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元丹。

  顾名思义,有固本培元之效,能让刚刚突破等级桎梏的武者,迅速的稳定下来。

  而且,它的药力,甚至可以让人修炼时有事半功倍之效。

  最重要的是,是它居然达到了完美这个层次。

  丹药,共分为十品,一品最次,十品为最。

  其中每一品当中,又分了三个层次,分别为五成药力以下的普通,五成到九成药力的顶级,以及十成药力的完美。

  完美,就说明这颗丹药的药效,都已经达到了顶尖的层次,药效相当于普通丹药的十倍不止。

  现在,仅仅是第三名,就已经能够获得完美固元丹,任谁,也会流口水。

  “第二名,奖励士级中品灵剑一把!”

  咕噜……

  话刚落下,下面便是出奇的寂静了一秒钟,只能听到一阵阵咽口水的声音。

  每个人在剑崖修炼的时候,都能获得一把灵剑,但等级,大多都是青铜级,士级的很少。

  就连何心瑶,现在也只有一把士级普通灵剑。

  士级中品灵剑,这等诱惑,实在难以抵挡。

  可惜的是,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没有机会获得。

  “第一名,可以到心剑楼挑选一门功法!”

  “功……功法……”

  那些费劲千辛万苦才从云凌峰活着出来的弟子,纷纷双眼放光,低喃自语。

  从第二第三名的奖励中,他们已经可以猜测到第一的奖励定然最为诱人,但此刻,他们还是疯狂了。

  功法,乃是武者立足大陆的根本。

  同样等级的武者,修炼了功法的人,必定会胜出。

  对于外门弟子来说,想要获得一门功法太难了,但此时,却有一个机会摆在他们面前。

  只是很显然,他们已经没有机会再夺得第一名了。

  “早知道我就多在里面呆一会再出来了,要是再采集到几株灵草的话,说不定我也是第一了。”

  一个弟子苦逼的跪在地上,捂着脸大哭。

  “做梦吧你!一个废物也想得第一,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把周斌师兄放在哪里了?”从人群外围中,传出一个不屑的声音,众人不禁把目光投了过去,才发现那是一个有些嚣张的小团体。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朗眉星目,十分英俊的白面男子。

  “是周斌?原来他也参加了此次考核,难怪如此的跋扈。”一个弟子认出了来人的身份,小声的嘀咕道。

  “刚才谁说何心瑶才是第一?”

  周斌的跟班中,一个长得十分高大凶狠的弟子站了出来,凶恶的质问道。

  “简直瞎了你们狗眼!周斌师兄身为武徒五重的高手,在外门罕逢敌手,又有背景,这第一的名额,早就被周斌师兄预定了!”

  他这话虽然狂妄,却也是事实。

  一些拥护何心瑶的弟子,有心反驳却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一个个蔫了下来。

  周斌的跟班跟在他的两侧,把人群都分拨开来,然后周斌直接掠过负责考核的师兄,连看都未看他一眼,来到了高台之上。

  虽然此次负责考核的是内门师兄,但实际上真正拍板的人,却是站在高台之上,一直未曾说话的陈长老。

  周斌不仅在外门有地位,内门之中也有很身的背景。

  酷匠)o网/V唯一#正版)O,Z%其.他》.都¤l是|!盗$版

  他直接就把采集到的灵草交到了长老的手中,而不是像其他弟子一样,把灵草直接给那位师兄。

  “心瑶师妹,你不是已经被内定为内门弟子了吗,怎么也想来玩完,你可要小心啊,别栽了跟头,那就有些丢脸了。”

  周斌走出来,走到何心瑶的面前,看着何心瑶那傲人的娇躯,暗暗呼吸着那散发在空气中的醉人体香,瞳孔中划过一抹淫邪之色。

  对于这位美女,周斌一直垂涎不已,此刻终于有机会近身了。

  但是,他一直都不服气何心瑶。

  凭什么她能被内定,自己就不可以,还要幸苦的参加考核。

  “哼,周斌,我到底采集到多少灵草跟你一分钱关系没有,别忘了,我已经是内门弟子,我的灵草完全可以不交!”

  周斌眼中那不加掩饰的淫秽目光,让何心瑶十分的不舒服,当下也不客气,重重的反叱道。

  “哦?哈哈哈哈,心瑶师妹如此没有信心吗?其实你也算明智,有我周斌在,你永远不要想第一,还是保三争二吧!”

  何心瑶的反应周斌倒不意外,不过只要进入内门,凭借着背景,他有的是机会对美人下手。

  到了那时候,搓圆捏扁,全凭他说了算。

  “第一?周斌,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有我武坤在,你注定只能得第二!”

  就在周斌准备再次讥讽何心瑶之时,又有一拨人从云凌峰中走了出来,为首之人,却是周斌在外门的死敌,武坤。

  周斌在外门很少有忌惮之人,武坤算是一个。

  因为无论是实力还是背景,后者都不弱于他。

  但是此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自然不会表现出一点畏惧,冷冷的道:“武坤你牛逼什么?要不是在内门之中有一个长老和你有关系,你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大呼小叫?”

  “可笑!说我凭关系,难道你周斌不是一副卵样?想必你从小浪费的家族资源就不少吧。”武坤可不怕周斌,双手一抱,反唇相讥道。

  “还比不得你,你家族在你身上下了那么大本钱,要是你连第一都争不到,那可真是废物一个咯!”

  周斌平时就习惯了冷嘲热讽别人,口才比武坤更好,挤眉弄眼的道。

  “靠!你他娘的说谁是废物?”

  武坤最听不得“废物”两个字,火气一下就窜了上来,愤怒的道。

  “怎么?想动手?”

  周斌毫不示弱,剑眉一扬,嘴角翘起一道弧度,表情戏谑。

  自己的老大吵起来了,跟班自然不会闲着,也是一个个煞气冲天的对峙了起来。要不是现场还有长老坐镇,恐怕已经拔剑相向。

  “让让,让让,我还没交灵草呢。”

  就在此时,又一道声音从外面响起,听得出来,他有些焦急。

  “你们别挡着路好吗?我还要去心剑楼挑选剑诀呢,要是晚了,谁知道会不会被人挑走了。”

  说罢,那些正在对峙的弟子,仿佛觉得有一股不可抗拒之力,把他们从中间分开。

  然后,一个穿着寒酸的少年走到了长老面前,直接交上了一个手镯。

  “储物手镯?”

  有眼尖的人,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手镯不是凡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