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无赦……”大飞呆了一下,朝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太叔横这小子真够孙子的,这是要一下子把秦冲踩到地底去,现在谁也救不了他了。”

  “别慌,说不定这出大戏才刚刚开始,这边演完了,现在该轮到他啦。”

  “什么戏?你在说什么呢,大黄,你别这么高深行不行?你这个人啥都好,就是喜欢卖关子,快说快说!”

  黄海其背着手摇头晃脑地朝着城主府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说道:“秦冲是什么人?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硬主儿,你打了他一巴掌,他就会反过头来打你十巴掌,他是肯吃亏的人吗?这边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也会还回来的,你等着看吧。”

  “可是……可是他仅凭一方势力,怎么跟这边的联军抗衡?要是秦冲独挑太叔家族,我还会把一半的胜算压在他那边,现在嘛,胜负基本上没悬念。”

  “要是换作是你,该怎么办呢?”

  大飞想都不想说道:“老子直接跟庞靖联手,干他娘的!都除名了,难道还坐以待毙不成?再说了,这时候哪还有别的选择。”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这是一条路,但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不提这个啦,反正这件事跟咱们的关系又不大,你跟秦冲也不过才见过几次面,我比你接触的时间可长多了,你怎么那么向着他?”黄海其摸着下巴道,“大飞,你不会除了细皮嫩肉的娘们,还喜欢同性……”

  “你是不是想死了!”大飞一拳砸了过来。

  黄海其一个闪身躲开了,哈哈大笑着跑掉,一边跑还一边嚷嚷:“反应这么大,难不成是被我猜中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从死亡训练营里出来的,总是有那么几个变态……”

  “你去死吧!”大飞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

  这对患难兄弟,从一个地方出来的好基友难得也有如此童真的一面,惹得路过的行人纷纷侧目。

  审判会的结果很快传到了业火城,一时之间城内的气氛变得极其紧张,一些胆小的家族带着家眷财物大举搬家。

  也有一些忠心的家族来到城主府表达同甘苦共患难的决心,看起来秦冲不得不被迫宣战了。他可能是天盟历史上最快形成的豪门,也是被快被除名的。

  当左驹走进来,把这个消息带到的时候,秦冲只是淡淡一笑,只说了三个字:“开始吧!”

  次日。

  太叔横派出了一名使者来到业火,一方面是当面传达来自天盟的旨意,另一方面算是对秦冲的一种羞辱和报复。

  由于此去很可能秦冲一怒之下就把来使给宰了,所以此次前来的背景来历都一般般,胆子够大,口才也好,如果能平安回来酬劳是足够诱人的数字。

  有人怕死,就有人胆大。

  先礼后兵,太叔横要杀秦冲,要先光明正大的地让他知道,还想听听他会怎么说,然后带着兵马进军。

  秦冲这次终于做出回应了,要城中百姓士族到城主府去,他有重要的公告要声明。

  使者预想过很多种见面的方式,也考虑过各种应对的话,但秦冲的做法还是大大出乎的他的意料。

  秦冲把来的这名叫王参的使者请进了府中,好酒好菜地招待,让他坐在对桌,这简直就是对待贵族的礼数了。

  王参的洞察力不错,发现府中略显冷清,秦冲那些彪悍的追随者都不在左右,偌大的房间就只有他一个人。

  {P酷R匠q网永久*)免iv费s'看gz小说:

  “王兄,你提着脑袋跑这一趟太叔横给你多少酬劳?”

  “秦大人,还是叫我的名字吧,王兄实在是不敢当。”王参现在脑袋都是懵了,他怎么能这么平静呢,不应该很愤怒或是很忧虑重重的吗?

  “我都不是豪门之主了,叫大人可就不合适啦。你这次来,不就是来传达这个消息的吗?先回答我的问题。”

  “五万,跑这趟腿的酬劳。”

  “原来你的脑袋只值五万金币呀。”

  王参吓得满头是汗,差点没从椅子上滑下来,他的胆子大,是自信于口才,他多方打听过,秦冲敬英雄厌小人、懦夫,也没有滥杀的癖好,自己接了这个活说不定在他眼里还是值得称道的。

  不过一见面接触才发现,自己的那点小聪明小心思全都被识破了,对面就如同在戏耍老鼠的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下嘴。

  王参的那些准备全都白费了。

  “别怕,我不杀你,五万金币也不少啊,值的上几件装备,太叔横不是想让你看看我是如何回应的嘛,来,跟我来吧。”

  秦冲带着使者站上了城主府的房顶上。

  街道已经堵得走不了人了,秦冲在业火城的威望如日中天,效忠者不计其数,他们都在等着命令,秦冲一走出来,这些人立即发出充满战意的吼叫。

  秦冲就这么看着,吼叫持续了足足一分钟,他抬起了一指手指着天。

  声音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站在房顶上的这个男人,一个总是创造奇迹的人。

  “今天,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秦冲扫视着四周,故意停顿了一下,“审判会的结果下来了,说我犯了通敌违逆分裂天盟足够杀头的五项大罪,太叔横临危有命成为联军首领,对我公然打压、抹黑,我再怎么解释再怎么反抗都无济于事,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对方可不止四只手,数量上还要乘以十,我站出来只是为了告诉我的臣民们,我不是叛徒,我没有通敌,更没有想搞分裂,我只是想生存下去,不想做替死鬼,也不想被我的仇人摆布。”

  “可有人想要我死,我一方对抗不了审判会的规矩,不过我也不接受审判会对我的定罪和裁决,我宣布——从此刻起,正式退出天盟!”

  大街上鸦雀无声。

  秦冲字字有声道:“我和太叔家族不死不休,中域的百姓们是无辜的,我曾承蒙盟主大人恩惠,为了报答知遇之恩,我决定从中域撤军。把业火城、井城、离城作为对盟主对无上的天盟的回赠,但这三座城市不是给太叔横那个卑鄙小人的,而是给盟主的。两日后,我的人会全部撤出,如果天盟没有人来接管,那么就留给庞靖好了,我为他们准备了战场。”

  “很抱歉让诸位失望了,奉劝各位一句,带着家人孩子离开吧,这里不久后会变成战场的中心,从此天盟中不再有秦冲这个人,我发誓,有一天我还会回来的,以我的方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