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家大宅地处金梓城中心以南,占地方圆千百余里,独占一方鳌头,主宅更是耗费大量珍贵材料打造,极尽奢华之能,独领一方风骚。

  就算是张狂见过世面的人,见到此情此景,也不得不感叹思家魔人的财大气粗,方思怡心中也不无震撼,长期在矿洞中的古力何其见过这等豪华,心中更是觑嘘连连。

  思家大门有着四位金晶巅峰的强者把守,戒备甚是森严,张狂只好带着方思怡,古力绕过主门,从偏门进入。

  酷匠@}网J首●发》

  绕了几百余里,出现一个偏门,隔三差五出现的都是一些低境界的思家强者,最高的境界也只有寸木巅峰,估计是思家的下人,门口有两个守卫把守,检查过往的人群,境界均在金晶中期左右。

  张狂手作砍刀状,方思怡立刻领悟,趁着没有魔人通过之际,两人贴着墙面一左一右摸索进去,从背后下手,一个简单的砍刀就将两个魔人守卫砍倒在地。

  招呼古力后,将魔人尸首拖至草木灌中,三人朝内室走去。

  行至不到百余里,空间陡然开阔,四面游廊缦回,雕梁画栋,亭台水榭穿插其间,道路错综复杂。

  “等等”原来此处乃一处阵法,不如果慎进入其中,十天半个月都出不来,方思怡不明其意,凝思等待下文,古力虽疑惑,但也不敢有任何的举动。

  “这等低级阵法也敢拿来拦我去路,待我破了阵法。你们紧跟随我的脚步,免得陷入阵中。”不等方思怡等回应,张狂跳入阵中,方思怡等也不敢怠慢,紧随其后。

  三两下出了阵法,出现一处空阔之地,金晶巅峰强者罗列在回廊两侧,戒备森严。

  张狂一个闪身躲在了一石柱后面,方思怡等见状也隐藏了身迹。

  思家竟摆出如此阵势,莫非今晚有什么重要的大事,后面想想,张狂也是通透了几分,定是自己灭杀思家总管一众被思家上层所知晓。

  张狂授意方思怡等,各自行动,打探消息,有什么消息,立马传讯告知。

  待两人散开,张狂开启隐身状态,大摇大摆登堂入室,只要不遇上破空强者,他的这点把戏便不会被识破。

  如若不是张狂在一次拼杀中偶然从对方储物戒中寻得这一隐身法器,他还不知该怎样躲避开这层层关卡,法器却是法器,限制也是存在,隐身状态只能持续半个时辰,如若遇上高自己一个大层次的强者,这法器就显得有点太小儿科了。

  守卫的尽皆是金晶巅峰及半层次方寸强者,场面森严静谧,就连一跟缝衣针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在此刻都清晰可闻,在这等阵势下,连一只蚊子都别想飞过。

  不过一人除外,有着隐身法器隐藏气息,张狂这一路如闲庭散步般大大方方的进入了思家的核心处。

  “议事堂”想必是思家魔人高层探讨事情的地方,张狂伸出一丝心神,探知有三位方寸巅峰强者,其中一位离踏入厚土之期也仅是半步之遥,二位方寸之上的强者,具体什么层次,张狂也探不出一二,不敢再深层次的探测,收回了心神。

  屋内此刻灯火通明,隐隐散发着幽红色红芒,透着一股神秘和死亡的气息,应该是地底世界的一种特殊照明设备,普通人所用的也不过是一种莹白色的质地不纯的白色玉片,门口有着方寸初期的强者守卫。

  张狂不敢离得太近,被堂内的强者发现踪迹,不清楚堂内此刻的情形,但也能大体知道他们的方位,坐在主事上的是一个离厚土之期仅是半步之遥的强者,无法探知实力的强者分列两侧,再之后就是方寸巅峰强者。

  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下首位的强者震碎了手边的桌子,摩擦着牙齿,字句似从牙缝中蹦出来般。

  “一个区区金晶后期的元人杂碎,竟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杀我思家的人,活得不耐烦了,找到他,我一定要他碎尸万段,剥皮抽筋,然后让他生不得求死不能,再将神魂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斩杀他是肯定的,这些元人太狡猾了,到目前为止还没摸到到他们的踪迹,这种地毯式的排查都搜寻不到他们的踪迹,我们现在只能引蛇出动了”另一个下首位强者愤慨着。

  “家主,不用急,想必他们来地底世界是有着什么目的,达不到目的他们是不会回去的,只要他们在地底世界一天,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将他揪出来,鱼儿在水底潜久了总会浮出水面换口气的。”主事右手座的老者分析道。

  “他们到底有着什么目的,难道是因为“天阴体”?”

  “冯老”右手座的老者厉声阻止了这位老者,以防接下去说出不该说的话。

  “天阴体”,想必这些人必然知道古晓的下落。

  ““天阴体”的事我们从未泄露出去过,不然石家,优家早就找上门来了,除了我们几个,没人知道我们藏匿有“天阴体”的事,难道是?来人!”

  “你去元人杂碎去过的矿洞看看,古力古勤兄弟是否还在,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思家家主吓厉道。

  “家主且息怒,我想这个应该不是他们来地底世界的根本原因,地上的人不可能知道我们地底世界的事情,除非在我们地底世界隐藏有我们也不知道的秘密。”说话的人是一位咳嗽的老者,思家家主听闻渐渐平息了下来。

  “此事在没弄个水落石出之前不宜张扬,待捉拿住元人杂碎再仔细敲打一番。”思家家主凝思道。

  见几人在聊思家内部的状况和部署,再也没有自己所需要的信息,一个闪身到了另一个地方。

  “是谁?”查探到有人遁走,思家高层立马追了出来,之间空中一道影子闪过。

  张狂被思家发现,迅速传讯给方思怡,古力让其先走,自己已被暴露,趁着骚乱,立马离开,在约定的地点汇合。

  “给我拿住他”思家家主怒号着,一大堆强者向着张狂追捕而去,不待百尺余里,只见空中一座五指峰几息之间变大了数倍,向着下方的思家强者砸去。

  思家强者催动元力,奋力抵抗,显然他们低估了五指峰的威能,魔人先头部队死伤大片,现状惨不忍睹,后来的受了反震之力,急速倒飞而去,在另一批的奋力的抵御之下,,形势才稳定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