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和鲨鱼的声音压得很低,其他的海盗没有听到,但是张狂等人却是听了个一清二楚,七彩在经过胡子身边的时候对着他调皮的眨了眨眼。

  看着七彩闪电般的眼神,胡子心中顿时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鲨鱼直接带着几人去觐见了海盗团的堂主,堂主对于鲨鱼的求见心中很是不悦,不是警告他了吗?让他不要再对胡子动手。

  堂主这天直接以病了需要休息为由,拒绝了鲨鱼的接见,同时也派了身边的亲卫亲自去调查此事。

  现在的海盗团正是用人之际,这时候根本就不是裁决一个人的时候,但是胡子患了错,死罪难免活罪难逃,等缴纳了青龙城的那笔财物,秋后再和他们好好的算一账。

  海盗的堂主现在没有心思见鲨鱼,心急如焚的鲨鱼急于见堂主,两边就这么的耗着。

  他们这样慢慢的耗着,张狂他们可不会跟他们耗着,为了能够让张狂等人配合自己的计划,鲨鱼当然是好酒好肉好住的招待。

  张狂一行人当然是乐于接受啦,七彩、依依为了发泄这群海盗当天在客栈绑着自己等人,故意找这些海盗的茬,这些海盗只好打碎了牙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谁让他们还有用处,鲨鱼队长又下了善待他们的命令了呢,这行人就这么无耻的享受海盗的优待,这样的厚待在客栈是没有的,此时不享更待何时啊!

  鲨鱼一连几天,堂主都不待见他,他的心情低沉到了极点,但是在这几天里胡子的心理却是另一番活动。

  他很着急,担心着张狂等在此处闹出什么事情,更是怀疑着他们别有用心,一连几天他们都没有动作,这让胡子更加的担心了起来,暴风雨前的天空总是宁静的,这预示着他们会有更大的动作。

  胡子心中忐忑不安,鲨鱼心中也是忧急如焚,两人现在的心情却是差不多了。

  张狂这几天享受着很高档的服务,那心中只有一个字,那就是爽,但是享受归享受,自己来的目的可不能耽误。

  这几天他看清楚了海盗团的形式,海盗团堂主愁着给青龙城上缴的财物,鲨鱼急着扳倒胡子,胡子对着自己等人担忧不已。

  同时,他们也打听清楚了海盗团财宝的储存地,人们都说当海盗船上会有金银财宝,果真不假。

  几人站在海盗们的储存财宝的仓库里,就算是见惯了天才地宝的七彩,心中也是震撼了起来,那精致的雕刻,翠绿的,湛蓝的,滴血的,各类宝石,明晃晃的皇冠,黄金铸造的首饰,金光闪闪,让两女眼花缭乱,激动不已。

  就算是作为修炼者的她们对于美丽的首饰也是无比的热爱啊!毕竟都是女孩子。

  几人毫不客气的收割着自己喜爱的财宝,等几女收割得差不多之后,他才将剩余的财宝收进自己的储物戒之中。

  干完这一切之后,张狂等又按原路返回了住处,对于这一夜张狂他们的行动海盗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也就让张狂接下来的计划能够顺利的进行。

  次日,张狂等人继续享受着海盗们的优待,他明显的感觉到今天的海盗有些紊乱,各个都慌慌忙忙的,到处查找着什么。

  对于张狂这些外人来说,他们当然无权知道海盗内部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不必他们说他也知道,海盗们必然是知道了自己的财宝舱被洗劫一空了。

  看着各个心急如焚的海盗们,张狂等人依然气定神闲的享受着着美好的生活,好像昨天晚上的事情跟他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似的。

  从大到小依次到队长,都被喊去了厅堂内谈话,三位长老和堂主高高的坐在高堂之上,脸上的神色甚是吓人,好像能够活吞一头大象似的。

  下面站立的海盗们个个吓得胆战心惊,一个个的站得规规矩矩,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就连呼吸也不敢呼出声音。

  堂内的气氛很凝重,仿佛被一座大山压着,就连一位长老养的那只秃鹰,此刻也是阴隼着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下面的一群人,仿佛要将眼下的这群人看透,然后出击,撕了他的头颅。

  海盗们在沉重的压力中,早已汗流浃背,但是他们必须硬撑着,如果稍有松懈,那么他们就会沦为那头秃鹰的食物。

  Tn酷匠j网W|正9版;+首%发《~

  新提拔的海盗,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脸色早已经变得苍白如雪,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两侧滚落而下。

  现在的厅堂内甚至可以听到汗水滴落在地上的“啪嗒”“啪嗒”的声响,但是他们只能咬牙坚持着,有些人嘴唇之上甚至可以看见血腥弥漫而出。

  “到底是谁?”堂主那低沉的如同洪钟般的声音响起,重重的敲击在这些身心都紧绷的海盗属下的心上,让他们不由的心脏漏跳了几拍。

  那些实力弱的在这沉重的声音下,身形更是有些颤抖,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那些实力稍强一些的,也只好努力的调转一些元力,牢牢的稳住自己的身形,但是又不敢调动得过多,怕稍不注意就触怒了上座的那几位,现在他们心中的压力很大。

  厅堂内的胡子心中有着猜测,这些肯定是那些被鲨鱼带来的人所为的,那些人故意的阴藏修为,就是为了这个,这样固然能让他们没有任何的东西交给青龙派,但是他仅仅是为了这个?但是他现在也没有任何的证据来指正他们。

  胡子心中虽然有着猜疑,但是他也不敢贸然的站出来说法,这些人是鲨鱼带来的,鲨鱼和自己是同乡同是孤儿也同爱一个女孩,虽然鲨鱼为了小兰的事百般刁难自己,但是自己却不想置他的生死于不顾。

  胡子心中现在心中很矛盾,他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希望小兰在天之灵,能够保佑鲨鱼这次能够平安。

  堂主一句话说了半天,下面一片死寂沉沉,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站出来,解释这次的事情。

  上面的几人更是怒了,到底是谁,你们这群人都是活的吗?一个个的没有一个站出来的,来说明昨晚财宝仓被窃一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