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狂见二婆子一行人还杵在那儿,厉声道:“你们先行去往丛林躲避,由我来断后”。

  二婆子一行人听闻,也不忸怩,自知自己等人在这也只能是给这位豪杰徒添麻烦而已,架起三小姐的马车调转头便朝一旁的丛林驶去。

  这里离魔人的主城金梓城太近,在这里动手必然会引起骚乱,极易招惹其他的魔人前来,不是动手的好地方。

  待三小姐的马车走远,张狂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连连漏出破绽,魔人见此自是认为他元力枯竭,加大了输出,准备给予张狂致命的一击,耽误了思总管的美事,他可担待不起。

  魔人气势瞬间猛涨,精硕的肌肉胀大了数倍:“杂碎,受死吧!”

  对于魔人的全力一击,张狂只是防御,借助防御之力连退了数步才止住脚步,眼底闪现出一丝戏谑之色。

  在外人看来张狂被魔人的一击打得连退数步才稳住身形,武断的认为这位豪杰今天得栽在思家一干的手里,他们心中可惜,但脸上却未漏出分毫,以他们的能力,惹毛思家只有死路一条。

  魔人见张狂还活着,心中有些诧异:“杂碎,有点本事,刚才我才用了五分的力气,接下来,我会让你无全尸。”

  魔人气势再涨,衣服无风自动,肌肉变得更加的壮实:“受死吧”说着向张狂猛烈的攻去,魔人招招狠辣,招招致命,张狂也不得不分出一丝心神来躲避魔人的攻击。

  两人过了几招后,张狂不再迟疑,渐渐露出颓败之色,在魔人的强烈攻击下,节节败退,退至丛林处,主动出击,将魔人击退数步,反身向丛林逃窜。

  “不好,野人想要逃走,给我追,坏了我的好事,我要你这辈子枉为人。”思情尖声戾色道。

  张狂一路狂奔,边跑边寻找开辟之处,魔人紧随其后。

  确定再无其他人之后,张狂升起云头向着丛林深处激射而去。

  “不好,是元人,给我活禽,抓住家主重重有赏。”思清见到云头,自是认为眼前的人是要寻找的那个元人。

  一瞬过后,张狂手持血魄刀止住了脚步,满面春风的面对着追赶自己的六人,从刚才追赶所用的招数来看,他们中间还夹杂着一个元人,思清见张狂停住,自是认为他此时元力枯竭,此刻如同废人,现在还不是让他们待杀待宰。

  “元人,束手就擒吧!你是逃不掉的,乖乖随我回去受死吧!”思清等六人呈扇形包抄了过去,将张狂死死围在包围圈中,断了他的所有退路。

  张狂需要退路吗!笑话。他看了看那位元人,此刻元人脸上布满了无赖之色,想必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才留在魔人手里,做牛做马,任人宰割。

  还未等其他人动手,张狂动了,在六人中穿梭,血魄刀游走其间,还未等其他人反应过来采取应对之策,二个魔人已经成了刀下亡魂。

  思清和其他三人只能急忙催动元力,抵挡张狂的强烈攻击。

  在张狂的血魄刀下,他们也只是跳梁小丑而已死,只是个时间问题,偏偏张狂现在可没有什么耐心跟他们耗下去。

  血魄刀再次舞动,魔人只能联合起来负隅顽抗,企图抵挡住张狂的诡异攻击,他们能如愿吗?当然不能。张狂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十几息过后,魔人的联合防线崩溃,血魄刀再次带走了三个魔人护卫的生命,只剩下思清和一个元人。

  思清忙示意那个元人阻挡张狂,自己好趁机逃走,可惜他打的如意算盘偏偏算漏了元人和魔人之间似如水火的关系,更是算漏了这个长期处于他们压迫下的元人对他们的强烈恨意。

  那个元人心中早已对魔人恨死了,此刻见有人斩杀他们,拍手称快都来不及,哪有抵抗同为元人的张狂的心思,只是在一边默默的看着这悲喜剧瞬间交错的一幕。

  思清见状,自知自己再无力抵抗,即使对元人再恨,在生死攸关的关头哪还有时间想那么多。

  只听砰地一声,思清跪在了地上,如丧考妣般苦苦求饶:“大爷,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真瞎了我的狗眼了,才有意顶撞您的,你需要什么,我统统可以给你,只要您能留我一条狗命,杀我还会脏了您的手。”

  张狂睥睨着此刻如丧家之犬的思清,一脸的厌恶之色,就这点胆量还做到了思家大总管的位置,看来魔人也只是一帮乌合之众罢了。

  “我问什么,你就要回答什么?”张狂施压道。

  “好,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会统统回答您的。”思清垂首低头道。

  “我问你,现在金梓城内是什么情况?”

  “每隔千里便有一处关卡,排查杀死思家矿场的元人。”张狂皱起了眉头,看来是因为自己,金梓城内才会如此紧张的。

  “出动了多少人马?大概说一下分别是什么背景,层次。”

  “此次思、石、优三家出动了大批的魔人,出动的基本是一些低端战力的魔人,顶多是金晶巅峰的强人,不过每一千个人中便有一个觉醒了独眼狗血脉的魔人,他们能气息共享,想必您的气息已经被他们所掌控了。

  还有,如果发现了你的踪迹,在抓捕的行动队伍中,会出现至少一名破空强者实力的强者。我知道的大概就只有这么多了。”思清毕恭毕敬的答道。

  张狂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形式很严峻,必须尽快找到古力古勤拥有“天阴体”的妹妹,尽快回到地面。

  “你知道一个拥有“天阴体”体质的魔人吗?”

  “听说过,在思家,但具体藏在哪,我就不知道了。”

  思清发现没了声响,疑惑的抬起了头,见张狂此刻正在思索中,眼中闪过戾气,猛地向张狂暗袭过去。

  酷匠zS网f永L久5}免x(费I◎看小P说tf

  “找死。”未等思清近至身前,只见一道白光闪过,思清撑着铜铃大眼,一脸的难以置信,摔在地上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