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陈长老又将其他几个名额都念了出来。

  免不了的,被念到名字之人,都兴奋的大呼小叫。

  当然,他们倒是没有表现得和宋庆一样疯狂。

  到现在为止,还未曾念到何心瑶,秦冲,周斌,武坤四人的名字。

  何心瑶根本就未上交灵草,所以已经排除了可能。

  “难道那个脸色蜡黄的瘦小子,真的有可能夺得第一不成?”

  此时在人们心中,不仅纷纷猜测到。

  一些平时对周斌和武坤无好感之人,隐约间也有一丝莫名的期待。

  要是秦冲真的得到了考核第一,那可是最大的黑马了。

  狗叫?裸奔?

  嘿嘿,那可真是太有趣了。

  “陈长老,你也不必念什么第二第三了,干脆就念第一名吧,反正都是我的名字。”武坤和陈长老倒是有些熟络,所以很不客气的一下子打断了陈长老的宣布,无比牛叉的道:“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听人学狗叫了。”

  说话之时,武坤带着嚣张的表情看了看周斌。

  “这样啊,也可以。”

  陈长老出了名的老好人,根本就不见丝毫的愤怒,慢慢吞吞的道。

  “第一名。”

  顿了顿,陈长老的目光在三人的脸上扫过,随即淡然的宣布道:“秦冲!”

  “哈哈……啊……”

  陈长老刚刚说到一半,武坤已经猖狂的笑了起来。但是听完之后,他的声音一下子就嘶哑了下去,最后啊的一声,犹如吃了苍蝇,卡在了喉咙一样难受。

  不止是他,连周斌,那方才得意无比笑容也僵硬在了脸上,嘴角抽了抽,表情干涩的立在了原地。

  “不可能!”

  “假的吧!陈长老最爱开玩笑了。”

  “第一?就他?一个偷剑术被逐出宗门的废物,能拿第一?那我早就是内门弟子了!”

  这个结果,不止是周斌和武坤,部分人也不能接受。

  于是乎,支持两人的跟班,一个个狂妄的嚷嚷着,纷纷把怒火洒向了秦冲。

  那一双双不还好意的眼神,大有秦冲如果不识时务,就会将他劈成碎渣的意思。

  要不是秦冲经历了那么多屈辱,心智早已超出同龄人太多,恐怕早就慌神了。

  “安静!看你们,一个个就像大街上的混混,成什么样子!谁质疑老夫的话,可以站出来,我倒要看看,你们是不是要翻了天。”

  好好的一个考核,让一群外门弟子搞的乌烟瘴气,陈长老就是脾气再好,却也忍不住震怒。

  此话一出,那些叫嚣的弟子,均是蔫了下去,聋拉着脑袋,脸上一片茫然。

  陈长老的话自然是不假的,否则就不会负责内门弟子的考核了。

  那么,灵草考核的第一名,还真是那个不起眼的小子。

  相比他们,秦冲毫不意外。

  在云凌峰,哪里有灵草,哪里有危险,他几乎都了如指掌,假如这样他还得不了第一名,这几年混迹云凌峰真是白瞎了。

  “这是你的储物手镯还有去心剑楼挑选功法的令牌,一定要收好。”陈长老将东西交到了秦冲的手中,极为和善的道。

  末了,他还一脸期冀的轻拍了下秦冲的肩膀,十分欣赏的一笑:“小子,你不错,我期待你能够在内门一飞冲天。”

  接过令牌和手镯,感受着令牌传来的丝丝冰凉,秦冲轻吸一口气,用力的点了点头:“长老放心,我一定不会辱没了这第一的名头。”

  说完,秦冲深深的看了何心瑶一眼,表情渐冷,道:“实在想不到,你还有这般心机。不过好遗憾,这考核第一,终究是我的,再见!”

  眉尖一挑,秦冲转过身,不理会众人那羡慕和嫉妒的表情,直直的离开了。

  进入内门,他已完成了初定的目标,在内门之中,不知道又有什么样的境遇在等着他。

  至于加入哪个主峰,十天之后自有长老会过来挑人。

  以长老们的眼光,恐怕到时候又是一番争斗了。

  至此,灵草考核之事都已完成,十个名额也有了归属,负责考核的师兄和长老也径直的回了内门,只剩下呆立在原地的周斌和武坤等人。

  第一?

  这个他们争夺的目标,在此时看来却是如此的可笑。

  考核第一,不是周斌,不是武坤,而是一个曾经武脉被废的小子。

  这一刻,两人就像是一个小丑般,站在那里,宛如石化了一般。

  但是从他们铁青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至今未说话,只是拉不下面子而已。

  其实第二第三这个名额,奖励也不差。

  但之前他们已经夸下海口,如果打赌输了会怎样怎样,此时走也不是,留也丢脸。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iT

  “两位,之前的打赌,你们不会忘记的那么快吧?”

  静了静心神,从秦冲离开时那饱含深意的眼神中恢复过来,何心瑶笑意盈盈的看向了两人。

  平时在外门,这两人可是对她极不服气的,没少给她使绊子。

  这一回,她终于戴着机会了,哪里会放过他们。

  刚刚出来时周斌那趾高气扬的嚣张模样,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何心瑶,你别欺人太甚!”

  周斌那张在短时间内变幻了无数颜色的俊脸,就像是从煤灰中摔打出来的一般,极是难看。

  “怎么?难道号称外门实力第一的周斌,也想食言不成?”

  何心瑶根本就不理会周斌眼中的那一丝祈求,反而对着人群扫了一圈,怪声怪气的道。

  “不能吧,周师兄是什么人,岂会如此无信。”

  宋庆会心的站到了何心瑶一边,嘴巴张成了圆圈,十分夸张的道。

  “对,我相信周师兄!”

  “周师兄,你就从了吧,哈哈哈哈……”

  听着周围那讥讽不堪的声音,周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惜,此地却没有地缝给他钻。

  “汪……”

  骑虎难下,面对的又是何心瑶这种实力不弱于自己多少的女人,周斌实在没有办法,违心的叫了声。

  虽然那声音低的连他自己也没有听清楚。

  “真好听!”

  何心瑶得意的一扭月眉,抿嘴偷笑。

  “你!何心瑶,你给我等着!”

  这个脸实在是丢大了,周斌连一秒钟都呆不下去,气呼呼的甩手而去。

  “老子就是不兑现诺言,你们想怎样?”见周斌过后,人们的目光聚焦到了自己身上,武坤重重的哼道。

  他才没周斌那么傻,当众学狗叫?那才叫傻逼!

  以武坤平时的流氓作风,人们的确拿他没办法,只有出言嘲讽。

  就连何心瑶,也只能嘴上占点便宜。

  “秦冲?很好!老子不整死你,老子就不姓武!”

  武坤那羞愤的狂吼,回荡在云凌峰的上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