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叔横在这一刻由衷地觉得父亲老谋深算,也足够隐忍,做事果决几乎从不失手。

  自己站在他面前就像是新生的婴儿一样稚嫩。

  他和大伯的关系就如同自己和太叔琼的关系,即便父亲成为家主,但在很多事情上依旧是对大伯处处忍让,大伯甚至曾派出刺客暗杀他,被父亲抓到了一个把柄,但却主动放弃了打击报复的机会。

  当时周围不知道有多少人劝,甚至对父亲的做法捶胸顿服。

  他一直在想,是因为顾忌到兄弟之情吗?还是父亲仁慈宽宏大量,愿意给对方一个机会。但当这一刻,父亲拿出金权杖走入会场的时候,他才发现父亲没有对大伯下手,因为老寿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下场,而且兄弟之间的对杀会让家族走向分裂,豪门地位唯恐不保。

  q看~X正K版章节O上se酷匠0.网

  捧得越高摔得越疼,这一招釜底抽薪让大伯所有的后手和安排都化作了泡影,只因为真正出手收拾他的人是老寿星。

  一剑封喉!

  太叔衍看着脸色有些憔悴的儿子,指了指银,“今后这个人就跟着你了,你还年轻未来有无限的可能,对自己要自信,做事情一定要沉得住气,不到最后究竟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我会为你把路铺好,你只要大胆去做就好了。”

  “是,父亲!”太叔横用力点头道。

  “去把你大伯的财物和人手都接过来,他的家人派人好生照顾,不准有半点的委屈。记住,从今天起,家族上下就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你!”

  苏燊快步走了过来,“来的匆匆走的也匆匆,不多留几天吗?”

  他和太叔衍的关系更像是并肩作战的朋友,没有君臣阶级之分,两人见面相视而笑。

  “我住在这个地方已经几十年啦,这里的一石一木我都看过无数遍,既然决定离开就要走的彻底。惩戒所交到你手里我很放心,我儿子就多劳烦你费心了。”

  “客套话就不必说了,反正你肯定是不会让我那样悠闲下去的。”

  太叔衍若有所思地一笑,“我该走了,横儿,接下来的安排邵管家会告知你的,大军聚集在巨塔城的期限越来越近,你可要抓点紧。”

  太叔衍急匆匆地走了,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处理。

  太叔横看向老管家,“邵伯,我父亲匆匆忙忙的干什么去?”

  “还不是为了你,忙着去给家族再多填一份筹码!”

  秦冲八人安然无恙地回来了,当晚就被请进火神宫,炎王心情极好大摆筵席为众人接风洗尘。

  除了蓬轩身份非常敏感没有来之外,其他骨干成员一个不拉。

  炎无命要跟着秦冲一起走,他这个决定起初还遭到父亲、姑姑等的反对,现在都是持支持的态度,秦冲现在早已不是小阿蒙了,已经蹿升到了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地步。

  他的崛起是那么迅猛而突然,在宴席上和炎王并排而做,在天盟的地位上至少两人是已经平级了。

  孤傲的炎无命也是被狠狠地刺激到了,秦冲身边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圣域武宗刑豪,多了一票人,都是生面孔,看到这么多个圣域武宗齐聚一堂,新一任豪门的地位和赞誉完完全全地坐实,不再有一丝一毫的怀疑。

  炎王和萧姚是老相识,萧姚坐在下手,紧挨着秦冲,虽然众人谁也没说,但他位列二把手这个位置无人敢质疑。

  秦冲喝的红光满面,有点微醺,他们在这里汇合之后,只停留短短一日,后天就走。

  “没想到,实在是没想到,秦兄弟的运气真好,能够把萧老弟也拽到一条船上来,当年我那么诚心地邀请你来炎城,你心情不好想把自己封闭起来,不想任何人打扰,我这里就是养老的好地方,闲来无事咱们还能一起喝喝茶。你非是不听,总觉得别人是想利用你,你用了将近十年时间才从当年重大的打击里走出来,恭喜你啦。”

  萧姚不咸不淡道:“炎王是当年鲜有没有动手保持中立的,我不是来隐居图个安宁的,我是个罪人。”

  “即便你当年什么也没做,申公家一样还是会覆灭,只是刽子手换了别人而已。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凡事都看开一些。”

  炎王说着又看向幽婵,哈哈大笑,“小丫头,我一直很后悔当年为什么没有阻止你,以为你出去四处碰壁就会知道报仇是不可能实现的空想,你看清楚事实之后就会回来了,没想到你很倔离开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你长大了,也成熟了,你跟着秦小友我也算是放心了。”

  幽婵少年时期就是在炎城渡过的,就是在这儿宫内,有老师专门传授她各项技艺,很多年轻的男孩女孩被送入宫中随老师学习,她一直都是第一名,把自己逼得太狠,性格非常的孤僻冷漠。

  “那时年少无知不知天高地厚,人都要为自己的鲁莽和不自量力买单。有幸能再次回到炎城,我有一种久违了的‘回家’的感觉,您的身子骨还如当年一样硬朗。”

  “难得姐姐回来了……后天就又要走,呜呜……”

  炎无双紧抱着她的胳膊,她可使出了名的刁蛮小公主,但小时候唯独怕幽婵,这个话不多瓷娃娃一样的小姐姐。她总是有事没事跟屁虫一样地追着,还认了她当干姐姐!

  幽婵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专门又敬了几杯,炎凤全程作陪,她已经继位,自大带着好消息返回之后,炎王就彻底地退了。

  最近不大家族或是豪门都出现了当家年轻化的趋势,老一辈的人渐渐地淡出历史舞台。

  当头的接风宴会一直进行到凌晨两三点钟才叫结束,秦冲一帮骨干直接就住在了宫内,破天荒地对重大贵客的款待了。

  离别的日期很快到了,秦冲带着大队人马想南挺进,炎无命加入,不假思索地加入了屠夫营,夜姬晋升成为圣域武宗。

  队伍浩浩荡荡很快就来到了月牙谷,到了这儿,返回中域的路程已经不远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