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老也来了,身后跟着家族的一位晚辈,十分年轻,看衣着打扮俨然一位经常穿梭与酒会的贵公子。

  鹿老坐在炎凤旁边,鹿氏家族一向不太招摇,也没有炎家、太叔家一块足够大的地盘来标榜身份地位,但要论影响力基本上和大豪门是不分伯仲的。

  鹿老对着炎凤拱了拱手,“老炎家的丫头终于是坐上这个位子了,一代新人换旧人,我们这些老家伙也该让一让位了,恭喜啦,秦冲跟你是盟友,在审判会开始之前,我要好心提醒你,在这种场合说话要千万小心。”

  炎凤回礼道:“谢鹿老提醒,我外甥跟着秦冲去闯天下,母族能给的不多,在他被人猜忌、诬陷的时候,站出来发声,这点小忙还是办得到的。”

  “秦冲已犯众怒,靠一两个人无力可挽回。你父亲武功盖世,很多人都会给这位强硬的炎王面子,现在换成你,可就未必了。”

  “鹿老说的是,所以我更得跟他们碰碰,借这样一个场合让他们正视我,不要小看一个发火的女人!”炎凤把目光转向看人的旁边年轻人,优雅地笑了笑,“说起来,我更应该恭喜鹿老才对。这是您的宝贝孙子鹿安君吧?鹿家和太叔横强强联手,您孙儿迎娶太叔家的掌上明珠,可喜可贺呀。”

  “是啊,鹿家也到了扶持年轻人上位的时候了,君儿,跟新一任的炎王打个招呼吧。”

  “见过炎王,我敢肯定您绝不是历代实力最强的,但绝对是最美艳的一位。说实话,跟太叔莹那种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比起来,我更偏好成熟的女人。”

  炎凤看到这小子还挑逗似的眨了眨眼睛,胆子真是不小,他和已死的太叔琼是一类人,艺高人胆大,倒是听说过此人的一些风流名声。

  鹿家地盘不大,但战力彪悍,位于极北,接壤风驹公国,可以说负责北面的门户,顶着很大的压力,鹿家的地盘很多都是难以利用的不毛之地,练兵非常有一套,家族内部也有复杂的考核机制,谁上谁下要看表现、要拼实力。

  鹿老是家族的一家之长,选了这么一个花名在外的后辈扶起来,鹿安君是他孙子,直系血缘肯定占有很大部分原因,但要是个花架子仅凭一己私利还是很难做到的,所以真的把这个小子看成是一个好近女色贪图享乐的贵公子那就大错特错了。

  “姐姐可不太喜欢年龄小的,当然秦冲除外,那是个浑身散发着独特魅力的男人。你这么调侃你的未婚妻,不怕台上她的哥哥听见吗?”炎凤咯咯笑道。

  “怕什么,听见了就听见呗,我喜欢有难度有挑战的,征服一座城是如此,征服女人更是如此。太叔莹那种乖乖女,只会让我感觉像是睡过的那些服侍我的俏丫鬟。”

  鹿老有点听不下去了,咳了一声道:“这次带你来见见世面,顺便认一认人来的。说话要有分寸,从现在开始,给我把嘴巴闭起来,多听多看!”

  W?更新最z@快x上{酷匠¤9网Fh

  鹿安君似乎对这桩婚事也不太上心,点了下头,不再多言。

  炎凤则把目光看向台上,太叔横朝这边忘了一眼,感觉着刚才的谈话应该是听见了。

  谁都清楚这场政治婚姻的背后目的,太叔横在等几位重要的客人。

  最前排拥有独立位置,如今椅子上还空着一半。

  这些人要是不来,审判会就很难达到共识。

  门口传来脚步声,终于又有人进来了,为首的是个熟面孔,一脸的疲态,看样子是匆匆忙忙赶到这边的。

  黄海其看着进来的三个人中那个打头的,摸着下巴说道,麻雀最近忙的焦头烂额,听说要塞差点就丢了,他身边最重要的几员大将又挂了一个。

  大飞对这个麻雀不太顺眼,他卖主求荣对金家干的事真是不地道,哼哼道:“真就是报应,兽乱闹腾起来一发不可收拾,他赶上的这个时候也不好,联军集结去跟庞靖作战,如果没有庞靖捣乱,联军涌来平息兽乱,不出一个月可成。联军中独缺他的队伍,看起来真是抽不出人手来啦,盟主也特批了让他安心平乱。”

  “可不是嘛。黄海其一脸肉痛地说道,还搞走了一批大型的机械。可是我好不容易找到机械师砸钱重金弄出来的,竟然就这么白白送人啦。”

  “坐在鹿老旁边的那个小白脸是谁啊?怎么没见过,老黄,这小子刚才对炎小姐放电,你做何感想?”

  黄海其呸道:“如果他不是鹿阎霆的亲孙子,我废了他!”

  麻雀走到第一排,先是对台上的太叔横举了举拳头,像是在说我挺你到底。随后跟鹿老问好,安静地坐了下来。

  炎凤不冷不热地说道:“听说东域战事紧张,高阶的魔兽开始陆续出现,每天都要死上百人,麻雀你怎么还有闲心大老远跑到这边来呢?可别让手下人误认为是,局面失控,首领顶不住压力跑啦。”

  麻雀的脸上还有一道新伤,刚刚结痂,他比先前可阴郁了不少,以前进来这种人多的场合,都要搞出点动静引起旁人的注意,招摇一点,可现在从进门到入座都出其的沉默。

  一个喜欢招摇过市的人,不是遇到特别特别难的事,不会一下子沉默成这样。

  他们只是听说东域的魔兽暴乱来势汹汹,愈演愈烈,到底危险成什么样,战斗成什么样就不太清楚了。

  麻雀听到这句奚落,哈哈大笑起来,“人死的再多,还可以再招募,能够看到秦冲是怎么垮台覆灭的,这个转折点我一定要亲眼看到,还要参与其中,今天是我这半个月以来最高兴的一天,哈哈哈哈。”

  炎凤打算回击,教堂的门又开了,这次走进来七个人。

  为首的三个非常显眼,两男一女,太叔横看到他们来了,高兴地握紧了拳头。

  “左面那个是白家的家主白灵玥,真是个老妖精,都过中年的老女人啦,怎么看起来还跟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似地?”大飞啧啧道。

  黄海其呵呵一笑,“在上一代盟主执掌的时期,手下有四王,白王也卷入了继承人争夺的斗争,是偏向申公家的,也是少有没有被凯皇大人灭门的家族。只是王的头衔和封地被取缔了,搬到了北域一处荒凉之地名为幽灵之谷,十方联军聚集了九支,没想到她这次也终于出来了。白王的女儿可不是简单的人物。”

  大飞嘟囔道:“这些平时不露面的都跳出来了,确实在讨论惩罚秦兄弟的审判会上,这点真是让人不爽啊。”

  “睁大眼睛看吧。”黄海其若有所思地说道,“没准,这一刻我们是在见证历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