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狂睁开眼睛,不知道何时,一条由黑白二色组成的阶梯出现在他脚下。

  阶梯的那一头,千代舞月端坐在立柱上,面带微笑地望着他。

  “上来吧……”千代舞月柔声唤道。

  这一次张狂没有再次推辞,目光平静而炙热地望着千代舞月,一步一台阶的走了上去。

  两人就如此对望着,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在彼此的眼中,除却对方,便好似世界便再无其他可存在。

  九十九级台阶,九十九次步伐。

  张狂将千代舞月扶了起来,然后揽入怀中。

  这一刻,张狂心中竟是如此的平静、如此欢喜、如此满足,至生至死的追求,在这一刻终究是有了结果。

  在第三石台空间的千万次轮回,所有的一切,不管是记得,又或者还是已经记忆模糊,对于千代舞月来说都和真实发生过的无异。

  扑到在张狂怀中,千代舞月只觉得内心前所未有过得安定,就好像在狂风碧蓝中漂泊流浪了许久的小船,这一刻终于找到了一个舒适的避风港。

  内中欢喜无限,以至于喜极而泣,两行清泪从千代舞月的脸上不自觉滚落下来。

  张狂爱联无限地低头看着怀中人,一下一下,轻轻吻干千代舞月脸上的泪水,又在她红唇上一点而过。

  “走吧。”张狂便如此抱着千代舞月,从姻缘台上一跃而下,落在广场中。

  头顶乌云浓密,广场上眼神复杂、议论纷纷的众宾客,目含欣慰与关切的张守静和千代问情,以及在人群中,红着小脸望着他,如瓷娃娃那般精致可爱的依依……

  一切的一切,都恍若隔世。

  张狂眼神一个恍惚,随即又变回了清明。

  这一刻,他对大道的追求之心,似乎又更加坚定不移了一些。

  张狂将千代舞月从怀中分开,走向张守静和千代问情两人,千代舞月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

  张守静望着近在眼前的张狂,眼中感慨无限,良久后,也只是吐出几个字:“做得不错……”

  酷'4匠I。网唯一@正#版Qw,=◎其Y他都是T◎盗$版

  虽然只有寥寥几字,但其中却是包含着无尽自豪、无尽欣慰。

  这时,千代问情笑看着张狂,笑声道:“以后舞月我可就交给你小子了。三条,一不准欺负舞月,二不准让舞月伤心,三不要让舞月失望……”

  千代问情的话声一出,广场上的气氛顿时就活跃了起来,喜意渐渐加重。

  张狂轻轻一笑,牵住千代舞月的柔手,虽然没有给出答应,但其意已经不言自明。

  秘法已经过去,张狂内心对千代舞月的追求不再是那么至生至死、无可替代,可是毕竟是千万世的轮回,千万世的相逢,哪怕是个石头人,此时也要被感化了。

  两人从见面相识,至今甚至也不到一年,期间相处的时间加起来,恐怕也还不到一天。

  但经过姻缘台上的一遭后,两人之间的羁绊,已经是变得极为深厚,便是神兵利器也难以斩断。

  “恭喜张少宗主和千代小姐喜结连理……”

  “珠联璧合,世间只怕再没有比这更加合适完美的事物了……”

  “少宗主雄威,玄元宗到时候必然可以在少宗主的带领下,再上一层……不,是再上几层楼……”

  ……

  无论内心是羡慕还是嫉妒,是真心又或者假意,在这一刻众宾客和周遭的玄元宗弟子,都纷纷上前来向张狂和千代舞月两人恭贺。

  广场上喜意甚浓。

  张狂一一点头微笑回应,目光在人群间巡视,却是发现了在人群中,被杜青松等四五个乘风门成员护在中间的依依和七彩两人。

  依依红着小脸,有些愣愣地看着张狂,似乎想要上前来,可是看着这么多人,又似乎有些犹豫。

  只有在张狂身边的时候,依依才会变得活泼。此时没有张狂在身边,人群中那无助的身影,是如此让人心生怜惜。

  周围的众宾客依旧还在不住恭贺着,可张狂却已经恍若未闻,分开人群,一直走到了依依跟前,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见过门主……”杜青松等人也没想到张狂会此时会突然走过来,连忙躬身问好。

  张狂摆摆手,示意杜青松等人不用多礼,转头看了一眼跟过来的千代舞月,又重新将柔和目光转回怀中的依依,介绍道:“她叫张依依,是我妹妹。”

  “依依你好,我是月姐姐。”千代舞月笑着跟依依打招呼。

  依依看了一眼千代舞月,却是红着脸,将头缩在了张狂怀中没有回话。

  这是千代舞月和依依的第一次见面说话,不过气氛却是有些不妙。

  千代舞月心思敏锐,望见依依眼中的那一抹酸意,不由得有些哑然失笑,也大概明白了几分依依的心思。

  别说依依此时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其实只要张狂能够留在他身边,就算再有其他女子,千代舞月或许会吃味,却也不会过于介意。

  修炼界中以实力为尊,除却那些心性坚定、又或者不好女色者,那些强者哪曾不有过许多女人?即便是千代问情,此时身边也有五位妻子。

  更何况,千代舞月看张狂,也根本就非是好女色之人。

  此刻已经下午时分,头顶上空的乌云越见浓密,看天色,只怕随时都会有倾盆大雨下来。

  轰隆……

  果然不多时,天空突然一声炸雷爆响,紧接着天空更加昏暗了起来,豆大的雨滴,便似不要钱一般“哗哗”打落下来。

  修炼界的种种手段,自然不是凡俗间能够比拟,甚至想象得到的。

  只见一道透明的光幕从广场周边升起,便似半个鸡蛋壳一样罩着整个广场,看似薄薄的一层脆弱不堪,好像只要一伸手就能将其轻易戳破。但光幕却死死将狂风暴雨挡在外面,只过滤出微微轻风、以及那凉爽的气温透入广场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