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鱼直接提起一只澶木凳子,照着恶霸的脑袋猛砸了过去,顿时,恶霸脑袋血花四溅,殷红的血液像小溪流似的汩汩的流淌了下来。

  胡子连忙抱住暴走的鲨鱼,现在他就像是被触到了逆鳞的海中的鲨鱼一样,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出,必须防止他乱来,若是真的杀了恶霸,后来的接二连三的麻烦那是必不可少的。

  鲨鱼当然不会考虑到这么多,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侵犯了我的小兰,那就必死。

  鲨鱼动作受阻,回过头瞪了一眼胡子,胡子顿时感觉像是被什么撕咬了一样,就连心脏瞬间也是一滞,顿时一股冷汗从背脊之上流淌了下来。

  看来此刻的鲨鱼已经失去了理智,脑袋之中只有杀戮的念头,杀了恶霸,杀了恶霸,杀杀杀。

  虽然此刻鲨鱼的行动因胡子而减缓了不少,但是也阻止不了此刻正在暴动的鲨鱼的行动,恶霸现在已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了,鲨鱼手中的动作并没有停止下来。

  再砸下去,恶霸就真的要到鬼门关报道了,胡子心下一横,对着鲨鱼的嘴角就是一拳,这还是他自从小兰来后,第一次拳脚相向。

  鲨鱼被胡子打得脸歪向了一边,嘴中啐出一口鲜血,看着地上的恶霸和正在颤抖着的小兰,眼中恢复了几丝清明。

  鲨鱼意识到小兰刚受到刺激,现在不能再让她看见这么血腥的场面,于是劝了一会儿小兰之后,拿了一张干净的毯子盖在了小兰的身上,抱起了她,让她立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恶霸家的各路家丁和护卫同时涌了进来,看着抱着小兰的鲨鱼,满身的血污,如同地狱杀神似的,护卫和家丁颤抖着不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路,唯恐触到了这个杀神的逆鳞。

  待鲨鱼一行走出很远之后,这些家丁和护卫才醒过神来,团团围住了同是满身血污的自家的主子。

  小兰在鲨鱼的怀里很安详,但是眼神却是一直空洞着,胡子只能无赖的看着这一切,后来的胡子,不近女色,一门心思的修炼也正是因为如此。

  他知道在这个武者为尊的世界,只有拥有高强的实力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身边所爱的人。

  任凭众女插身过,只此一生念一人。这是胡子对于小兰的执着。

  如若是这样,鲨鱼胡子小兰三人还能好好的生活,但是小兰在鲨鱼和胡子满心欢喜的以为她们三人可以如同以前一样快乐的生活着的时候,小兰离开了,到了另一个地方,天人永隔。

  鲨鱼再也无法容忍下去了,当即和胡子商量除去恶霸一家。思虑甚多的胡子并没有同意鲨鱼的做法,虽然他也痛恨恶霸。

  就是因为他的这种优柔果断,鲨鱼和胡子的感情从此破裂了。

  即使一个人又如何,鲨鱼提着一把淘来的砍刀,一个人也没带,摸进了恶霸的家,杀了个片甲不留。

  恶霸家,在那一夜之间,血腥弥漫,血光滔天,在后半夜恶霸家忽然燃气一场熊熊大火,只有一个人单薄的少年身影走了出来,坐着小船离开了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

  胡子心中虽有铲除恶霸的想法,但是他们手下还有那么多的孤儿,他如何能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而至他们的生死而不顾。

  在鲨鱼去了恶霸家后,他也想通了,作为一个男人,如果连心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无法挽回她失去的东西,那还能干成什么事,还有什么尊严可谈。

  他终于想到了要离开这个地方,遂在后半夜里去恶霸家点了一把火,和那些顺从他的孤儿们离开了这个让他伤心欲绝的地方,也离开了这个有着他一生的挚爱的地方。

  看◎正版章…节上b酷匠,J网

  当然鲨鱼并不知道,胡子后来在他杀光了所有人之后,恶霸的家中放了一把熊熊烈火,将恶霸的家烧了个精光,此事也只有他一人知道。

  至于后来,他们在海中漂泊数月之后,在奄奄一息中,遇上了海盗,海盗听闻他们的事迹,立刻让他们加入了自己的阵营中。

  胡子作为一个耿直的男人,认为放火那是为小兰做的唯一的事情,他将这样的爱放置在心里,这也就造成了后来的两个人不对服,鲨鱼连连挑衅找麻烦。

  开始,胡子一直在容忍,对于鲨鱼和自己商量灭恶霸一家没有第一时间同意,心中有着愧疚之感。

  但是后来看着自己的手下连连受伤,胡子只好进行了有限度的反击。

  鲨鱼一直寻找着胡子犯错的地方,但是胡子是个做事很认真的人,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找到他的什么纰漏之处。

  鲨鱼相信只要是人就一定是会犯错的,现在机会来了,终于被自己给找到了,不亏自己这么多年以来的日夜监视。

  这天夜里,鲨鱼仰望着繁星满天的朗朗夜空,回想着和小兰相处的点点滴滴,眼中不一会儿噙满了泪水,泪水慢慢的滑出了眼眶,顺着眼角慢慢的滴落在了甲板之上。

  “小兰,我为你报仇了,但是还有一个负心汉,亏你当时对他那么好,但是他连为你报仇的勇气都没有,在生与死,求活与报仇之间犹豫了,他是一个懦夫,不值得你去爱!

  你离去了,但是他还好好的活着,我心痛啊!小兰我知道你如果还活着一定不会让我这么做,但是我咽不下这口气啊,他就那么贪生怕死么?”鲨鱼哽咽着,随后摸去了眼中的泪水,向着某个地方而去。

  厅堂内,灯火摇曳生姿。

  “报堂主,属下有要事禀告”

  厅堂之上兽皮椅上的人停止了对一个女子的嬉闹,给了说话的属下一道余光,没看见自己正在有事吗?这么晚了,不是打扰到了自己的雅兴吗?自己等的那个美女呢,你怎么就没来。

  “希望你说的事情能够让我感兴趣,不然自己去刑罚处领罚吧!”堂主逼视着属下不悦的说道。

  “堂主,我怀疑胡子这次藏私,据灯塔的兄弟所说,前几天胡子带人劫的那条船上有两个大美女,但是我并没有看见他献给大王。”鲨鱼单膝跪地,一副愤愤不平嫉恶如仇的说道。

  堂主听了,立马停止了和女子的嬉戏,这可是大事,自己的属下竟敢有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藏私,还将不将我这个老大放在眼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