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天心宗的人可没有心思和血盟的人开什么玩笑,对于血盟这种肚里明白却装糊涂的样子,现在他们心里真是恨不得立刻撕毁了他们。

  这位叫做诸老的人,对于血盟的打趣,并没有理会,而是甩了甩衣袖,鼻中发出沉沉的哼的一声,便不再看向血盟的人,显然是对血盟的这种不仁义的做法,很是不满。

  天心宗的长老们做不住了,血剑宗的长老们也是坐不住了,作为三大势力之一的血剑宗,对于血盟已经开始对付天心宗,心中没有多少的惊讶,只是血盟的人既然已经开始了,那么等他们让天心宗元气大伤之后腾出手来,对付的必然是他们血剑宗。

  血盟的人选择在这个时候对付天心宗,那就不怕他们血剑宗和天心宗联合起来对付他吗,还是说他们血盟已经强大到能同时吞掉他们两大宗派了?

  他们血剑和天心的心理的确有着某种顾虑,虽然明面上没有过大的过节,而且还有着一些来往,但是这些来往也只是止于表面之上的泛泛之交。

  对于天心宗这次的遭遇的损失,心中当然没有任何的惋惜和愤怒之感,他们只是在心里琢磨着,对于二等势力之前的这种明争暗斗的打压吞并的做法,是联合一起共商对策,还是袖手旁观,这次比赛过后,他们还得回去好好的谋计谋计。

  血盟的做法,现在已是搅得两大门派的高层,应该说是三大宗门势力的惴惴不安,游龙宗虽是胡天州的第一大势力,但是对于他们这等二等实力的壮大,也是有所顾忌的,虽说短期之内,他们不会受到二等势力明面上的干扰,但是若是时间长了呢?他们对于血盟这次的事,也不得不顾忌会啊。

  偏偏这次天心宗的众位弟子们吃了暗亏,却是没有办法去哪里讨得个说法,因为他们现在是在比赛之中,既然是比赛,胜负乃是兵家常事,谁也说不得谁的不是。

  大厅之内已是陷入了一种沉寂,冷静的局面,已是没有人再言语,但是他们心中却是风潮暗涌,各怀心思。

  ……

  张狂带着依依,尽往人多的地方钻去,现在他们必须赶快收集到更多的水晶球,虽然他们手中所拥有的水晶球,但是张狂的心中却是远不止于此。

  张狂一路之上皆是毫不客气的毁灭了一个人的团伙,获得了不少的水晶球。

  在张狂这样疯狂的收割下,当然也是碰上了血盟围困天心宗的人马,明眼看着这是两大势力的争斗,张狂也是明着肚子装糊涂。

  依然是牵着依依的手,大摇大摆的进入了两方对战的范围之内。

  “你是何人,没看到我们之间正在进行巧夺战吗?”血盟的队伍中一位盛气凌人的青年对着张狂愤怒的说道,眼睛里满是不赖和不屑。

  张狂对于这种没有半点礼貌的人,冷眼看了几眼,便是再也看也没有此人,而是将头转向了被围困在中央的天心宗的一队人马。

  “小子,你活得不赖烦了,没听见我在和你说话吗,你是了聋还是哑了。”血盟的那位青年见张狂的态度如此的傲慢,对自己不理不睬的,他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忽视,天心宗和血剑两大二等宗派的人,见到他都要礼敬三分,如今竟然被一个无权无势的毛头小子给忽视了,这如何让他受的了。

  此青年看了看张狂的装饰,心中冷哼一声,暗道:小子,本来是打算放了你,专心对付天心宗的一群人的,但是你太目中无人了,今天我就连你们和天心宗的人一起给收拾了。

  张狂感受着这位青年传来的不怀好意,依旧是没有过多的理会,眼神是一顺不顺的看着天心宗的一群人。

  此刻天心宗的一群人的脸上盛满了愠怒,这种愤怒不像是正常的较量中应该所具有的表情,而是另外夹杂了什么?

  更新d}最_快IU上●酷c5匠网rd

  张狂自问不是什么好心人,看见一群人被欺负,就跑上去帮助他们,施与他们援手,况且现在张狂可是还想着夺取他们手中的水晶球呢。

  但是他却是看不得血盟的那种盛气凌人,自觉高人一等的姿态。

  张狂半天均是没有理会血盟的人,血盟的人见此人如此无礼,不再跟他废话,这个青年撤出了围困天心宗的人马,独自一人对着张狂两人侵袭而去。

  面对着如此傲慢无礼的血盟的人,张狂看了看,对于这个才厚土期的强者,他完全没有必要花费精力去关注。

  “小子,你找死。”血盟的青年一边冲刺,口中恶狠狠的说道,既然你找死,那我也不得不成全你了的。

  对于这位青年的挑衅,张狂依旧是没有过多的理会,而是对着被围困的人问道:“你们是哪个宗门的?为什么他们会围困你们?”

  天心宗的人,听见张狂如此一问,知道张狂并非是一个什么愚蠢的人,不然在这等局势下也不会看出,他们天心宗和血盟有着什么比赛之外的牵扯。

  只是,在被血盟的人围困的时候,他们的确希望有人来拯救他们,只是没想到,眼看着血盟的人要对他们下手了,出现的只有两个人,虽然张狂的实力确实算是高强的,但是血盟这么多人,且个个实力不凡,紧靠这两个人是改变不了什么的。

  血盟的人早就有了部署,当然能够进入比赛之中的,又岂非是平常之辈,天心宗的人想及此,心中升起的那一丝希望瞬间又熄灭了下去,每个人的脸上均是浮现一种失落的情绪。

  血盟青年的剑离张狂只有十几尺的距离了,可是张狂依然没有任何的动作,对于这种程度的强者,他没必要那么认真的去对付。

  张狂这种气定神闲不可一世的举动在血盟青年的眼中,便是一种傲慢,眼前的这个小子并没有将自己放在心上,现在来决战,都不看向自己,血盟青年如何受过如此蔑视的对待。

  手中的抢气势再盛七分,这气势的提高并不是血盟青年看重张狂,而是因为愤怒,无尽的愤怒。

  眼看着血盟青年的枪尖就要碰触到张狂的衣抉了,张狂这才脚踏韵律,简单而又捉摸不透的闪躲看来。

  血盟和天心宗的人见此,心中一阵惊讶,那位攻击张狂的人心中更是震撼,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这一枪蕴含了怎样的威势,就连空间也是模糊了一片,但是张狂却能在这样的枪下,行动自如的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