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又是打赌

  “想不到一个穷酸小子,居然也会有这种高档货。”

  人群中,有人妒忌的惊呼出声。

  “秦冲?他终于出来了。”

  比起其他人,宋庆一点都不意外,反而是有些苦闷。

  !“看\正版章a?节=上_酷"z匠Dg网》%

  因为这个储物手镯,就是秦冲从他手上夺过去的。

  “这个肉骨嶙峋的小子,你是谁?”突然间窜出一个人,让周斌有些不高兴。

  “我?我叫秦冲。”秦冲很友善的笑了笑。

  “秦冲?偷剑术的那个小子。”周斌脑海中灵光一闪,随即想到了什么,有些惊愕的道。

  “我没有偷剑术!”

  秦冲那和善的笑容一下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却又执着认真的表情。

  “没偷?老子管你偷没偷,总之,你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虾米而已。”周斌被秦冲突然之间提高的声音糊得一愣,登时冷声道。

  “听着,小子,你说你要去心剑楼挑选功法?”武坤一把抓住了秦冲的衣领,不怀好意的龇着牙。

  “对!”

  秦冲好像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仍由武坤揪着,根本就不反抗,也没有丝毫的惊慌。

  “哈哈,心剑楼?挑选功法?你的意思是你想得考核第一?”武坤吹眉瞪眼的,像是看一个奇怪的生物般看着秦冲,皮笑肉不笑。

  “有问题吗?”

  秦冲脑门上顶了一个大大的问号,看起来很不理解武坤为什么要笑。

  “你知道我是谁吗?”武坤趾高气昂的道。

  “不知道。”秦冲摇头道。

  “我的名字叫武坤,这你总该知道了吧。”武坤的表情有些狰狞,他总感觉这小子是在耍他。

  “哦,知道。”秦冲点了点头。

  外门中几大高手,秦冲想不知道也难。

  这武坤,就是其中之一。

  “既然知道,就该明白你所谓的挑选功法是多么的愚蠢,有我在,第一的名额早已有归属,所以,你还不快滚出去!这里,可不是你呆的地方。”

  在武坤的眼里,秦冲似乎有些呆傻,所以一点都不客气,想提起秦冲,将他甩出去。

  “他出来的那么晚,而且还是一个人,肯定是在云凌峰中脑子被魔兽吓坏了,还第一,我看是倒数吧。”

  出奇的,周斌和武坤两个死敌站在了一起,一起声讨秦冲。

  要不是现在是在考核的最后关头,他们早就将这个让他们哭笑不得的家伙吃点苦头了。

  然而,武坤试了两下,秦冲居然纹丝不动,顿时脸上有些挂不住,正要加强力道,没想到一个俏丽的身影站了过来。

  “你们两人都自认第一,现在又跑出来一个秦冲,彼此都不服气,不如打个赌吧,如果你们输了怎么办。”

  说话之人,正是何心瑶。

  她看到秦冲冲上高台的一刻,就知道有好戏看了。

  这个家伙,从自己遇见他开始,就在扮猪吃虎,让自己栽了大跟头。

  她本想等考核完了找秦冲的麻烦,但现在,能让他去触一下武坤和周斌两人的霉头,却也十分不错。

  而且,之前秦冲已经抢走了她身上的灵草,她相信,秦冲所采集到的灵草,并不会比武坤和周斌的少。

  何况,那两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尤其是周斌。

  能让秦冲教训他们一下,再美妙不过。

  这就叫一箭双雕!

  “你开什么玩笑!我武坤会输?”武坤当时就不干了,怒斥道。

  “我说过,只要我在,第一就跑不掉,你何心瑶只能保三争二,更遑论这个只会搞笑的小子了。”周斌也是语气不屑的道。

  “如果你们真的输了呢?”何心瑶要的就是两人这句话,面带微笑的道。

  “如果我周斌输了,直接学三声狗叫!不过,我不可能会输!”周斌笃定的道。

  “嘿嘿,不要说这小子,哪怕我不如周斌,我也会去心水湖裸奔一圈!”武坤更狠。

  对他来说,只要输给周斌,都是耻辱。

  至于这个瘦得只剩下骨头的小子,那是什么玩意儿!

  “说话算话?”

  何心瑶再次激将,似乎是害怕两人反悔。

  “屁事多!老子一口唾沫一颗钉,还没有失言的时候!”相比周斌,武坤为人平时就要粗鲁得多,已经很不耐何心瑶质疑自己。

  “秦冲,你有什么意见?”何心瑶把目光转向了秦冲,这个让她丢尽脸面,失去尊严的家伙。

  要是可以,她现在就想拔剑杀了他!

  在湿地之中,她被秦冲讹诈时的怒火,到此时都还未消除。那是她从小到大,受到过的最大屈辱。

  这几天她只要一闭上眼,总会梦到被秦冲欺负得狼狈的模样。

  “如果我赢了,你是不是要把你身上的灵草拿出来给我?”秦冲脸上带着莫名的笑容,微笑道。

  “你做梦!”

  说到灵草,何心瑶恨得牙痒痒,那原本平复下来的心情,一瞬间又暴躁开来。

  她原本的目标是第一,但此刻,在灵草被秦冲抢走之后,连前十都进不了,恨不得立即杀了秦冲。

  “咳咳,安静点,接下来,我宣布此次考核的结果。”

  两人无厘头的对话,连陈长老都看不下去了,干涩清了清嗓子,打断了何心瑶的话。

  “第十名,宋庆!”

  “什么?我?”

  宋庆猛地脚下一个踉跄,重重的摔倒在地,但他立即爬了起来,疯狂的跑了过来,眼巴巴的看着陈长老道:“您,您老再说一遍?”

  “第十名,宋庆。”这样的情形,陈长老见得多了,也不生气,重复道。

  听到这个肯定的答案,宋庆觉得自己的头皮一下子就炸开了,浑身如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动,燥热得十分难受。

  手无足措的,面皮不成规则的蠕动了好久,他才走了起来。

  不过却是犹如痴呆了一般,挨着握着每个人的手。

  每握一次,他都会语无伦次的说声谢谢,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直到握到秦冲的时候,他才抬起头,眼中闪烁着莫名的泪光,硬咽的说了声:“谢谢你,秦冲!”

  只有何心瑶等少数几人,才知道他为何会如此激动。

  如果秦冲狠心点,真把他的灵草收走了,那么,就算他接下来的时间再拼命,也不可能进入前十。

  这种宛如劫后余生的喜悦,让他已经迷失在了内心的狂喜之中。

  “不用谢。”

  眼见宋庆硬咽了许久才说出这句话,秦冲会心一笑。

  突然间,他觉得,这小子其实还有点可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