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声音封入传讯飞符,张狂注入一道元气,伸指一弹,传讯飞符便化作一道白光,瞬间消失在远方天际。

  看正版章$、节上P酷匠¤n网

  黄级上品?周围听到的人尽皆是一阵愣神。

  张守静也是一愣,随即沉声带着一丝呵斥道:“别乱说话,都还没有经过品鉴,你能知道是什么品级?”

  一般炼器人炼制出来一件器具后,顶多只能根据炼器材料,成品的能够展现出来的威力等等,凭着经验大致估摸出法器的品级,而且非是经验非常丰富的炼器大师,就很难估摸出什么名堂出来。

  法器还没有经过品鉴,张狂就说出这番话来,在他们听来,着实太过狂妄自大了。

  林叶秋呵呵轻笑道:“年轻人嘛,总该得有点心气的。不过少宗主能说出这番话,想必炼制的法器至少也是上了品级的。”

  林叶秋这话就把张狂抬得有点高了,周围听到这番话的弟子,尤其是炼器峰的弟子无不是暗自撇嘴。

  寻常弟子,就算是于炼器之学上个三四十年,也不见得能炼制出一件入了品级的法器来。便是那些资质超高的弟子,至少也得耗费个十来年的时间,或许凭借实力加运气,还有着那些一些可能。

  张狂现在才多大?满打满算也还不到二十岁,能学得多少年的炼器?况且张狂是个草包,这么多年以来,早就已经在众人心目中形成一个共识了。

  张狂向林叶秋笑道:“看来大长老对我很有信心呐?”

  “老夫从来就对少宗主很有信心。”林叶秋说道。

  “真巧,我向来也是自己是充满信心的。”张狂很是赞同林叶秋的话。

  脸皮还真是厚!林秋叶暗自撇嘴。

  “年轻人是该有点心气,可话有时候不要说得太狂妄了……”

  “少宗主,话说得太满,等会儿可就下不来台了。”

  ……

  这时候这些长老、峰主之类的玄元宗高层也有些看不过眼,皱着眉头,纷纷出言斥道。

  位高权重,说起来又多少算是张狂的长辈,这些高层自然不用像普通弟子那样太过顾忌张狂的少宗主身份。

  “呵呵,看来有很多人对少宗主还是缺乏信心啊。不如现在少宗主就将此次炼制的东西出来,正好郭峰主也在这里,让他来品鉴一下品阶。”林叶秋笑道。

  张狂一笑,也不墨迹,心念一动,手中便突兀地出现了一柄五尺长刀。

  血魄刀在手,自有一股张狂的气势散发出来。

  好个霸道狂傲!看到这一幕的众人,无不心中下意识便闪现出了这么个念头。

  不过旋即又想到张狂以往的废柴形象,心下莞尔一笑,暗道这张狂虽然草包,不过倒是有个好架子。

  “大长老,你看这柄刀如何?”张狂看向林叶秋,笑问道。

  林叶秋目光细细打量着血魄刀,忽而道:“不知能不能将它交给老夫仔细看一下。”

  说着,林叶秋已是伸出手来。这个小小的要求,他自然不认为张狂会拒绝。

  “抱歉,这柄刀我不想让他人触碰。”张狂淡淡道。

  血魄刀在他眼中,便是以后生死与共的伙伴,又岂能轻易交到他人手中。

  林叶秋手伸在半空,眼中闪过一丝愠怒,其中的尴尬自不必多言。

  轻咳一声,林叶秋故作自然地收回手,淡淡评价道:“这柄刀以老夫的目力来看,有七成的可能应该是还没有入品级的。”

  说是七成可能,其实林秋叶完全就没对张狂炼制出来的这柄五尺长刀抱有什么希望,只不过他向来老谋深算,自然不会将话说得太满。

  “哦?那还有三成可能呢?”张狂又问道。

  “那自然就是入了品级。”林叶秋不咸不淡道。

  张狂步步紧逼:“入了品级?不知道大长老指的又是什么品级呢?黄级下品?黄级中品?又亦或是黄级上品?”

  “应该是黄级下品吧,至于中品和上品,哪怕是老夫对少宗主有信心,却也实在是不敢妄言。”林叶秋微皱了皱眉头,回道。

  “看来大长老对我信心是有的,可是还不太足啊。”张狂笑道。

  林叶秋也笑了笑,没有说话。

  张狂又说道:“大长老,不如我们也来打个赌吧?就赌我这柄血魄刀到底有没有达到黄级中品以上。”

  你个小辈能拿出什么东西来?林叶秋心下不屑,嘴中道:“少宗主说笑了,老夫可从来不带那些元晶什么之类的。”

  虽然他没有说出拒绝的话,但其意已是不言自明。

  若是论心思,加上前世的经历,林叶秋便是在他面前提鞋也不配,张狂又如何能不知道其心中的那点道道。

  不过他此时储物戒里确实拿不出什么,至于那些丹药之类的东西,对玄元宗那些普通弟子来说自然很珍贵,可又如何能入得了堂堂的大长老法眼。

  不过他没有,不是还有他的便宜老子在这里么?

  “呵呵,其实元晶那些俗物,我也是向来就不太看得上眼的。”张狂笑道,对于上了一定层次的人来说,元晶确实算俗物了。毕竟真正珍贵的东西,又哪里是区区钱物可以买来的?

  “那么我便以‘葵阴重水’和大长老对赌,怎么样?”

  葵阴重水确实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重宝,若是滴水境界的时候以这葵阴重水作为根基,至少能凝聚出玄级上品的元水,甚至达到地级以上,也丝毫不足为奇怪。

  “葵阴重水?”林叶秋哪里肯信张狂能拿出这等重宝来,直接不悦道:“少宗主可不要哪那些有的没的东西来诓老夫。”

  “够了。”张守静这时却是突然出声,呵斥道:“你说玩笑话,也该有个限度。这‘葵阴重水’岂能拿出来随便让你胡闹?”

  说起来,张狂确实是有葵阴重水,不过这却是张守静为他以后晋级滴水境界而精心准备的。

  他还真有葵阴重水这等重宝?林叶秋颇是有些意外,随即心中便升起一股浓浓地贪欲来。虽然他早就已经过了大五行境界,但是这葵阴重水的功用却不仅只是可以用来凝练根基,用作法器材料的话,效果同样丝毫不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