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叔谭不愧是老江湖,之前故意闹的满城风雨,很多表面上看起来支持太叔横的长辈们,让他看错了眼下的形势,以为自己会得到更多的支持。

  c看gW正{版章!‘节b,上w酷匠&^网XD

  其实他们全都是站在太叔谭这边的,在这些老人们的眼里,太叔横实在是难堪大任,从阻击秦冲北上开始,一件件事情都办得有些难看。况且太叔衍执掌家族大权数十年,凭什么总是他们这对父子一直霸占着……

  票数开始呈现出两极化,太叔谭哈哈大笑起来,“看样子是我赢了。你是家主,盟主的指示那就用心去做。我这个当大伯的就不跟着一起上战场了,内部既然不稳定,我这也是帮你解决掉这个麻烦,咱们各司其职都是为了家族利益着想,你说是吧?”

  “你们……这是想要造反吗?”太叔横终于怒了。

  “造反?反你吗?我们哪里敢呀,你背后有你那个精明狡猾的老子撑腰,惩戒所的这些太保都被紧急调回来了,就坐在我们对面,除了参加会议之外,还是为了防备某些人吧。”太叔谭挑衅地看着苏燊,“是不是现在一声令下,就会有人冲进来把主张追查到底的人全都杀掉,这样太叔家就稳稳当当啦,不会再有任何人像是讨厌的苍蝇那样,在你身边嗡嗡嗡地飞来飞去,说三道四。”

  太叔臣哼哼道:“他敢!如果咱们在家族会议上动手,那今晚,我敢保证,巨塔城上万人都会不得安宁……”

  苏燊有点听不下去,打断道:“话题越说越偏了,大伙都看到了,支持谭爷的人更多,你现在可以提要求了。”

  太叔谭站起身一步步走到中央,“杀我儿子的凶手是谁,我也不劳烦我的好侄儿,自己会找!只是我要借助惩戒所的力量,要至少三位太保配合!”

  “这不可能!”苏燊一口回绝道,“惩戒所不受你的任何指派!”

  “哈哈哈哈,苏燊,说话不要总是这么绝对。你以为现在的太保还是当年老样子吗?为了家族崛起团结一心生死与共,大错特错,早就不是铁板一块了。明令禁止除了家主以外,其他效命于家族上层者都是不允许进去的,避免惩戒所被一方势力侵染变了性质,但谁也不是傻子,谁都想把自己的人送到惩戒所去,我自然也有人在里面!”

  随着太叔谭拍手,银和一个紫发女子并肩走进门,走在太叔谭身后。

  他一人唱主角,根本懒得看主座上的太叔横一眼,“三分之二的人都支持我的决策,这就是民意懂不懂?现在请我的好侄儿开口允诺吧,把惩戒所的人借给我一些,若是不借,我迫不及待挖墙脚,那可就别怪我啦。”

  太叔横冷声道:“大伯,,你也别装作假惺惺的了,你难受,我看着也难受。我知道你不服我,你们都不服我,故意设计好的是吧,你刚才那番话就是在警告我,不管你提什么条件,我这个当家的都得看你的脸色配合着,如果不配合你就不计后果想要把惩戒所搞分裂了是吧?”

  “你既然是这么认为,那就是好了,你能怎么样?”太叔谭霸道地说。

  太叔横确实不能怎么样,家族会议就是得少数服从多数,他即便有家主之名,却没什么用,真是没想到太保竟然都被收买了。

  太保的忠诚都存在问题,那更不要说惩戒所里那些精心培养起来的黑武者了。

  “怎么变哑巴啦,看起来诸位对我的要求都没有任何意见了?”太叔谭嚣张地看了一圈,刚要张口。

  “我不同意。”门外面这时候走进一个人来。

  本来沉寂的会议大厅顿时炸开了锅,只是人们都只敢小声议论,谁都不敢声张。

  太叔横可这下彻底激动了,一直站在手边的邵管家看着太叔谭发威没插一句嘴,似乎很是寻常,现在答案总算是可以揭晓了。

  进来的人身宽体长,看着有点消瘦,留着u形胡须,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浑身撒发出一股上位者强大的气场。

  太叔谭震惊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我的好弟弟!”

  “他不是已经退休养老去了吗?怎么又回主城来了?”

  “这还用得着问吗?为儿子保驾护航来了,这下可有好戏可看了,这对兄弟这些年已经越来越少碰面了……”

  进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太叔衍!

  “怎么,我不能回来吗?哥哥,我是自己主动卸任离开的,不是被谁逼走的,还没人有这个胆量和本事。你一个当长辈的,这么对待我的儿子可就有点不太公平了,还有在场的诸位亲戚,偏心没关系,只是要先想好了千万别跟错了人。”

  “好弟弟,长话短说吧!”

  太叔衍走到儿子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好!我做事也不喜欢拖拖拉拉,那就来个痛快的。太叔谭未必祖训,私自渗透腐化惩戒所,同时暗中曾和多方势力有往来,打着家族的名头,出卖家族的利益,获得过巨大的财富和人脉。你的人脉是你最强大的武器,不过都是你一次次出卖家族利益换来的,我带来了金权杖,我来之前请示过老寿星了,他允许我做出一个残忍的举动。”

  太叔衍厉声喝道:“罪人太叔谭,出卖家族利益,试图渗透惩戒所为自己所图谋,无视家训,结党分裂,破坏团结煽风点火,以上罪证确凿,逮捕下狱等候发落!”

  “什么?我看今晚睡敢碰我一根指头!”太叔谭吼道,“老寿星是被你哄骗的,我不认!金权杖凭什么给你?我现在就回去,这个家我是分定了!”

  银和保护太叔谭的几个人全都亮出了武器,苏燊顿时也上前挡住了去路,不单单是兄弟之间了,太保之间都已经拔刀相向。

  “不让开路,我就要动手了!”太叔谭是真的疯了,金权杖是家族最大的杀器,家主都能废掉,老寿星是他们的父亲,在这个时代近乎是活化石的存在了。

  是和上一代盟主那一辈当中的人物。

  “不把路让开,那就硬闯,出了一切事,我负责!”太叔谭直接发话了。

  苏燊几个上手直接打了起来,不过战斗很快就结束了,保护太叔谭的另外一个太保横死当场,被另一侧的银暗算,一剑被削去了脑袋。

  银把染血的长剑横在太叔谭的脖子上,那些想跟着他疯一把的也都消停了。

  “你、你竟然敢背叛我!”太叔谭快气昏了,他重金收买的银竟然是太叔衍的人。

  “你把手伸得太长了,已经坏了规矩!”银冷冷地说道。

  “带走!”太叔衍一摆手,太叔臣也被绑了,外面还有百十来人都被下了武器,控制了起来。

  一代野心家就这么落马了,非常的突然而迅速,他的步步紧逼利益熏心,终于让老寿命看不下去,拿出了金权杖,那些效忠他的人一个个全都老实了。

  若不然帮了太叔谭下狱,掀起的风浪会是难以预估的,而现在似乎已经无人问津。

  谁都清楚,他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