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听张大宝继续轻笑道:“如今我又成了一无所有,还希望你不要嫌弃我才是。”

  “你好傻……”李舞月埋头在张大宝怀中,泣不成声。

  这一年张大宝四十九岁,李舞月也是四十九岁,蹉跎了大半生,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从此躬耕渔猎,也去田间捉泥鳅,去山间找野果,便如在童子院时候一样。

  当真是只羡鸳鸯不羡仙,好一对珠联璧合。

  如此一晃五十年,李舞月病危于床榻。

  弥留之际,李舞月拉住张大宝的手,泪眼迷离道:“真悔……如果能够早点和你在一起……不那么任性……”

  李舞月的话并没有说完,便在她咽气的那一刻,周围的一切突然如片片玻璃一般,崩碎开来。

  “原来……我是张狂!”张狂望着眼前红色雾气形成的阶梯,阶梯的那一头,是泪眼迷离,端坐于石柱上的千代舞月。

  张大宝和李舞月的一生,一幕幕在张狂脑海中闪过,如此历历在目,甚至就连那些酿酒之法,他还能清晰无二地记在心中。

  “上来吧!”千代舞月望着张狂,柔声哽泣道。

  张狂望着千代舞月的目光,依旧是那么强烈而炙热。

  然而他并没有踏上红色雾气组成的阶梯,却是转身,再次进入了红色雾气中,留下的只有一句淡淡,但却坚似金铁的话语。

  “我的追求,不容遗憾……”

  千代舞月神情一震,再次缓缓闭上双眼。

  此时在广场上的众宾客,本来正在惊呼着。

  “两层祝福光圈……两层……”

  “一共八层祝福光圈,啧啧,再有后来者达到此种地步,却不知又要到何时了,更遑论不知有是没有……”

  ……

  姻缘台上,原本是三道红色光圈、三道湛蓝色光圈,相互交辉。此时在三红三蓝的六道光圈之外,又是多了两道粉红色光圈。

  如果按照一层石台空间,最高评价三道光圈。那么姻缘台总共三层石台空间,理论上的最高评价应该是九道祝福光圈。

  可这是也仅仅只是理论上的,除开张狂,据有记载以来,祝福光圈的最高数量也只不过是五道。

  那两道粉红色光圈出现还不到十息,却又突兀消失掉。

  ?酷yQ匠:{网-首V发《|

  “这是怎么回事?”众宾客诧异,纷纷不自觉将目光投向澜沧剑派掌门,千代问情。

  “这种情况……以前并没有出现过。”千代问情也是满目疑惑,思索了一会,猜测道:“或许是……张狂又重新误入了第三石台空间的轮回迷雾中……”

  千代问情所猜测的离事实不远,唯一的区别只是张狂非是误入,而是主动进入轮回迷雾。

  第三石台被红色雾气所包裹笼罩着,众宾客看不清其中情形。

  但是之后的每过百息,就能看到第三石台周遭的光圈一次次变动。

  “两道粉色光圈……这次又是两道粉色光圈……”

  “三道……这次是三道粉色光圈,天呐,怎么又消失了……”

  ……

  每过百息,广场上的人群必然会炸开一次。

  尤其是当连三道粉色光圈都消失后,众宾客更加不可思议。九道祝福光圈,已经是姻缘台理论上的最高评价。

  “千代掌门,那个……”众宾客中,一个身形壮硕、面色黝黑的大汉犹豫了一番,终是忍不住向千代问情小心提醒道:“姻缘台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吧?”

  周围的宾客也将目光投向千代问情,眼神中有同样的疑惑。只是姻缘台乃是澜沧剑派的重宝,质疑不免有些让澜沧剑派面子上无光。

  不过在这时,就连张守静也将目光看向千代问情。此时在姻缘台上的是他儿子,出现这种前所未有的情况,他不可能还依旧沉得住气。

  千代问情皱了皱眉,微闭双目,手中掐出几个古怪印诀,嘴中一番念念有词。

  一股苍茫气息从千代问情身周散发出来,隐隐与姻缘台的气息有些相合。

  如此十息过后,千代问情猛地睁大双目,手指一点姻缘台,口道一声“疾!”

  只见一道红光自千代问情指尖一闪而过,随即没入到姻缘台中。一息过后,只见一道红光从姻缘台中又返回,钻入千代问情的眉心。

  千代问情面色隐隐有些潮红,但神情却是安定下来。

  “没问题,虽然不知道张狂在其中做了些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姻缘台绝对没出什么问题!而且其中张狂和舞月也没什么事情。”千代问情十分肯定的说道。

  听到千代问情的肯定回答,张守静这才将目光又重新投向姻缘台。

  众宾客也终于沉下心来。

  如此情况下,千代问情不可能强装事实。否则不说其他,单单只是在玄元宗身上就交代不过去。

  “张狂到底在第三石台空间做些什么?”众宾客疑惑不已,议论纷纷。

  上百次的光华闪过之后,光圈终于稳定在了三道粉色光圈。

  也就是说,每一次都是姻缘台理论上的最高评价。

  张狂在轮回中一次次沉沦,又一次次清醒。

  在轮回中,他做过乞丐、小贩,当过读书人、修炼者,又或者化作妖兽,甚至于是朝生夕死的山间小飞虫……

  但他心中对于千代舞月的炙热情感,从来不曾变化过,哪怕是千百世的轮回之力,也不能将其磨损分毫,反倒是越见强烈。

  人生在世,又怎么可能没有遗憾?

  或许是缺钱,或许是缺情,就算是集万千权力于一身的皇帝,恐怕也会感到孤独寂寞。

  换作世间任何一个人,或许都会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但是张狂却好像不懂得这个道理,他偏偏要执迷不悟,一次次地试图弥补上一世的遗憾。

  可却如同拆了东墙补西墙,墙上总会留下那么一个窟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