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主细细的回味着胡子在这些年来的种种,据他对胡子的了解,胡子更本就不是这样的人。

  再回想起胡子和鲨鱼之间的过节,和鲨鱼个人为人处世的风格,但是如果鲨鱼若不是有充分的证据也是不敢有所行动的,这也是两人虽然有矛盾,但是这么多年却相安无事的原因。

  鲨鱼见堂主思量再三,决定拿出人证,“堂主,我这儿还有人证,就在堂外。”

  堂主一听,对于胡子这么多年的表现那是相当的满意,只是沉寂久了的人,某一天不想升官发财,荣华富贵吗?对于这一点堂主也拿不定主意。

  那就先看看这个鲨鱼能拿出什么有力的证据来吧!“让他进来。”

  “是堂主”鲨鱼一听,心中一喜,只要堂主肯听取自己的意见,那么搬到胡子,成功在望,小兰,你看着我才是那个你值得爱的人,我才有能力保护你。

  走进来的就是那个散发着胡子和头发的守灯塔的虬髯壮汉,虬髯走进厅堂之内,对着上座单膝跪拜,对着堂主道。

  “堂主,鲨鱼说的都是大实话,那天我通过千里镜看到船上有两个绝色的美丽女子”

  堂主一听,心中起了疑惑,千里镜是不会说谎的,虬髯跟胡子近无忧远无仇的也不会乱冤枉人。

  “去,将胡子手下几个得力的干将喊过来,我要问他们话,你们就先退下吧!”看来这位堂主处理事情的手段也是异常的谨慎,不冤枉无辜但也不会姑息一个犯错的属下。

  “是”两人回应一声,退了出去。

  在堂主或威逼或利诱的盘问之下,事情终于有了眉目,胡子竟敢做出如此有辱海盗脸面的事。

  堂主思量许久,胡子这次纵然犯了过错,但是现在海盗正是缺人的时候,青龙派的那帮孙子催人又催得太紧,现在还不能动胡子。

  第二天看着相安无事的胡子,鲨鱼心中错愕,连连去请示堂主,为什么不治胡子的罪,堂主只是说证据不足,说不定那两美女在战斗中掉进海中淹死了之类的。

  鲨鱼当然不服气,这么好的扳倒胡子的机会,却是因为证据不足而让胡子逃之夭夭,想到小兰当初所受的苦,鲨鱼心中更是愤愤不平。

  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鲨鱼,却是没有看到堂主眼神及言语中的告诫之意,让他不要纠缠于胡子的这件事了,但是愤怒中的鲨鱼却是跟本没有领会。

  鲨鱼退出厅堂之后,看着依然活得逍遥自在的胡子,心中闪过一丝戾色,那些人肯定就在大陆之上,等我捉拿住了那行人,你就等着受处罚吧!

  鲨鱼召集起了自己的人马,对着青龙城的沿海区域搜索而去,拿着依据虬髯壮汉所描绘的图画,寻找着张狂等人。

  不出半日,他们找到了居住在“如宾客栈”的张狂等人,海盗们不敢惹这些杀人不咋眼的海盗们,对着来势汹汹的海盗只好让开了道路。

  鲨鱼带领属下,冲进了客栈,揪住了柜台内的小伙计,摊开画纸,呵厉道,“说,他们是不是住在你们这儿。”

  惊吓住的伙计,颤颤巍巍的看了一眼画纸,正是前几天住进自己店内几个人,“是,是,是”伙计吓得说话也结巴了,哆哆嗦嗦的回答道。

  海盗们很享受伙计被自己给吓得全身发抖,猛喝道,“说,他们住在哪几间房间。”

  伙计只好老老实实的回答,海盗问完,刚松开手,他像是无骨似的溜了下去,瘫坐在地上,海盗是他这种人所不能得罪的。

  海盗们再也没在一楼停留,直接上了二楼,向着张狂等的房间而去。

  张狂此刻正在研究大地黑熊在的山脉处的地图,里面的妖兽众多,大地黑熊处在山脉的内围,佣兵一般只在外围活动,只有少部分的佣兵会涉足中围,内围却是很少涉足。

  张狂见有敌意冲着自己而来,连忙收起了地图,自己才来没几天,就有人惦记上了自己,那可稀奇了,张狂虽然知道对方阵势很大依然优哉游哉的端起茶杯慢慢的品尝着茶。

  随后门被猛地踢开,一群人立刻拥了进来,举刀将张狂团团的围了起来。

  鲨鱼随后从人群中走了进来,对着一脸悠闲的张狂道,“你就是那天那只海面上小船上的人吧!”

  张狂瞟了一眼众人,手中端着茶杯,继续品尝了一口,才徐徐的道,“正是,请问你们找我有何贵干。”

  鲨鱼看着气定神闲的张狂,查看着张狂的修为,以他微尘巅峰的实力当然无法看清张狂此刻的修为,在加上张狂刻意的隐瞒,鲨鱼只当他是个普通人。

  既然只是个普通人,就有着如此淡定的心态,这让平时心浮气躁的鲨鱼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但是,他与胡子之间的仇怨,他们是关键的人物,他一心只想扳倒胡子,至于他们会如何,那就不是他所能决定的事情了。

  “公子,请随我们走一趟,希望你能好好的合作”既然眼前的这个人只是个普通人,他也不必太客气,言语中隐隐的含着警告的意思。

  张狂听闻鲨鱼言语,立即传音几女,呵,没想到自己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往自己的怀里钻,自己正好需要人手帮自己去山脉头阵,那是说得好听的,说得不好听点那就是垫背的。

  N最~7新t章xs节上?酷{{匠(网F-

  几女立刻平静了下来,在这个胡天州大陆玩耍需要点银两了啊!想必海盗窝里有很多,想必他们会很愿意的“赠送”给自己。

  张狂和几女没有任何的抵抗,任海盗将自己五花大绑压着自己去了海盗的老巢。

  胡子看着鲨鱼压来的几个人,颜色顿时变了变,那天他可是清楚的记得,仅仅一个女子,便将自己一群人打得落花流水。

  鲨鱼和自己的实力相当,为什么他却能生擒他们,这其中一定有阴谋,有阴谋。

  胡子上前去劝阻鲨鱼,“鲨鱼,你还是放了这几个人吧!这几个人实力超群,你是敌不过的”

  鲨鱼看了一眼被自己等人轻松的威吓得没有反抗的几个人,睥睨着胡子,心想胡子你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嘴上确是得理不饶人,“胡子,你这是吓得腿软了吧!待会堂主就会亲自来找你的麻烦了。”

  鲨鱼没有看到胡子接近祈求的眼神,走过去几步又返回不屑的说道,“胡子,不要拿你的那点垃圾的实力和我相提并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