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会议的成员陆续进场。

  太叔横是越发的镇定从容了,目不转定地打量着进来的人,太叔谭和太叔臣走在一起,两人都阴着张脸,投过来的目光充满了挑衅和不满,大庭广众之下已经无所顾忌。

  很快数张椅子上都有了人,会场渐渐安静了下来。

  太叔横双手放在两侧的扶手上,舒舒服服地靠坐着,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他笑了笑说道:“想必叫大伙来的目的都心知肚明,我就不再重复了,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死了,我和你们一样心里非常难过,但凶手已经逃之夭夭,如果还这么继续纠缠下去,白白地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实在不值!”

  “眼下我们当务之急的事情是聚集起十方势力,这是盟主大人指示,这才是为了家族利益和声誉考虑,人已经死了,就算把凶手抓出来又能怎么样呢?难道我的哥哥和弟弟能够起死回生不成?所以不如先放一放,这是我这个做家主的意思,所以各队队长的意思,我还没成年的时候,父亲就常教育我,掌权者做事情要学会分得清主次。”

  太叔横看着右下侧的那些人,“好了,我说完了。我希望叔伯们能够积极配合,以大局为重。”

  “哼,你就别坐在上面假惺惺的了。我儿子死了,你心里还不知道乐成什么样子呢,太叔横我告诉你,我儿子是被你踢到天蝎城去的,他要是继续留在主城决不会有事,你倒是会把责任撇的一干二净,我现在甚至严重怀疑,这一切早就是你谋划好的!”

  太叔谭早就憋了一肚子气,就是要在会上撕破脸,另外一方面,太叔横确实很有动机,齐山城的城主不是他的人,派去拦截的苏燊和几位惩戒所的也不是他的人,所以那边具体发生的细节一无所知。

  只知道一些大点的结果,如监狱被破了,如苏燊任务失败。

  当时城内并没有他的眼线,也就是说即便齐山城城主和苏燊串通好了耍他。也拿不出可靠有力的证据来。

  其次蓬轩的叛变很值得琢磨和神秘,早不改晚不改的,他身旁的人就有人提议,蓬轩是太叔衍的人,蓬轩在关键时刻发挥用处,拖住了太保,才换来袭击者逃出生天。

  会不会是内部的人自导自演的呢?

  理由很充分,如今太叔横独挑大梁,如果抗击庞靖失败,他就得主动让位了,太叔衍重新出山的可能性很大,但他再有本事也不能扭转继承人的失败。那个时候被冷落的太叔琼就有机会了,太叔谭甚至希望侄儿带着联军抗击庞靖的时候,出人意料的死在战场上,那样子就没人跟他的儿子争啦,为了权利,他不惜干一些卑鄙下作的事情。

  结果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轮到是他先白发人送黑发人,年轻一辈任何对太叔横有威胁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资历太浅,这下他可真算是高枕无忧了。

  这种猜测总是有人有意暗示,看起来并非是空穴来风。

  他起初也不相信,但越想越不对劲。

  七个人就能够潜入城主府在儿子的家中动手杀人,满城的人追捕都没抓出一个活的,调动惩戒所的人去处理,同样是失败而归。

  得是怎样一个势力才能找出这样的七个人呢?至少也得像炎王那样的豪门吧,秦冲很有嫌疑也有动机,但据打探他们一行人只是在鬼城短暂停留了片刻,就去炎王的地界了,基本上是绕开太叔家的地界走的,摆明了是不愿意主动招惹。

  若不是他们干的,在北域藏着暗处的强力势力还是有不少,但大多跟太叔家的关系还算不错,夺妻杀子一般都是血仇才会干的事儿,太叔谭想了很久都没找出这样一个对头。

  既得利益者自然是太叔横无疑了。

  太叔横摊了摊手,“大伯,说这种话要讲究证据,随便就把脏水泼在我身上,我相信我那个已死的哥哥常干这种事,您是我的长辈,还不至于玩这么下三滥的手段。”

  最+p新章7S节e上酷sr匠网U

  “知人知面不知心,我是绝对要追查到底的,如果不能还我儿子一个公道,给他报这个仇,我这个做父亲的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不管什么盟主的指示,在我眼里,这件事最大,如果你不予支持,还要从中干涉的话,我只有分家了!”

  太叔臣是个留着小胡子的男子,头发有很多都白了,说话也老气横秋的,“那些逃走的囚犯肯定知道袭击者是谁吧?把他们找出来!如果这件事做不到,叛变的第一大队队长蓬轩总该知道袭击的人是谁吧,只要找到他就能知晓一切!不是没有线索,只是需要大量的人手,为了查明杀死我儿子的幕后黑手,我不惜把北域翻个底掉!”

  “现在太叔家必须行动上下统一,我要做联军之首,如果内部都不稳定,让我这个扛旗的,怎么带领下面的这么多首领去对付强敌?”太叔横拍了拍手,“分家绝不可能!现在开始表决吧,要么就继续追查,出人出钱出力,要么就听我的,暂时先放一放,先从苏先生这里开始吧。”

  苏燊看了看左右的人,不是每位太保都有表决权,必须是为家族做出杰出贡献且资历很老的老人才可以。

  “我同意家主的,暂时先放一放。”

  “附议!”竹染随即跟上。

  对面座位上的人坐不出了,有人接过话头说道:“如果内部的事情都解决不了,怎么解决外部的,攘外必需安内的道理想必大家都懂,我觉得还是先给大家一个交代比较好,我们也好同心协力为家主办事。”

  “查!为什么不查了,琼少爷的死肯定有猫腻,这要真是自己人动的手,哪儿怎么叫人睡的安分呢?”

  双方表决,基本上算势均力敌,不过太叔衍太过霸道,在同辈当中就很不受待见,被人嫉妒,风向忽然间就变了。

  之前还答应站在太叔横这边的,忽然间大变脸,一个个诚信捣乱,故意使诈让他主动召开家族会议,一旦表决结果太叔谭胜。

  很大的精力就没法放在联军这件事上了,这无疑是给太叔横处理的重要事情增添困难。

  “你、你们……”太叔横脸色变得难看了很多,差点忍不住站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