陈述了一遍,他说的慷慨激昂,有凭有据,很显然是准备了很长时间。

  为秦冲一方辩护的人太少,导致炎凤孤立无援,滑稽的是素未谋面的封无邪竟然会站到同一方,他给出的解释也很有讽刺意味,说秦冲够有种,被这么多人压迫,就是不屌你又如何?这脾气我喜欢,所以我希望结交这个朋友。

  寡不敌众,很多步骤进行的很快,黄海其提前出来了。

  毫无悬念,他也有票选的资格,主动弃权了。

  大飞担忧道:“你说,秦兄弟,不会逼的真的投奔庞靖去了吧?”

  “这儿谁知道,不过凭我的直觉不会。”

  “为什么?”

  “很简单啊,他努力了这么久就是不想依附谁,刚冒出头来就被打回原形,他会拼死反抗的。”

  教堂的门从里面打开了,人们陆续地走出来。

  打头的第一个就是炎凤,她气色不好,走的很快。

  “什么结果?”黄海其急忙凑上前问。

  “取消豪门之主的名誉和资格,定了通敌违逆分裂天盟等大罪,杀无赦!”炎凤说,“我得赶紧赶回去了,把这个惊人的消息告诉父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