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修为已经被压制到原粒巅峰境界,看不出其原来的境界在哪个程度,不过至少应该是不低于滴水境界。

  让张狂颇为意外地是,这个少年他竟然认识。如果没记错,这个少年应该是叫做胡不凡,曾经在玄元宗参加外门弟子大比的时候,他便对其有着一些印象。

  不过那时候胡不凡才只是开辟修为,现在只是一年还不到的时间,胡不凡竟然已经突破到了大五行境界,想必是有过什么给予。如此迅速的修炼速度,虽然不如张狂,但也足以令人惊异了。

  只是不知道胡不凡与何天明又是有何关系,倒是令人值得猜测。

  胡不凡自然也是看见了张狂,对张狂点了点头,走了过来,淡淡说道:“第二次见面,不过我现在已经恢复本名,叫做何不凡。”

  姓何?张狂隐约明白了何不凡和何天明之间的几分关系。

  看现在何不凡的情形,应该是脱离玄元宗了。外门弟子脱离宗门,只要经过一系列的手续,倒也算不上什么难事。

  张狂也朝何不凡回应了一个点头,却是没说什么。

  登顶峰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越来越强烈,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波动终于达到顶点。随即只听“啵”地一声,就仿佛泡沫破碎的巨大声响,虽然看不见,但可以从气息中感受到登顶峰山脚出现了四十二个入口,分别对应着四十二条石阶。

  浓郁地元气猛然从四十二个入口中喷涌出来,其浓郁至极,竟是形成了一阵元气狂风,吹得地面飞沙走石。分别立于入口处的张狂等人,更是被吹得衣袍发梢猎猎作响,剧烈动荡。

  便在这时,只见一气宗的大长老胡天来掏出一座约莫尺许来高的青色石碑,往登顶峰一抛。石碑看似沉重,但落在元气狂风中,却飘飘荡荡地好似不着力,持续不过一息不到,竟是随着一声轰然巨响炸裂开来,然后一阵浓郁青光从碎石中乍现出来,化作一百米之高的青色巨大光幕。光幕上半部分呈四方形,而底端则是呈根须状,从入口延伸进登顶峰之中。

  更:;新z最快5上&酷@匠Qq网

  根据历年的经验,入口最多持续十息时间不到。

  张狂等人不敢怠慢,立即启动步伐,迅速往入口而去。到了此时,若是因为慢了一丝,导致入口关闭而进不去登顶峰,那才真是叫作冤枉至极。

  四面人群或是惊奇,或是羡慕嫉妒,又或是不甘,等等之类的目光不一而足,但在九大势力加上何天明等人的威慑下,无人敢于突破登顶峰以内的五百丈范围。

  具体来说,这次入口持续的时间仅仅只有七息时间还不到,但四十二人已是全部进入了登顶峰中。

  随着登顶峰的入口重新合上,或许是宣泄了一些元气的缘故,登顶峰上迅速又重新弥漫了白雾,将石阶,以及石阶上的登天梯者尽数遮掩起来。虽然白雾看似很淡,但目光却是如何也看不透。

  而就在入口关闭后,只见悬在登顶峰外的那百米青色光幕,其上渐渐浮现出一副路线图。从路线图看来,初始是四十二条路线,随着一路往上,当上升到一定距离,这些路线就像是被一条无形的束带束缚起来,从四十二条路线合成了一条路线。

  最后一条路线笔直往上。

  现在四十二条路线上,正有四十二个红色光点沿着路线循循而上。这四十二个光点,自然就是此次参加登天梯的人员,只是这些光点到底分别代表谁,却是无法辨认。其实在登顶峰力量的干扰下,一气宗能够做到这样,已经是足以称道了。

  如果单单只是从路线上看来,仅仅只能看到现在登顶峰里面的人大概在什么位置,至于具体的情形如何,却是不得而知。

  却说张狂等人。

  穿过入口踏上石阶后,张狂只感到从周围一股浓郁的元气涌来,便是呼吸间,都是元气钻进钻出。如此浓郁地元气程度,若能在此修炼一日,怕是能够抵得上在完结修炼个十天半月。

  而他周围则是充斥着浓郁的白雾,只能让他勉强看清脚下的石阶,周围境况完全是察觉不到,遑论神念,便是连张狂的心神之力都穿不透这看似普通,实则奇异的雾气。

  不过隐约间,可以听到从两边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响,以及轻微的呼吸声。

  天梯路也不是第一次开启,张狂从张守静那里也得过一些经验,自然对这天梯路也算不上一点都不熟悉。

  弥漫周围的雾气甚是怪异,能够封闭法器、神念和目光,却唯独不能阻碍声音。张狂听到的声音,自然就是从旁边两边石阶上的登天梯者那里传来的。

  “门主,您能听到么?”从左边,传来顾秋月的熟悉声音。

  张狂嗯了一声,回道:“好好努力,争取在第一广场汇合。”

  那边顾秋月应了一声是,随即声音便沉寂了下去。

  张狂便也收敛心思,循着石阶往上攀登。

  初踏上石阶的时候,除了感到周围元气浓郁,其余也就和外界没有什么区别。

  但随着张狂踏上第二级石阶,身上猛然便被施加上了一些压力。力道约莫就是二十斤左右的样子,对于普通凡俗人来说,二十斤已经是一个难以忽视的重量,可对于原粒巅峰的修炼者来说,这二十斤的重量有和没有几乎都可以说没什么区别。

  只是张狂心中却并没有什么轻松之意,二十斤压力却是不足为道,可要知道这才是第二级石阶,而往上,还不知道有多少级石阶。若是台阶足够多,如此重量累积下来,到了最后,定然会是一个足以令人感到恐怖的重量。

  张狂循环石阶一路往上,前百级台阶,每登上一级台阶所增加的重量都是二十斤左右,到了一百级台阶,身上压力就已经增大到了两千斤左右,差不多已是奠基修为的极限。

  而到了第一百零一级台阶,增加的力道从二十斤猛然增加到五十斤,之后的百级台阶皆是如此。到了第二百级别台阶,身上的压力堪堪达到了开辟修为的极限承受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