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狂闪躲的速度看上去很慢,但是却是能正好避开这一枪,而且血盟青年还没有什么反转的余地,这如何不让他心中感到震撼,似是想到了什么,他又冷静了下来。

  好小子,竟然跟我故弄玄虚,即便你身法再诡异,总会有破绽,我不信今天我拿不下你。

  张狂本欲等待天心宗人的答案,奈何身边的这位吵闹的人太闹腾,张狂只好先解决了他。

  血盟青年一招没有刺中张狂,再次调整了生息,这一枪的速度比之前的速度快了一倍不止,擦出的破空之风也是凌厉了几分,在枪尖的位置,只见空间如同水波上的漪涟一般,一阵剧烈的动荡。

  枪带着一种破晓的气势,对着张狂刺去,张狂戏谑的看着这如同小孩耍杂一样的没有多少劲道的一枪,不退反进,主动出击,冲向血盟青年。

  血盟青年看着向着自己冲来的张狂,心中暗笑一声,我还怕你东躲西闪的碰不到你的人呢,没想到你这么着急送死,那我就成全了你这一回。

  张狂在血盟青年收放自如的长枪边,一会儿左一会儿右的在枪边前进着,每次几乎都是擦着枪边前进,但是别说是人了,枪连张狂的衣服都没有碰到。

  血盟青年刺出了不下百余枪,竟是没有一枪刺中张狂的,这如何让他心中不郁闷。

  当张狂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血盟青年面前的时候,血盟青年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还不待他反应过来,张狂一记蕴含着狂暴气势的一拳已经砸在了他的膻中穴之上。

  血盟青年只觉一阵眩晕感传来,同时体内的云气一阵紊乱,已经辨不清东西南北了。

  张狂一拳击出后,又一拳击在血盟青年脐上七寸,剑突下半寸之处,血盟青年在张狂的这一击之后如同破旧的麻袋一般,被高高的抛弃起,口中喷出一股鲜血,尔后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再也无法动弹了。

  “小子,你竟敢动我血盟的人,你今天必死”血盟的人心中很是惊讶,同时也很是愤怒,他并不是为了死去了那个血盟青年,而是有人竟敢挑战血盟的威严。

  “他是找死”张狂冷眼看着眼前的一群黑色血袍上有着血色图案的人狂傲的说道。

  在如此境况之下,血盟的人立刻拿出“捆仙绳”将天心宗的几位弟子给捆绑了起来,接着拿着手中的武器齐刷刷的对上了张狂。

  血盟的人除去刚才死去的那个,还有着六人之多,实力均是低于张狂一大层次。

  张狂冷眼看着这群一副胜券在握的人,听闻血盟中的人有着秘法能在战斗中是自己的实力提高一个层次,那么就让我好好的来和你们玩玩。

  今天惹了我张狂,明年的今日好好的给我记着,投胎的时候,千万不要惹错了人。

  虽然血盟的人虽然有着提高层次的秘法,但是他们对上张狂这个比他还好一个层次的强者,他们身上的气息却是没有任何的动作,想必是此秘法也对他们自己也有着害处。

  想要依靠人数上的优势来绞杀自己,你们想得太天真了,自古以来,我张狂还没有在以少胜多的局势中输过。

  张狂心中冷哼一声,对着血盟的冲了过去。

  血盟的人看着气定神闲的张狂,心中皆是冷笑,小子你现在就狂妄一下吧,到时候有你在刀下哭泣的时候,就在张狂刚行动的瞬间,血盟的人也动了。

  血盟的人的强者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骄傲,看着站在一旁的依依,并没有与之动手的心思,看来在他们心中也是保存着一份傲气。

  血盟的人不动依依,张狂心中也是放松了下来,这样,他便可以全身心的对血盟的人了。

  天心宗的一群人,对于张狂杀了血盟的一个人很是意外,这样不贪生怕死的青年,敢惹血盟的人是好样的,他们心中对于张狂的评价一下子高了起来。

  在胡天州内几乎没有人敢惹血盟的人,血盟的人不是说他们及其的护短,而是因为他们及其的爱自己宗族的尊严,若是有谁侮辱了血盟,那么他的下场只有一个。

  天心宗的人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不知道血盟有着这样的规定,还是明知血盟这种变态的规定,而非要触了他们的触角。

  无论是出于那种原因,他们都对张狂的这种举动感到很是感动,同时也是有着一股隐隐的担忧。

  血盟的人虽然在实力上和他们这些人相差无异,但是他们好算计,阴谋诡计在他们手中使用出来,那是家常便饭。

  这也是天心宗和血剑宗的人数和弟子虽多,但是在血盟的手中这么多年来相持不下的原因。

  张狂对战血盟,却是半分也没有留手的余地,见着血盟的人冲过来,张狂直接提出了血魄刀,血魄刀在张狂的挥动之下,竟然有着某种不同寻常的喜悦。

  对,的确是喜悦,不同于品尝的厮杀中的喜悦,而是好像见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后的喜悦。

  最?新#章)节Mo上&^酷!匠网

  张狂运转出元力,努力的克制,血魄刀才慢慢的恢复常态,经由张狂的调遣。

  血盟的人对于血魄刀心中也是有着一丝的亲切之感,虽然他们不知道这是由于什么原因,但是现在的情况容不得他们多想。

  六把长短枪对着张狂刺去,在六人手中的枪此处的空间瞬间发生了一阵动荡,常人只能看见枪头的一阵模糊之感,而扑捉不到他们具体的方位了。

  张狂看着对着自己快速的刺过来的长枪,凌空而起,手中的血魄刀划出一道圆弧状的弧线光弧对着对面的六人袭去。

  血盟的人刺出的枪碰撞上张狂砍出的光弧,瞬间叮叮叮一片金属打击的声音响起,血盟的六人皆是被光弧打击得后退了几步,后脚猛的撑地,才稳住后退之势,他们停下了脚步之后,他们手中的枪依然在震荡。

  张狂对于血盟的人,在自己简化了的自创招式“长虹贯日”之下才受到这样的效果,心中很是不满意,看来这一招还得慢慢的磨合,才能发挥出他应有的威力。

  血盟的人心中的想法却是于张狂截然相反,他们对于张狂能一招击退他们六人,心中除了惊讶还有一股难以置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