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狂转过脸很平静的看着那个元人,即不斩杀也不开口说话,他早看出了这个元人对魔人的不甘和无奈,现在他在等,第一,在等这个元人主动诚服于自己;第二,在等这个元人主动告知他所了解的魔人世界的情况。

  此刻这个元人看似古波不惊,其实他内心已是翻江倒海,他在挣扎,他不知道面前的这位元人强者是否能原谅自己之前联同魔人来追杀他,带自己离开这个如人间地狱的地底世界,他决定赌一把。

  世界顷刻之间变得肃静,当然这只是表面的平静,他们两人都有着各自的心思,只不过几息之间这种寂静便被打破。

  犹豫片刻,元人下定了决心,“英雄,我名叫秦林,多年前被魔人擒住,一直住在地底世界,在魔人的统治下做牛做马,苦不堪言,我一直在寻找重返地面的方法,但是一直不得其道,遂跟随魔人为虎作伥”

  “我猜测亦是如此,我有带你离开这里的方法,你愿不愿追随于我张狂,归顺我乘风门下,这是你唯一的选择。和你随同的魔人尽皆身死,回魔人窝里也只有死路一条。”张狂不急也不缓,他自信秦林能作出最正确的选择。

  见到秦林从犹豫变为坚定的眼神,张狂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对的。

  “参见张门主。”不稍片刻秦林毕恭毕敬行了个大礼,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他暗暗发誓只要张狂能带他离开这个暗无天日的地底世界,他定永远追随张狂,细细的从秦林哪里了解情况后,他才了解这个地底世界的大致构造。

  思、石,优家在联合搜寻自己,其中还有着被抓住的几个元人相助,当然只是被迫的,整个地底世界因为自己的到来,乱成了一锅粥,就让他们乱吧,正好趁此可以浑水摸鱼,张狂不再细想。

  收服秦林后,张狂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带着秦林与方思怡汇合后,向闻家三小姐马车行走的方向走去。

  二婆子一干等在此地已等候多时,闻三小姐听闻外面的声响,伸出雪白的青葱玉手,掀开泛着荧光的帘布,缓缓的从马车中走了下来。

  带着丫鬟连移数步行至张狂面前,行了个淑女礼,贝唇微启,发出悦耳的声音:“公子,刚才谢谢你的帮助,需要什么宝贝,只要我们闻家能拿得出手的,定然会报答公子的。”

  张狂礼貌的回了个礼,:“宝贝什么的,倒不需要,只需要你们答应我一件事,就算是报道了。”

  “什么事?”

  “刚刚我将思家一干等尽皆灭杀,估计很快金梓城的其他人赶来会找到他们的尸体,我现在需要你们做掩护,带我们进城。”

  闻三小姐听闻脸上出现煞白之色,二婆子和两个护卫一脸惊恐之色,二婆子追随闻家多年,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首先反应过来。

  “这万万不可答应啊,小姐,闻家和思家有些渊源,今天这位公子杀了思家的人,如若思家知道是我们协助杀思家的人离开的,定然不会饶了我们,饶了闻家,那我们再也不会得到思家的护佑,还会招来杀身之祸。”

  张狂闻言冷笑一声,不无威胁道:“你怕思家的人给你们带来杀身之祸,难道就不怕我给你们带来杀身之祸,如若你不答应掩护我们进城,我现在就杀了你们。”

  闻家护卫立马护在闻三小姐身前,一身戒备状态。

  V&最/V新‘章%)节。上酷“◎匠网

  小小金晶中期的护卫竟敢拦在自己面前,张狂一挥手两个护卫立马去了阎王殿报道。

  二婆子和闻三小姐的丫鬟吓得脸色苍白。

  闻三小姐实力不强但是个聪明人,她知道自己今天不答应就走不出这里了。

  “公子,我答应你的请求,只是你们需要乔装打扮一番。”二婆子还想反驳,被闻三小姐阻止了。

  张狂等人经过一番打扮,张狂和古力装扮成了侍卫,好随时观察城区街道的状况,同时去思家也需要古力的引导,方思怡装扮成了丫鬟,秦林和古勤乔装后留在了城外,若城内发生变动好随时接应他们。

  二婆子胆战心惊的看着几人,如若不是留着她还有用,她早就去了阎王殿,张狂睥睨着二婆子:“待会,我想你应该知道该怎样做,不然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金梓城入口处,排着长长的几条队伍,张狂等人随便选了一条。

  “站住,马车内是什么人。”张狂借助“隐息丹”隐藏了气息,低着头,等待着入关。

  二婆子畏惧的看了张狂一眼:“马车内坐的是闻家的三小姐。”

  排查的人刚好是思家的人,自是知晓闻家三小姐:“既然是闻家的三小姐,那就放行吧!”

  金梓城内热闹非凡,各类商铺林立,街道上魔人人影络绎不绝,排查的魔人强人骑着独角马穿梭在街道中,会自动出现一条通道,想必是这些普通魔人很是忌惮魔人强者,不出稍息,通道又会重新填堵上。

  排查更是严格和苛刻,越接近城中心,排查的高手越多,商贩们也逐渐减少,到时出现了几处气派的商埠。

  途中二婆子险些漏出马脚,在张狂的眼神警告下,立马恢复了常态,一路有惊无险,总算进入了城中心。

  张狂等人再次警告,威逼之后,和闻三小姐一众道了别,离开了。

  “接下去我们该怎么做?”方思怡不清楚张狂此刻在想着什么,接下去该怎样行动,只能等待张狂的指示。

  “我们去思家。”

  “去思家,现在他们对我们恨之入骨。”方思怡看了看古力,改为用神念传音:“我们还带着思家出来的古力,你不怕他反向倒戈。”

  “到了思家之后,行动时,你多看着他。”

  “思家,你了解多少?”张狂转向古力,一股犀利的刃气喷薄而出。

  古力吓得一个哆嗦,他知道张狂对自己有所怀疑,这是在给自己下最后的通告,希望自己不要有什么异样的想法:“大人,我常年在远离思家的矿场工作,对思家的情况知道得也并不是很多,只是因为...”古力看了看张狂又看了方思怡,迟疑着该怎样说。

  “接着说”张狂同时用神念示意古力“天阴体”的事你就不用说了。

  “因为我妹妹也还在思家,思家对下人都是视同猪狗,为了救出妹妹所以对思家的情况比较关注。”

  “好!现在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养精蓄锐,几个时辰之后去思家逛逛,打探“天阴体”的具体下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