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主怒了,怒斥道,“将昨晚守仓库的那几个人给我带进来,还有几个掌管钥匙的几个人给我站出来。”

  站在队伍中的几个人摇摇欲坠着身形站了出来,他们在上面的几位的重压之下已经站了半个时辰,背上的汗水一直没有停过,但是面对堂主的命令,他们不得不听,即使是让他们立刻送命。

  同时有几个海盗驾着还有些醉醺醺的几人驾了进来,驾到厅堂中心,猛地放了开,醉醺醺的那几个人一屁股摔在地上,正准备开骂。

  一股无形的气息笼罩上了他的心头,好像要将他挤裂一般,他立马一个激灵,酒醒得不能再醒了,再醉下去那可是要人命的啊!

  立刻他昨晚的酒水全部变成了汗水,全身像是在水里侵泡了一夜似的,立刻变成了个“水人”。

  看着眼前的架势,这些人立刻规规矩矩的跪在了地上,不敢有任何的动弹,厅堂下队伍中的各自的长官,看着自己的属下,脸色变得铁青,心中祈祷着这几个人不要牵扯到自己。

  堂主那犹如洪钟的沉重的嗓音再起,“你们几个就是昨晚守仓库和管钥匙的几个人”

  下面跪着的几个人不敢有丝毫的迟缓,立刻异口同声,压抑着嗓音道,“是”,这个似乎是在千万斤的压迫下才蹦出来的,声音梗塞,如同被强行挤压出来的,沙哑得不得了。

  听到肯定的回答,上座的堂主和长老几个人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你们这些个守仓库的,这么重要的事,你们竟敢喝得醉醺醺的,还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眼看着要上缴财宝的时间就快到了。

  你们就算有十条命也不够你们死的,但是现在,必须要知道那个偷盗着是谁。

  堂主立刻收回了施加在他们身上的压力,他们固然只有一死才能洗脱他们的玩忽职守的罪名,但是现在还不是灭杀他们的时候,希望能从他们的口中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酷f‘匠网o正版F\首d发@f

  下首跪着的几个人,身上的压力顿时感觉轻松了不少,虽然没有了堂主的威压,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让他们的身体和心里都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他们就像是一个拉满了弓的弦,随时都有拉断的可能。

  他们的脚下已经淤积了一小团的积水,身上的汗液更是不断的留出。

  “你们昨晚发现了什么异常吗?”堂主低沉的嗓音再起,每一次堂主开口说话他们都像是感觉离死门关更近了一步似的,有着一种莫大的恐惧萦绕在心头。

  这些守仓库的人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开口回答堂主的问题,想他们平时,那个海盗对自己的身份不是垂涎若渴的,对于他们那是羡慕不已,更是无尽的巴结,只是在今天,这个身份却让他们直接半只脚踏进了黄泉。

  他们昨晚更是认为他们的仓库那是固若金汤,有着最坚固的仅次于玄铁的赤铁打造,在加上里面的“强大”的阵法。

  外面更是锁着众多的铁锁,有谁是能够突破的,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敢把酒言欢,但是却不料他们正是错在了对于这仓库牢固程度坚信上。

  若是一般的修炼者,他们完全可以不必担心,仓库被盗,但是他们此刻面对的却不是普通的修炼者。

  没有一个人回答,堂主怒了,不是他们不想回答,而是他们昨晚喝醉了,根本就回答不上来。

  长老的秃鹰突然展翅高飞,对着下首坐的对着跪着的那些守仓库的人的头颅而去,不消片刻,他们的头颅被秃鹰啄了一个大洞,一阵阵惨绝人寰的叫声响了几声后,没了生息,里面的东西尽皆被秃鹰给吃了去。

  没有了头脑,没有了思想的支撑,几个人皆是向着一边倒了下去,没有一滴鲜血的流出,但是此场景却比流血更加的惊悚和胆颤。

  拿着钥匙的几人见此,脸色已经白的不能再白了,好像全身的血液像是凝固了一般,苍白如纸。

  身形更是颤颤巍巍的剧烈的晃动了起来,见此情景,已是吓破了胆,他们对于昨晚的失窃一事,也是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提供。

  如果他们还有思考能力的话,他们肯定是恨透了张狂等人,只是现在的他们已经变成了没有思考能力的木头。

  堂主看着他们各各漆黑如墨没有焦距的眼神,和摇摇晃晃的身形,便知他们也定是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提供。

  秃鹰再次展翅飞起,带走他们对生命的最后的恐惧之后,他们惊慌的撑着一双巨大的恐惧的双眼,永远的失去了光泽。

  这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秃鹰对于这八个人生死的裁决只发生在瞬息的时间里,但是这一刻对于厅堂下首座的众人来说,却是在心里刻下了永远也抹不去的深刻痕迹。

  这几人虽然身死,但是事情远远的还没有结束,审问仍在继续。

  这么多的人,难道就没有一个人看见盗贼吗?盗贼难道长了翅膀飞了不成。

  压力依然存在,几个人的离开给这厅堂之内更是增添了几分血腥的气息,厅堂内的人虽然顶着强大的压力,汗水一直没有停止过流出肌肤,有些的人被汗水甚至侵出了泛白的颜色,身体显现出脱水的现象。

  他们一直维持着站立的姿势,一动也不敢动,就像是钉在了泥土里的木桩似的。

  只有他们急促的心脏的跳动在提醒着众人,这是一个个的活人,他们还有呼吸,还有生命。

  厅堂之上的德高望重的三个长老和堂主面对着属下一个时辰之后,知道再这样下去也问不出什么结果,在这个重要的用人之际只会死去更多的人。

  于是长老同时消失在了厅堂之内,长老消失后,堂主扫视了一圈背汗淋漓,脸色苍白的下首座的一群人,和长老一样也消失了。

  三位长老和堂主一走,厅堂内剩下的人,顿时虚脱了起来,那些修行强一些的努力的维持着身形,不让自己的身体倒下去,其实他们的脚,手,脖子等都疼痛不已,脑中的弦紧绷了这么久,顿时放松下来,也有微微的胀痛之感。

  那些实力弱的人,直接脚一软,倒在了地上,大手大脚的躺在厅堂的地上,尽管他们杀人如麻,见惯了血腥的场面,但是他们心里还是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在强者的威压下坚持几个时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