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十家势力济济一堂的强者,便是南域地界三大散修之一的何天明,若是敢一头撞上去,只怕也是有去无回。

  何天明不是蠢人,哪里能看不清双方之间的形势,不然他也不会依言在两千米之外站住了。

  何天明闻言,却没有丝毫懊恼,反而自信道:“我敢要一个天梯路的名额,自然是着十足诚意的。不知道,这个消息……够不够这个诚意!”

  说着,何天明自手中抛出四块玉符,化作长虹各自落入南域地界的玄元宗等四个势力的为首者手中。

  b更4新最快m1上7☆酷,匠网wY

  张守静等四人将神念谨慎探入玉符中,得到玉符中的消息后,竟无不是有些失色。

  “这是……”澜沧剑派的掌门千代问情忍不住一声惊呼,不过马上就闭口不言,不过其眼神中的震惊,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等玉符中的信息被看完,玉符中的自毁法阵发挥效用,将四块玉符尽皆化作了一堆灰烬。

  何天明笑道:“如何?这个消息可够?”

  阴煞门门主楚狂风厉目瞪着何天明,一字一顿地问道:“此中所说,可是属真!”

  对于楚狂风的凌厉目光,何天明恍若无觉,依旧淡然笑道:“若非是为了确定消息的真伪,我又何至于来得这么晚?况且,我也不敢用它来欺骗你们四大玄级三等势力不是?”

  见张守静、楚狂风、千代问情,以及倚天教的教主魏无涯四人并无展露丝毫信任,何天明收起笑脸,郑重道:“对于消息的真伪,我何天明可以指天发誓……”

  天地大誓不可轻发,而一旦发下,必然会有所异象。

  尤其何天明身为修为直追张守静等人的强者,异象更是不凡。

  霎时间,只见天空之上风起云涌,竟是日月齐出,星光璀璨。大地阵阵颤抖,飞沙走石,若非众人之中的强者及时各自施展手段,只怕此地中的普通凡俗人,顷刻间就要伤亡惨重一片。

  异象来得快,也去得快,随着何天明的话音落下,周围顿时又恢复如初,便好似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没人会敢用天地大誓来开玩笑,尤其越是强者,违背誓言之后,所产生的后果也就会严重。

  他们也相信何天明敢用天地大誓来欺骗他们,而且当时何天明发下的誓言并非是针对他一人,更是涉及到了他的家族。

  若是一般的消息,在他们已经定好名额的情况下,自然是不可能轻易变动。只是现在何天明送来的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重大了,这让他们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就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一致意见。

  给何天明一个名额!

  天梯路的名额如此珍贵,他们自然是舍不得从自家手里拿出一个来。一气宗虽然是外来势力,但毕竟是作为红枫大陆第一宗,确实不好招惹。

  如此一来,那就只能拿那五个黄级势力中的其中一个下手了。

  那五个黄级势力无一不是南域地界中,除开玄级势力以后的顶级势力,拥有不止一个突破大五行境界的强者。可就算他们再势大,也终究只是黄级势力而已,真正和玄级势力比较起来,其间察觉便是用小巫见大巫也远不足以形容。

  这五个黄级势力虽有强有弱,但对玄元宗等四大势力来说,这些许的强弱根本就没什么差别。剔除其中几个和四大势力有关系的几个,几乎是几息间,四大势力就达成了一致意见。

  楚狂风最为直接,朝其中一个黄级势力开口到:“贺明,你们‘崇世门’的名额这次没有了。至于事后,我们四大势力到时候自当会补偿你们‘崇世门’。”

  崇世门的门主贺明是一个灰白头发,酒槽鼻的枣红脸老者。此时甫一听到楚狂风的话,贺明先是一愣,继而本来就枣红色的脸色,涨红得几乎可以凝出血来,

  “为什么,我们崇世门需要一个解释……”贺明叫道。争夺这天梯之路名额的过程,可以说是千军万马争过独木桥也毫不为过,现在楚狂风说要夺去就要夺去,这让贺明如何肯甘心。就算四大势力有所补偿,可是相对于天梯路名额的珍贵,那些想必不过区区的所谓补偿又能价值几何?

  魏无涯直接毫不客气地打断贺明的话,不容置疑道:“现在临时情况有变,这没什么可解释的!”

  张守静和千代问情虽然没有说话,但沉默的态度就已经表明了一切。

  所谓弱肉强食,这就是小势力的悲哀,在大势力的夹缝中求生存,基本上就没有多少自主权。

  贺明脸色灰暗,知道事情已经到了无可辩驳的余地。

  正这时,胡天来却是说话了。

  “诸位,名额已经定好了,现在这般突然就改变,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至少,也该让我们大家知道一下原因才是。”

  张守静不急不缓道:“胡长老,这是我们南域地界之事,还请一气宗不要在这件事上插手。”

  言下之意,却是将一气宗排除在外。

  胡天来又将目光扫向其余三人,千代问情和魏无涯皆是和张守静一个神情。阴煞门的楚狂风眼神闪烁了一阵,但也同样是沉默了下来。

  阴煞门最近虽然和一气宗之间关系打得有些火热,但此时终究还是选择了面对外来势力,南域地界四大势力同气连枝的这条约定。

  就连其余那四大黄级势力,也同样选择站在南域地界这一边,保持默认态度。

  面对南域地界四大势力一致排外的态度,胡天来神情有些阴沉,但终究是没有再说什么。

  崇世门虽然极度不甘心,但是此情此景下,也知道多说无益。不过还好四大势力承诺给予崇世门一定的补偿,多少也算给了崇世门一个台阶下。

  随着崇世门的退出,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少年面容普通,但神情坚毅,左侧脸颊的一道淡淡刀疤,让其看上去凭添一丝狠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