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万一千五百九十五次轮回。

  这一世,张狂是大乾王朝的大皇子,而千代舞月,则只是民间一普通农家女儿。

  十五岁的那一年,两人街头偶遇,依旧是一见钟情。

  皇子和民家女,之间的身份差距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如此结合自然免不了许多麻烦。

  皇室那一边,认为千代舞月的身份太过卑贱,配不上张狂,不能为妻,甚至连妾都够不上资格,只能是勉强成为一侍女。

  千代舞月那边,大家都认定她是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当面羡慕称赞,各种讨好。可是在背地里,却是用各种难听的话去议论千代舞月,闲言杂语,让千代舞月承受着极大压力,甚至于到了不愿见人的程度。

  张狂请立军功,独领一军去镇守边界。然后凭着一群手下干将,竟是短短一年时间,就在边疆打下了一片天下。

  此后张狂对于朝中听封不听调,隐隐有自封一国的意思。

  此后,张狂便和千代舞月生活在他们自立的领地中。

  千代舞月心地善良、心思聪敏,通过张狂赋予给她的权力,让领地中的所有人都安居乐业、幸福安康,领地中的人们也渐渐接受了这个来自民间的凤凰,甚至于到了后来,民间自发地将千代舞月恭称为“圣母娘娘”,家家户户供上牌位。

  而张狂此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陪伴在千代舞月身边,看她脸上写满幸福的笑容。

  大乾德康四十五年。

  张狂和千代舞月双双百年寿宴。

  宴席上,千代舞月神情地凝望着张狂,含笑说道:“此生我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了你。自从遇到你,此生再无遗憾……”

  张狂含笑对望,目蕴深情。

  王座之下,大殿之中,众人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渐渐地,有人忽然醒悟到王座之上,已经久久没有传来声息。

  转头望去,却见在王座之下,张狂和千代舞月两人的贴身侍从,却是早就已经埋头在地,恸哭不已。

  大乾德康四十五年,七月十五日。一代贤王张狂和圣母千代舞月,相互对望,含笑逝世。

  ……

  此时在玄元峰广场上,离张狂登上姻缘台第三石台空间,已经过去了十日夜。

  在场的都是修炼者,而且有资格在这里的,基本都是滴水境界以上的修炼者。区区十日夜不眠不休,对他们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即便是那些被长辈带来见世面,坚持不住的小辈也只是原地盘膝静坐,基本一个时辰上下,便又能重新恢复精神饱满状态。

  前几日,广场上还有议论声。

  但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广场上都已经沉默了下来。

  不下于两万人的广场,静默一片。

  张守静和千代问情已经十日夜没有动弹分毫,目光紧紧凝视着姻缘台,便似两尊塑像,不闻世事变化。

  这一日午时,玄元峰上的天空阴沉沉的,似乎即将会有一场暴雨倾盆。

  百息时间过后,姻缘台上再起变化。

  众宾客已然麻木,对他们来说,如果那次第三石台空间不给出最高的三道祝福光圈评价,那才值得他们惊奇。

  这一次的变化,却是很不同寻常。

  只见第三石台空间的红色雾气本来是混作一团,这时却迅速分作了泾渭分明的两团雾气,而且色泽也大起变化。一团在上,由红色转变成白色;一团在下,有红色转变成黑色。

  白色雾气如此洁白,胜过世间一切的那种纯洁。而黑色雾气如此污浊不堪,只是看上一眼,便教人心头生出一种莫名厌恶。

  张狂的身影也终于从不可见的雾气中展露了出来,依旧还是那般神情恬静,偏偏又是傲气凛然。

  黑白二气绕着张狂和千代舞月旋转,速度由慢及快。最后快到一个程度,黑白二气竟是纠结在了一起,然后再度分开来,却是化作了两个拳头大小的雾气小球。

  雾气小球一半黑,一半白,从中散发着一阵阵玄奥波动,令人目眩神迷,心神都似要被吸入进去一般。

  “那是什么?”广场上的众宾客,毫无预兆地便突然掀起了一阵哗然。

  广场上由极静到极动,一个个宾客都好似突然从泥塑雕像重新化作了活人。

  两个雾气绕着姻缘台旋转一周,分别没入张狂和千代舞月两人眉心之中。

  “那是……轮回之力?”张守静止不住心中惊颤,转头看向千代问情。

  千代问情目中满是不可置信,张守静的声音将他从失神中惊醒回来。

  “不错……那正是轮回法则……”千代问情喃喃道:“其实姻缘台在九层祝福光圈之上,还有一个更高的奖励,那就是轮回法则,只是……我一直以为那不是真的,却没想到……”

  “轮回之力……轮回法则?!”千代问情心惊神颤之下,却是忘记了压低声音,周围众宾客听见了千代问情的话,莫不是心头一阵惊悚。

  法则,这不但是对广场上的人来说是一个遥远的词汇,便是玄级位面的最顶级破空强者,也远远没有资格触碰法则之力。

  ¤最新k章节上0c酷|匠(网!C

  他们早就有所预料,那两个黑白光球定然不是非凡之物,可即便是换一个金脑袋,也是万万不敢想象,那……竟然是法则之力!

  那黑白二气形成的小球,最后形成一个小点通过眉心通道进入第二世界。

  轮回法则和火焰法则在第二世界中各自散发着玄奥莫名的波动,第二世界似乎也有了那么一丝真实的律动,不再那么虚幻不可方物。

  无论是那不完全的火焰法则,又或者是此时的轮回法则,都远不是此时张狂能够运用的。不过这两道法则之力,远远难以用价值来很衡量,对于以后的修炼之途,更加是难以言喻的宝贵财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