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堂内的海盗心中对着那个偷盗了仓库的盗贼,祖宗上下问了几十遍,但是如果他们知道是谁,并且知道他的实力的话,我想他们将会不敢动此想法。

  海盗们不想面对那几个已经没了生息,曾经患难与共过的兄弟,直接给他们盖了一床布,掩埋了他们,好让他们早瞪极乐世界,虽然他们知道可能去不了那个地方,可是他们依然这样期盼着。

  厅堂之内,在面对着生与死的考验,但是张狂等人却是悠闲到了极点,除了不能离开限定的范围之外,他们简直享受着最丰厚的待遇。

  他们想去海上游玩,就有人准备了船只带他们去游玩,他们想吃海鲜,就有人准备了上好的海鲜,送至他们的面前,真是美哉!

  他们居住的地方虽是在鲨鱼的范围之内,但是这几天鲨鱼自从绑他们来之后,却是再也没有见过他。

  接下来的几天更是别提见鲨鱼了,鲨鱼为仓库被盗的事忙得焦头烂额,早已经忘了张狂等的存在了。

  “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出现。”依依嬉笑着询问张狂,看着忙着调查急得团团转的海盗们,她的心中升起一种戏弄人的快感。

  海盗的财宝本是打劫来的财物,对于偷盗他们的财宝,她可是没有一星半点的不忍,不知他们打劫了多少人,夺去了多少人的性命,才有如此多的宝物。

  张狂一脸云淡风轻的带着几女打扮成了渔夫的模样,带着几女在海中悠闲自乐的垂钓着,享受着闲适的农家生活。

  “开始准备吧!时机差不多了。”张狂看着鱼钩,淡淡的道,依依,七彩皆是咯咯的笑着。

  这几天以来胡子一直防备着自己等人,他心中肯定猜测到了什么?但是却没有来揭穿,看来他有着某种顾忌,那么这个顾忌是什么呢?

  自己是被叫鲨鱼的人带来的,如果胡子要揭发自己等人,那么直接的受害者就是鲨鱼,从这几天的观察去看,胡子和鲨鱼之间是有着过节的。

  既然有过节,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这是为什么?不是因为他傻就是他们之间一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胡子应该知道知情不报是什么罪,但是他却一直没有上报,这说明什么?说明鲨鱼是他的软肋。

  既然鲨鱼是胡子的软肋,他这次可要好好的借住他们之间的矛盾,来完成自己的事情。

  张狂找到正在忙着寻找仓库盗贼的胡子,胡子见到张狂明目张胆的来找自己,心中一息,心中想到真是不想来什么就来什么,自己最近是否触犯了煞神了?

  看见张狂,胡子心中哭笑不得,心中不知道该是个啥滋味,脸上却摆出一脸的恭敬之意,他知道张狂这样的强者他惹不得,所以,为了避免他来找自己的麻烦,胡子的礼数有多周到就有多周到,他想他大概毕生也不会有这么的礼貌吧!

  可是胡子的运气却是不怎么好,他好像碰上了“倒霉”,而且是“倒霉”的爹。

  张狂看着对着自己卑躬屈膝的,脸上牵强的挤出几丝笑容的胡子,自顾自的坐在了胡子准备的柔软的兽皮椅上。

  酷Z$匠网cR首i发z3

  优雅的接过胡子递过来的上好的茶,慢慢的品尝起来,现在他样子好像只是来和“老朋友”叙叙旧,喝喝茶似的,一脸的云淡风轻。

  这可苦了胡子了,胡子站立在一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还不知道这位大爷他到底找自己有什么事,他心中隐隐的有种不安的感觉,就像是大难将要临头一般。

  胡子心中焦躁不已,可是这位大爷却偏偏的慢慢的品尝起了茶,这让胡子的心中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如果那天自己没有主动请缨出海劫取那艘小船,也不至于自己落得个现在这种站立不安的场面。

  张狂在静静的品尝着上好的茶,但是他的注意力却一直在胡子的身上。

  见胡子一直在局促不安,张狂想时机差不多了,于是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抬头看了胡子一眼,胡子见这位大爷终于要说正事了,心中顿时高兴起来,就像是一个要糖果的小孩一样,见到了糖果一般,终于啊!终于啊!要讲正事了。

  张狂可不管胡子心中所想,像是和老朋友谈天论地一样,徐徐的开口道,“胡子,很感谢你上次掩护我们上了岸啊!”

  胡子一听张狂这句话,苦着一张脸,心中一口气差点没顺过来,我也不想啊!可是技不如人,我们只有忍辱负重啊!感谢还是免了吧!让你这位强者来感谢我,我受不起啊!

  张狂瞟了一眼胡子,继续说道,“胡子,我感谢你,你怎么一脸的痛苦,是哪里不舒服吗?”张狂当然是知道胡子在惧怕自己来找他的麻烦,但是依然扮猪吃老虎的说出关心他的话。

  胡子一听,顺着杆子而下,“是啊!这几天可能事务繁忙,没有睡好觉。”胡子这句可说的是大实话,有你这尊大神在,我寝食难安啊!

  张狂像是很关心胡子的似的说道,“既然如此,你可要好好的保重身体啊!”张狂很是亲切的说道,关心的口气好像他是胡子的亲爹似的。

  胡子一听,心中五味陈杂,我也想啊!可是你一日不走,我一日就无法安心下来啊!

  张狂好像现在才发现胡子没有坐似的,“胡子老兄,你怎么不坐,竟然你身体不好那就坐下说话啊。”

  胡子心中很憋屈,你这尊大爷没有发话我敢坐吗?你现在才发现我还站着啊,我都站了老半天了,你才发现,你这绝对是故意的。

  你跟我称兄道弟,如果在平时我肯定是和乐意的,可是我那次得罪了你,又在这样的节骨眼上,被我的好兄弟抓了过来,我心中一阵阵的发寒啊!

  鲨鱼没有念及胡子这个朋友的情谊,但是胡子却是一直念叨着呢。

  张狂发了话,让他坐,他却不敢坐实,如果他张狂接下来说一句惊为天人吓破胆儿的事,让他从椅子上摔了下来,那他的脸面可就丢大发了。

  所以他只好半坐半蹲在椅子的一边,好随时应对张狂接下来的一切的动作,现在他真是如坐针毡、如芒在背啊!

  张狂看见胡子坐在了椅子上,下马威也下了,也不再啰嗦,直接进入了正题。

  “胡子,我有个请求”张狂诚恳的说道,脸上的表情有多真就有多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霸天说:

以前感觉自己很牛鼻,在学习是名次排前,就认为自己很了不起,将来自己是干大事的料。

后来抛开了专业,选了自己喜爱的工作,挣扎在生活边缘后才知道,自己连个屁都不是

但从此刻开始,我要改变,不偷懒,不放弃,每天做到至少三更

挺我,请发出”吱“的一声,如果不在线,请发出”吱吱“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