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狂对于这个从天而降的礼物毫不客气的收入自己的戒指之中,飞身出了几千米之后才对着敛财兽的方向一招手,收回了自己的宝贝“绳网”。

  张狂还没有离开,只听见后方传来,暴怒的狂啸,张狂毫不迟疑的对着在一处等待着自己的依依而去。

  现在离午时三刻还有三个时辰的时间,张狂在之前已经浪费了不少的时间,现在他们必须得抓紧时间。

  距离午时越近,那么淘汰出的弱者也就越多,在迷雾森林中的人身上的水晶球也就越多,防备心也就越大,所以想要获取再获取水晶球的难度也就越大。

  张狂探出神识,在迷雾森林中搜索着人的身影。

  ……

  一个洞内,一个窈窕的身影盘坐在洞中,她平淡的脸上终于现出了一丝放松的神色。在洞口的一男子,见洞中的女子终于调理完毕,脸上也是现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神情。

  七彩经过一晚的恢复,身上的伤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元力也恢复了不少。

  当然在这一晚上,想要靠近这里的人皆是被萧剑给解决了,顺便也得到了不少的水晶球。

  七彩走到洞口,看了看天边的鱼肚白,估算着时间。

  “萧剑,昨天和昨晚谢谢你,现在时间来不及了,你是要和我一起,还是一个人?”七彩认真的询问着萧剑,作为七彩本人当然是希望自己一个人,两个人必然还是会有着某些顾虑。

  “两个人一起吧!”萧剑不在意的说道,心中想道若是再遇上什么也好有个照应,就像之前的那样,那么你就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七彩当然知道萧剑想要当扶花使者的心思,当然是为了他的兄弟张狂,而不是有着其他的想法,心中虽然很是感谢萧剑,但是骄傲如她,如何将感谢表达在明面上给表达出来。

  ……

  此刻,迷雾深林的另一处。

  一群黑袍上有着鲜红的血色图案的人马围困着另一队统一的蓝色中参白的另一个宗门的一群人,这群人手中皆是捏着一根奇特的拐杖似的的东西。

  “天心宗的帮众,你们已经没有反转的余地了,乖乖的交出手中的水晶球吧。”袍子上有着鲜红图案的人喊道。

  “你梦血盟的人欺人太甚了,若不是你们设计将我们这一对人马分散,我们能这样落于下风吗?”天心帮的一位女子愤愤不平的说道。

  “能够将你们分散,然互再各个击破,那正是证明了我们的实力。”血盟中一个精瘦的年轻男子,狂傲的说道,言语中的语气要多傲慢就有多傲慢。

  “你们血盟的人太放肆了,若我如实我禀告上去,你们血盟的人在比赛中故意为难我们,到时候看你们回去了怎么交差。”一位天心宗的弟子努力的想要挽回局面。

  “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在比赛中,胜负乃兵家常事,若是因为你们的能力不及我们,而被我们夺取了水晶球,我想没有人会说我们的,我们只是依靠自己的手段夺取了水晶球而已,要怪也只能怪你们太弱了。”血盟的弟子,傲视着被围困的天心帮一干人,眼中满是不屑。

  被围困在中间的天心帮的一干众,现在心中很是苦闷,在宗门之内他们是经过千挑万选出来的强者,进行了无数的比试才能参加比赛的,宗门的上层们对能够进入秘境的人员很是重视。

  当然上层也是希望他们能够进入秘境之中取得好的成绩之后,然后壮大宗门的势力,现在的门派之间的争斗已经暗潮涌动的。

  其他的宗门随时都有可能出击,来歼灭他们,到时候守不守得住,就要看他们的实力了,这些人的实力越强,也宗门取得胜算的机会也会高上那么几分。

  他们满怀希望的参加了擂台赛,而后到了这场比赛,以为靠着他们宗门的人多便可以一举拿得靠前的名次,没有想到就在昨天晚上。

  血盟的人在他们的周围扮出多名打斗的弱者,然后让他们慢慢的追过去,然后在沿途又设置打斗的人,就这样他们天心宗的人慢慢的分散了开,没有想到这些均是血盟的计谋。

  他们这几个人也是因为看着路上打斗的人的实力没有他们强,所以起了夺取水晶球的念头,没想到那个弱者在逃窜的过程中,竟是将他们带入了一个早就设计好的埋伏圈。

  于是造成了现在的这个局面,想必其他天心宗的弟子也和他们一样,皆是已经陷入了埋伏,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现在他们真是悔青了肠子,若是当初他们警惕一点,也不至于陷入了这样的困境之中。

  虽然在宗门宗早有耳闻,这三大势力,某一天必然会掀起一场大战,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血盟的人竟是趁着比赛的机会,在这个时候挑起了矛盾,这不明摆着和他们天心宗结下了仇吗?

  ……

  另一边,素有花楼头牌之称的李师师,躲藏在一颗高大的树枝之上,冷眼着血盟的人,逐渐将天心帮的人围剿踢出迷雾森林,薄纱下的面孔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神色,而他的丫鬟玉珠站立在另一根树枝上,和李师师一样面无表情的看着各个地方所发生的一切。

  ……

  此时的等待着捷报的大堂之内,坐着各个宗门的高层人物,天心宗的一位鹤发白冠,浓密的剑眉瞥向发髻之处,嘴角之下留着一绺三寸来长的白色胡须,此刻白色的胡须在盛怒之下,两撇剑眉正因为主人的盛怒而被翘的老高,胡子也是微微的翘起。

  想必他是听到了那些被退出比赛的天心宗弟子的报告,此刻他怒视着双眼,恨不得将眼前的血盟的人给生吞活剥掉,三百个弟子啊,全被血盟的人给杀回来了,他们这次参加比赛的人数才一千百个,现在就已经有着一小半的人给杀了回来,而且这还不是最终的数据。

  F酷e匠网唯一=正+!版:n,其‘!他@都}#是x盗f版

  若是现在不是在比赛其间,各个宗门或势力的人不能再此其间刀戈相向的话,估计这位天心宗的长老皆是已经杀了过去了。

  而血盟的人,像是早就会预料到天心宗的人,会盛怒一样,依然是云淡风轻的喝着茶水。

  “诸老,你现在有点上火啊!”一位血盟的高层打趣着这位叫诸老的天心宗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