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若是能跟着一起走就好了。”阎刹有些惋惜道:“没有一个省油的灯,他们需要调养一段时间力量才会真正恢复。所以,目前所见的要比真实战力低一些。”

  “我们的身份比较特殊,不方便带着他们一起走。”秦冲摇了摇头,“好了,我们也该动身了。”

  巨塔城太叔家现在可一点都不太平。

  自从苏燊回来,太叔谭勃然大怒,申请要调动更多的人手去缉凶,讨回一个公道,也挽回家族的一点颜面。

  不过他的请求被太叔横义不容辞地给驳回,包括太叔臣的请愿书,不但不给增派一兵一卒,还严格限制他们个人的武装大规模调动。

  太叔谭直接带人闹到了会议大厅,讲道理根本讲不清楚,一个的说辞是要以大局为重,另一个是情绪失控丧失理智的老人,很多根本无法把自己的儿子扶上位的,都借着这个机会给双方煽风点火,一时间闹得乌烟瘴气。

  这不,道理讲不清,谁都有自己的理,闹来闹去只好召开内部的家族会议。

  除了家族上层的重要人员参加之外,和家族利益捆绑在一起的几位太保也会盛装出席。

  所以这一次的家族会议比以往都要重要的多。

  小敏这次的造型淑女了不少,是陪着苏燊来的。

  这次会议的地点选在魔法塔的上层,会议还没开始,苏燊带着她先去见见几个老朋友。

  有几位太保并不在主城,甚至不在北域,收到消息急忙赶过来。魔法塔的下层区域有负责招待的地方,当然有资格能够睡着这上头的,都绝非等闲之辈!

  “大叔,你说他们会支持谁?”

  “不知道。看着他们位列两派,因为这次的事儿上蹿下跳,明面上是为家族利益和声誉着想,背地里也许只是为了挑弄是非。”

  “太叔家一向都不是很安分的家族,这些人的体内流着的都是作乱的血液,也不知道太叔衍会不会亲自回来给儿子保驾护航。太叔谭这次是谁的都面子都不给了,听说太叔横忙着聚集十方势力,太叔谭公开威胁,说如果这次的事儿不继续介入追查下去,他会带着家族一半的人退出,连带着已经应允参与围剿庞靖的两位首领也会一起退出……”

  苏燊皱了皱眉,“他没有开玩笑,太叔谭的人脉很广,不单单只是退出这么简单,地盘也会随之一分为二。这对太叔横而言是个很大的压力和威胁,一旦处理不慎,后果将不堪设想。”

  绕过走廊,前面是小型的客厅,漂亮的女侍者安静地站在门外,里面摆满了各种美食美酒,有四个人正对面而坐,相互之间交谈着什么。

  这道玻璃门可不是普通的材料,隔音俱佳,竖起耳朵听也听不清他们在讲什么。

  苏燊进来了,里面的人看见了依旧还是懒洋洋地坐着,四个人都很有特点,三男一女。

  坐在东面的是个大胖子,面前堆满了各种的肉食,他吃的不亦乐乎,整个人看起来又憨又傻。

  坐在对面的是长相斯文的男子,三十出头,脚边放着一把盘着龙的法杖。

  女子一边的头发都剃掉了,穿着十分朴素,都是很耐磨的麻质衣服,皮肤是小麦色,长相普通,有着堪比男子的肌肉。

  最后一个则是个长相邪魅的男子,长着一双让女人都嫉妒的手,声音也细细的,脸白的吓人。

  “哎哟,难得难得,苏老大总算是肯抛头露面啦,之前好几次任务都没有情动您。这位小美女该不会就是那个母夜叉的宝贝徒弟吧?”长相斯文的男子啧啧道,听口气两人已经是老相识了。

  “说这话就是有意在笑我了,知道我出山后第一次出任务就失了手,是不是真的老了不比以前了是吧?早知道这次的任务就该换你来了,说不定我连见着你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了呢。”

  忙着吃肉的大胖子哈哈大笑,“我已经听说啦,那些袭击者很强,比我们之前遭遇到的所有对手都要强得多。”

  斯文男摊了摊手,“我哪里敢质疑苏老大的能力,只是羡慕能够遇到像样的对手,最近我可是闲得无聊呢。”

  更新最+#快上酷匠S网%

  苏燊走过去对着小敏介绍道:“刚刚嘲讽我的这个人是我的旧友,他叫竹染,也是太保中的老人了。她呢,是新补进来的后辈,是千手夜叉的关门弟子小敏。”

  竹染打量着小敏,目光很有侵略性从从胸口一直落到了大腿,呵呵笑道:“真没看出来,母夜叉那个没什么趣味的老太婆能够收这么一个骚劲十足的徒弟,不错不错,太保中不是一些怪胎就是一些不能算是女人的女人,总算是进来一个还算养眼的。”

  旁边坐着的肌肉女听到这句话直接炸了锅,砰的一砸桌子,金属板直接被派出了深坑,“竹染,你是不是浑身又痒痒了?!”

  苏燊手指着肌肉女,“她叫桑楠,绰号狂暴猎手,脾气确实暴了点,不过却是个非常可靠的队友。”

  小敏咯咯笑道:“一个猥琐大叔,一个暴力女,有点意思。”

  “咳咳……”竹染听到猥琐大叔这四个字嘴里的酒差点没喷出来,他十分无辜地看着小敏。

  “嗨,我就不劳烦桑叔介绍了,我跟你一样也是后补进来的,我叫阿拳,别人也都喜欢叫我‘野猪’!”

  小敏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这个大胖子看起来能力要么就是力气大的夸张,要么就是防御强。

  剩下还没介绍的阴柔男开口道:“我叫银。”

  小敏能间接感觉到这是个危险的人物。

  苏燊多说了两句,“他刚刚从风驹公国那边回来,也是太保当中出场很低的一位。他的排名仅次于我。”

  银不冷不热地说道:“你这么久才出来,我们还没比过,不必这么早下定论。”

  “你瞧,他这个人最爱面子,也有点不合群,是个疯子。”

  两人搬了把椅子坐了进来,这次的家族会议,太保也有很重的话语权,最为太保的头领之一,苏燊必须要知道他们都是怎样的立场。

  这次的会议不能含糊其辞,也不能蒙混过关,必须要有一个定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